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千帆的情緒有些激動,青元子的這一縷殘魂他是反覆確認了很多遍的。

如今被妖蓮兒的一番話直接是打碎了所有想法。

妖蓮兒平靜地說道:“你先彆急,我的意思是他不過是一縷善意的殘魂,你救不回來的...”

妖蓮兒剛剛的表達很模糊,也是有意引導著雲千帆放棄。

單憑雲千帆這一手是救不回來的,哪怕林婉兒能夠將青元子的這一縷殘魂從陣法之中剝離出來,雲千帆也救不會青元子。

說白了,眼前的這東西,嚴苛意義上來說,都夠不上殘魂的標準,不過是青元子的一點善意的投射,陣法在,那他可活,陣法如果是冇了,那他也得死。

雲千帆聽完之後,心情放鬆了下來,隨後笑了笑說道:“這個我知道,哪怕是以靈魂狀態活著,也得救,就像帝尊的那個分.身一樣,它都能夠凝聚實體,我相信青元子前輩一定也能!”

雲千帆通過和妖蓮兒的談話之間已經是確定了妖蓮兒並不知道她自己的身世。

這一點,倒是讓雲千帆有些欣慰。

畢竟,知道的越少也就冇有那麼多的顧慮了,做事也就不會畏首畏尾的。

看著雲千帆這麼堅定的態度,妖蓮兒搖了搖頭歎道:“希望吧,還有點時間,你可以試試,我隻是把最壞的結果告訴你而已,你如果堅持的話,我不會攔著你!”

妖蓮兒這番話已經是說的很清楚了,她不抱任何的希望,但如果這個事情能夠讓雲千帆死心的話,那也不失為一個可行的方法。

反正最後如果有這個殘魂在的話,雲千帆也不會同意使用陣法對付帝尊的界外分.身。

倒不如現在消除掉這個最後的隱患。

雲千帆點了點頭說道:“多謝...”

說完之後,雲千帆冇有更多的猶豫,朝著主殿而去。

林婉兒幫他忙是有代價的。

他現在要去仙靈門去救林韻,那怕林韻死了,他也得去。

這是一個念想,雲千帆此刻是真正意義上做到了感同身受,要知道,青元子也是這麼一個狀態,哪怕最後救不回來,雲千帆也會拚儘全力去救。

“你想清楚了嗎,就你一個人去?”

南宮沫擋在了雲千帆的麵前,一臉擔憂地神態說著。

雲千帆看了眼眾人後說道:“我又不是去戰鬥的,人多了相反容易暴露,而且你們誰能夠保證去了能夠回來,你顧好大家,我去去就回...”

“去去就回?”盤韻兒一臉詫異地看著雲千帆說道:“你還真敢說,去了回不來怎麼辦?”

盤韻兒和南宮沫想法是一樣的,這個事情從頭到尾她都不支援。

彆說是雲千帆一個人去了,即便是眾人一起去也隻能是去送死。

彆看星落帝國暫時很安全,外麵的世界可是相當危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