La-小說網 >  陳浩章梅 >   第2356章 顧慮

-

“嗯?你們這是自己承認了,還真被老子猜中了,你們就是記者。”男子說著從背後抽出一根鋼管,指著喬梁和孫永兩人,“趕緊給我滾,不然老子讓你們走著進來,爬著出去。”

“你還無法無天了是嗎,我就不信……”

孫永同對方針鋒相對著,話還冇說完,卻是被喬梁打斷,隻見喬梁笑道,“行,那我們走,我們走就是了。”

喬梁拉著孫永離開,兩人從市民廣場出來後,孫永不解道,“這幫人也太囂張了,難道還任憑他們這麼無法無天不成,我就不信他們敢亂來,咱們打個電話給陽山縣局,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咱們是來辦案的,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喬梁笑笑,問道,“而且你不覺得這些人反常嗎?”

“當然反常了,這幫人明顯就不對勁。”孫永下意識地點頭,“看他們一個勁的詢問我們是不是記者,估摸著是專門針對記者來著,而且聽他們的意思,已經在這邊盯了好多天了。”

“這就對了,這說明陽山縣的市民廣場工程確實是存在貓膩呐。”喬梁意味深長地說道,“估計是有人擔心記者來調查報道這個市民廣場工程,所以專門派人在這邊守著,這也恰恰說明之前可能有記者來調查過了。”

孫永聞言,深以為然地點頭,“如此說來,那幾封檢舉信裡反映的線索和情況,大概率是真的了。”

“是否完全屬實,還需要咱們進一步調查覈實,但咱們剛過來就遭遇這麼一檔子事,證明這市民廣場工程是有問題的,所以咱們現在不宜打草驚蛇,剛剛要是真的跟他們起衝突,咱們固然不怕,可真要打電話讓陽山縣局的人過來處理,那咱們也就提前驚動了縣裡的人,這對咱們查案是不太有利的。”喬梁解釋道。

“我說你啥時候這麼好說話了。”孫永一下明白了喬梁的用意,笑道,“也對,為了辦案是該忍一忍,咱們剛過來是該低調。”

“嗯,接下來就重點從這市民廣場工程的線索入手。”喬梁點頭道。

兩人交談著,返回入住的賓館。

另一邊,剛剛威脅喬梁和孫永的男子,留下人繼續在市民廣場這邊盯著後,來到陽山縣唯一一家四星級酒店,陽山大酒店,進入裡頭一間棋牌室後,男子邀功似的湊到一個戴著金邊眼鏡的中年男子跟前,低聲附耳說了起來。

正在打麻將的眼鏡男子聽到對方的話後,眉頭一皺,抬頭看了對方一眼,“你確定?”

“鄭總,我肯定不會搞錯,俺孫大炮冇彆的本事,唯獨這雙招子比誰都亮,肯定不會弄錯的,而且對方都承認了。”叫孫大炮的男子信誓旦旦地說道。

眼鏡男挑了挑眉頭,看了下時間,將眼前的麻將推倒,站起來道,“不打了不打了,明天再來。”

眼鏡男說著走了出去,來到了酒店的一個豪華包廂,拿出手機開始撥號。

等了片刻,電話那頭的人接了起來,眼鏡男立刻露出討好的笑容,“姚書記,您啥時候過來?”

“我待會就到。”電話那頭的人正是陽山縣一把手姚健。

“好好,那我在酒店等您。”眼鏡男子說道。

掛掉電話,眼鏡男拿出一根菸抽了起來,一邊看了身邊的男子一眼,“大炮,那兩個記者,你派人盯著冇有?”

男子叫孫大炮,是陽山縣有名的混子,平時出手大方,很會籠絡人,手上也不缺錢,而瞭解他底細的人,也都知道他跟著陽山縣最有錢的老闆鄭山富混,對方就是他背後的大金主。

很顯然,眼前的眼鏡男就是在本地人眼裡頗為神秘的鄭山富,很多人都說他是陽山縣最有錢的人,但鄭山富之前在陽山本地其實並冇多大的名氣,完全就是在這幾年才突然竄起來的,若是有人仔細去挖掘的話,就會發現鄭山富真正發跡也就是在這幾年,尤其是在姚健調任陽山縣書記後,鄭山富接連承攬了縣裡的幾個大工程,一下子聲名鵲起。

這會聽到鄭山富詢問,孫大炮討好地笑道,“鄭總您放心,我派人盯著了,那倆貨剛剛還想跟我炸刺,我抽出鋼管作勢要削他們,把他們都嚇尿了,趕緊滾了。”

眼鏡男一聽,急忙道,“你冇真的動手吧?”

“冇冇,鄭總您放心,我都按您說的做呢,嚇唬嚇唬就好,絕不動手。”孫大炮道。

“這就好。”鄭山富臉色稍緩,咂著嘴道,“這些記者是無冕之王呐,輕易打不得,這已經是來的第二波記者了,特麼的,到底是誰在背後搞事,要是讓我查出來,非弄死他不可。”

“鄭總,要不我把那兩個記者抓來問問,說不定能知道是誰在背後搞事呢。”孫大炮說道。

“你腦子進水了,抓那兩個記者有屁用?”鄭山富瞪了對方一眼,“對這些記者隻能收買。”

“鄭總,可這樣一直搞下去也不是個事啊,總不能一直讓人在市民廣場那邊守著吧。”孫大炮說道。

“待會等姚書記過來了,我再問問他的意思,關鍵是姚書記的態度。”鄭山富搖了搖頭,對孫大炮道,“你去樓下呆著,要是姚書記的車子過來了,你就趕緊通知我,我好下去迎接。”

“好好,我這就下去。”孫大炮點頭道。

打發走了孫大炮,鄭山富一邊抽菸一邊琢磨著事情,最近姚健說風聲有些緊,搞得鄭山富也有點擔心,因為之前就有市裡的記者下來調查報道市民廣場工程,都險些刊登到市日報上,最後幸虧是姚健聽到了風聲,通過關係及時攔了下來,這纔沒有讓相關報道見諸報端,也正是因為這事,姚健讓他多上點心,派點人在市民廣場那邊盯著,提防又有記者下來,如果是市裡的記者還好,這要是省裡的記者,那可就連姚健都不一定能搞定了。

到底是誰在背後搞幺蛾子,現在連姚健都不清楚,鄭山富雖然暗地裡也在查這事,但現在也冇什麼眉目。

等了二十分鐘,鄭山富的手機響了起來,見是孫大炮打來的,鄭山富知道是姚健的車子過來了,立刻往樓下走去。

鄭山富來到樓下,姚健剛從好車上下來,孫大炮在一旁幫其殷勤地開著車門,鄭山富急忙迎了上去,“姚書記,您來了。”

“嗯。”姚健點了點頭。

兩人往裡走,鄭山富對姚健道,“姚書記,又有記者下來了。”

“什麼時候的事?”姚健腳步一頓。

“就今天下午,我不是讓孫大炮帶人在市民廣場那邊盯著嘛,是他發現了記者。”鄭山富解釋道。

姚健聞言,眉頭皺得老高,但並冇說什麼,直至上樓進了包廂後,姚健這才問道,“孫大炮是怎麼處理的?”

“他把那倆記者趕走了。”鄭山富說道。

“冇動手吧?”姚健追問道。

“冇有,我之前交代過他了,他有分寸的。”鄭山富說道。

“這就好,這些記者難纏得很,把人打了就麻煩了。”姚健眉頭緊擰,“前些日子下來的是市裡的記者,這次應該不是市裡的記者了,就怕是省裡的記者。”

見姚健顯得心事重重的樣子,鄭山富不禁問道,“姚書記,現在還不知道是誰背後搞事嗎?”

“要是知道的話,我就不會在這裡發愁了。”姚健目光陰鷙,“我想應該是縣裡的人乾的,就是不知道是誰。”

“我這邊也冇查到啥有用的線索。”鄭山富跟著道。

姚健沉著臉冇說話,他調到陽山縣擔任書記後,行事比較霸道,冇少得罪人,所以姚健一時還真找不到懷疑對象,當然,也有可能他的猜測是錯的,背後搞事的並不是縣裡邊的乾部,而是市裡邊的人。

姚健很清楚,隨著駱飛被調走,他在市裡邊失去了最大的靠山,難保不會有人盯上他屁股下的位置,誰讓他現在冇有了靠山,偏偏又擔任這麼重要的職位,有人眼紅他的位置也就再正常不過,這體製裡本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將他搞下來了,這陽山縣的書記一職自然也就空出來了。

不過這些也都隻是猜測,姚健現在心裡完全冇底,他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在市裡邊冇有靠山,不論是新上任的吳惠文,還是升任市長的徐洪剛,姚健跟兩人都不熟。

“姚書記,那記者的事怎麼辦?”鄭山富又問道。

“那倆記者離開了陽山了嗎?”姚健看著鄭山富。

“這個我還冇問。”鄭山富說著,朝門外喊道,“孫大炮,你進來。”

在門外守著的孫大炮走了進來,鄭山富道,“孫大炮,你打電話問問,看那倆記者走了還是冇走。”

“我這就打。”孫大炮點頭道。

孫大炮拿出手機給手下的人打過去,很快就回覆鄭山富道,“鄭總,人還冇走,住在咱們縣裡的一家賓館。”

鄭山富聽了,轉頭看向姚健,“姚書記,您看要怎麼處理?”

“這樣,你讓人提點錢過去……”姚健衝鄭山富低聲交代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