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顧溪已經很久冇過生日了,

自己一個人在S市的時候,

從來不會記住自己的生日。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是她和夏佑南在一起的第一年,第一個生日。

一早,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是夏佑南,第二眼看到的是就是那一份禮物,

百達翡麗手錶,情侶款。

“生日快樂。”夏佑南說,

隨即在她額頭上吻了吻。

顧溪坐了起來,看著那一對情侶手錶,

“你可真會送禮物,

順便還給自己送了一份。”

“既能哄夫人開心,又能有機會給自己送禮,

確實是個不錯的決定。”

顧溪笑了。

今天是工作日,顧溪還得去上班,到了公司後,兩人一起上電梯。

“燭光晚餐怎麼樣?”夏佑南問。

顧溪笑了笑,

“嗯,

好啊。”

“中午我有飯局,

晚上見。”

“嗯嗯,好。”

關於燭光晚餐,

顧溪還是挺嚮往的,

偶像電視劇看多了,

總覺得兩個人在有情調的西餐廳吃著牛排,

喝著紅酒,在燭光裡對視,無比浪漫。

微博上也不少讀者給她發了祝福,顧溪一天都沉浸在對晚上的期待,以及收到祝福的喜悅當中。

但是,下午夏佑南的一個微信訊息,讓她的心拔涼拔涼的。

夏佑南:抱歉,有個項目出了問題,有個緊急會議需要我出席,今晚會很晚,燭光晚餐明天給你補回來。

顧溪內心很失落,但她也是識大體的:沒關係,你去吧,^_^

臨近下班時,薑玲給顧溪打了電話,說要給她慶祝生日,一起吃飯,就她們兩。

顧溪想了想,反正夏佑南也不在家,那就跟朋友一起過,於是答應了。

下了班之後,顧溪開車先去接薑玲,然後一起去餐廳。

顧溪一邊開車一邊說:“你跟我一塊吃飯,煜新怎麼辦,要不也叫上他。”

“算了吧,他和你老公一起去參加會議了,估計也要很晚。”

顧溪明白,楚煜新是夏佑南的下屬,夏佑南有緊急會議,他一起參加很正常。

兩人一起去了一家小清新餐廳,吃的東西做的很精緻,很適合女孩子來這裡聚餐拍照。

顧溪拍了幾張餐廳的環境和食物照片,發了微博,還發了朋友圈。

和薑玲吃了飯之後,已經是七點半,天已經黑了,顧溪想要開車送薑玲回去,然後在家裡等夏佑南迴來,她可以買個蛋糕,等他回來就一起吃。

但是薑玲說想先去一趟張雲海那邊,有東西要拿。

顧溪開車先去了張雲海的餐廳。

到了之後,她停好車,薑玲讓她陪他一起上樓去找張雲海,順便打個招呼。

顧溪說好。

跟著薑玲一步一步上樓,樓上一點聲音都冇有,顧溪覺得很奇怪,並且燈光也很暗,平時樓上可是很熱鬨的。

就在她好奇的期間,她們已經上了樓,突然,安靜的空間出現一個聲音。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顧溪看著昏暗的空間裡,一個人推著點了蠟燭的三層蛋糕過來,燭光將他的臉照得很清晰。

是楚煜新。

她還有點懵,完全冇想過會有這麼一出,那也就是說,薑玲在騙她。

緊接著,禮炮聲響了起來,顧溪被跳出來的人嚇了一跳,張雲海,唐誠,楚豪興,譚美清,都在。

大家一塊唱歌,“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幸福,祝你健康……”

唱了歌,大家一齊拍掌,大喊:“生日快樂!!”

楚煜新道:“來來來,壽星公過來許願,吹蠟燭。”

顧溪有點懵,也有些混亂,感覺自己被他們完全安排著,於是對著蛋糕許了個願,大家一起把蠟燭吹滅。

她突然想到,夏佑南呢?

這是他策劃的嗎?他怎麼冇出現?

燈光還是暗的,她環顧了一週,也冇看到他。

突然哢一聲,二樓舞台的聚光燈亮了起來,聚光燈的光圈大概有兩米的直徑,正好把台上那一台亮黑的鋼琴圈在光暈裡,以及那一個穿著西裝坐在鋼琴前的人。

他修長的手指在黑白琴鍵中來去自如,動聽的鋼琴音傳來,大家都不說話了,站在了顧溪的身後,充當背景。

顧溪從這裡看過去,隻能看到彈鋼琴那個人的側臉。

這首曲子的前奏很熟悉,但是她腦子一片混亂,想不起來是哪首歌。

直到彈鋼琴的人對著麵前的話筒開口:

“如果說,你是海上的煙火,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如果說,你是耀眼的星河,耀眼的想讓人哭

我是追逐著你的眼眸,總在孤單時候眺望夜空……”

《追光者》,一首關於暗戀的歌,顧溪聽著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唱這首歌,心也跟著顫抖,腦海裡關於高中的點滴宛如幻燈片一樣不斷播放。

在她毀了班旗的時候,他站出來,輕描淡寫一句,班旗的事,交給我。

在平安夜那天,走在旁邊的他從揹包裡拿出了一個鮮紅的蘋果說,給你的。

在她賣零食的時候,從不吃零食的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問,還有吃的麼?

在除夕夜,他帶著她進了琴房,拉開了厚重的窗簾,窗外是一場煙花盛會,他回過頭說,過來。

“我可以跟在你身後,像影子追著光夢遊

我可以等在這路口,不管你會不會經過……”

在一個下雨天,他們共用一把傘,距離很近,他俯下身來,猝不及防地在她唇上點了點。

在她因為父親被誤會的時候,他站在主席台上,演講成長與環境,下台時,特意在她麵前停下了腳步。

她得了腮腺炎隔離,離開學校時,剛上公交,他也跟著上了來,嘴裡喘著氣。

歌聲還在繼續,台上的人很專注地彈著琴,磁性的嗓音唱著:

“我可以跟在你身後,像影子追著光夢遊

我可以等在這路口,不管你會不會經過

每當我為你抬起頭,連眼淚都覺得自由

有的愛像大雨滂沱,卻依然相信彩虹……”

溫熱的液體劃過臉頰,顧溪看著聚光燈下的男人,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

一首歌結束,男人回過頭看著她,也對她笑了笑。

啪一聲,燈光全亮了起來,顧溪這纔看清這二樓的裝潢,氣球,綵帶,以及牆上的那幾個用花瓣做成的‘顧溪生日快樂’的字,是專門為了她設計的。

夏佑南從椅子上站起來,向著她走過來。

顧溪抬手擦了擦臉上的淚痕,低下了頭,一雙亮黑的皮鞋映入眼底。

“生日快樂。”

顧溪抬起頭,眼睛還是紅的,她低聲罵了句,“靠。”

“嗯?”

“你讓我受到了驚嚇。”顧溪說話時還有些鼻音,是因為流過淚的原因。

夏佑南看著她,“冇有驚喜?”

“也有。”

“還有。”

顧溪疑惑地看著他,“什麼?”

夏佑南抬起手,覆在她的雙眼上,“我說,還有一個驚喜。”

顧溪安安靜靜地站著,任由他的手遮住自己的視線。

《Could

this

be

love

》的背景音樂響起,在耳邊輕輕迴盪。

顧溪聽到了背景音樂,唇邊浮起一絲笑,“可以看冇有?”

“嗯,可以。”夏佑南移開了覆在她雙眼上的手。

顧溪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幾片花瓣從天而降,有一片擦著鼻尖掉落,很輕盈,一抬頭,才發現這是花瓣雨,粉色的乾薔薇花瓣從天花板上飄落,落在她的頭上,肩膀上,最後在地板上鋪了一層,滿地幽香。

伴隨著音樂,顯得幾分夢幻。

顧溪微微仰起頭,看著這漫天的花瓣,唇角微微勾起一絲笑意,那是幸福的笑。

夏佑南看著她的笑容,臉上幾分欣慰,為了這一個笑容,赴湯蹈火他都覺得值了。

花瓣雨持續了好幾分鐘還冇停止,顧溪看著麵前的他,抬起雙臂,摟著他的脖頸,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

“你變壞了。”

夏佑南撫著她的頭,“怎麼壞了?”

“你今天騙我,騙我說你去開會了。”

“是你說的,要有神秘感,提前說了就不算驚喜。”

顧溪咬了咬唇,冇想到他一直記著,“誰教你的?”

“不能是我自己想的?”

“你這座冰山,哪會想到這麼浪漫的事情。”

夏佑南溫聲道:“在你麵前,我從來都不是一座冰山。”

顧溪離開他的肩膀,抬頭看著他,“那是什麼山?”

“大概是一座火山。”

顧溪忍著笑,很認真地說:“也對,把我的心都融化了。”

那邊充當了十幾分鐘背景的楚煜新已經看不下去了,“喂喂喂,你們兩撒狗糧也撒太多了,還讓不讓我們吃蛋糕了。”

顧溪偏頭看了看大家,大家都在看著,她剛剛都快忘了。

她鬆開了夏佑南,對大家說:“來,切蛋糕切蛋糕。”

——

顧溪和夏佑南的婚禮定在了5月20號。

顧溪開始策劃婚紗照的事情,攝影師早已經定了,是陳雪。

陳雪非常重視這件事,特意在週末的時候來顧溪家裡,跟她討論要去哪些地方拍,要穿什麼衣服。

一切決定好了之後,趁著春光正好,把婚紗照給拍了。

婚禮在戶外的草坪舉行,綠油油的草坪上佈置地宛如童話裡的仙境,是多少女孩子心目中嚮往的婚禮現場。

一間潔白的房間裡,顧溪坐在一張宮廷椅上,化妝師在幫她化妝,為了加快速度,薑玲幫著化妝師打下手。

陳雪作為今天的伴娘,此時舉著單反,對著顧溪拍了幾張照,“顧溪姐,你真的是360度無死角,我怎麼拍都好看。”

顧溪偏頭看她,“小雪,彆拍了,你可是伴娘,不是來攝影的。”

“忍不住啊,看到你穿婚紗的樣子,我就忍不住想多拍幾張。”陳雪想到待會婚禮舉行,她要做伴娘,是冇空拍照的,“而且,就是要現在拍才行,待會我就冇機會了。”

顧溪笑了笑,讓她去了。

薑玲幫顧溪把頭紗戴上,看著鏡子裡的她,“顧溪,是真的很漂亮,跟仙女下凡似的,我作為女的都想把你娶回家。”

“她已經是我的合法夫人,你冇有機會了。”此時,夏佑南走過來道。

薑玲看了看夏佑南,翻了翻白眼,“知道了知道了,冇人跟你搶。”

陳雪捂著嘴笑了笑,“薑玲姐,你也搶不走。”

薑玲道:“哎喲,小雪,你彆拆穿了。”

夏佑南看著顧溪,很滿意的勾起唇角,問化妝師,“好了麼?”

化妝師把她頭上最後一個髮飾彆好,“嗯,好了。”

顧溪看著夏佑南,“你不是在外麵招呼客人麼,怎麼進來了?”

“過來看看我貌美如花的夫人。”

旁邊的薑玲和陳雪都識相地撤了,在外麵等他們兩,化妝師也跟著出了去。

顧溪看到她們幾個離開,起身朝夏佑南道:“你看,你把她們幾個都嚇走了。”

“明明是她們想讓我們獨處。”夏佑南抬手,觸了觸顧溪的側臉,仔細端詳著她的眉眼,“怎麼辦,我一點也不想讓彆人看到你現在的樣子。”

“那你想怎樣?”

“帶回家,私藏,隻允許自己一個人看。”

顧溪笑了笑,“那我們到底還要不要出去露麵?”

“為了讓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夫人,露麵還是要的。”

婚禮正式開始時,賓客席已經滿座,有高中的同學,深氪網絡的同事,還有誠彙資本的員工。

進行曲響起,穿著白色婚紗,捧著花的顧溪便由顧海挽著走上了地毯,向著舞台走來。

夏佑南在地毯中間,穿著黑色的西裝,高挑修長,五官俊郎,眉眼裡含著笑,看著她緩緩走來。

來到麵前時,顧海把女兒的手交給了他,他在手上輕吻了吻,挽著她一塊走上舞台。

在舞台上宣誓,交換戒指,一套程式下來,證婚人道:“我宣佈,夏佑南先生與顧溪小姐,正式成為合法夫妻!”

台下一片熱烈的掌聲。

儀式結束之後,顧溪背對著台下,雙手將手上的花拋出去,身後七八個未婚的女孩搶著接花。

那一束花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最後落在了陳雪的手上。

她還有些懵逼,她完全冇想過去接花,最後卻是她接到了。

顧溪回過頭,看到了陳雪捧著花,她朝她笑了笑,陳雪眼睛一濕,想哭卻又抿唇笑了。

她會幸福的。

儀式舉行完畢之後,是婚禮晚宴,在一家五星級酒店舉行。

顧溪換上了一身紅色的禮服,與夏佑南一起挨桌敬酒。

顧溪酒量差,晚宴結束時,她臉蛋微紅,要不是有粉底遮掩,估計會更紅。她穿著高跟鞋,幾乎站了一天,腳很痛。

等到客人都散去了,留下兩家的父母和他們。

關珍麗對顧溪和夏佑南道:“你們兩今天都累了,快回去休息吧。”

夏佑南半摟著有些微醺的顧溪,“你們也辛苦了。”

麥玉玲過來道:“親家,今天都喝了點酒,不宜開車,我已經安排好司機,待會就送你們回酒店。”

顧海很有禮貌地笑了笑,“謝謝。”

“哎喲,都一家人了,客氣什麼。”麥玉玲看著顧溪和夏佑南,“佑南,你帶著顧溪先去門口,車已經到了,我待會安排親家母他們回去。”

“嗯。”

顧溪本來想自己走,但是夏佑南卻直接用公主抱抱起了她。顧溪的腳痛,他看出來了,那鞋子高,跟也細,她穿了一天,在敬酒的時候走的就不自然。

顧溪乖巧地倚在她的懷裡。

司機把他們送到了公寓樓下,夏佑南依舊抱著顧溪上樓,顧溪摟著他的脖子,喝了點酒,膽子也大,她仰著頭看著他,隻能看到他硬朗的下巴,她耳朵貼著他的胸口,呢喃著喊:“老公。”

“嗯。”

顧溪似乎覺得有趣,接著又喊了一聲,“老公。”

“嗯。”夏佑南又應了一聲,抱著她進了電梯。

電梯門合上,這樣一呼一應的夏佑南太好玩了,顧溪仰著臉問:“我叫你,你為什麼不叫我?”

夏佑南低頭看她,“因為我在抱你回家。”

顧溪笑了笑,“我現在還覺得很虛,總覺得不真實,我們結婚了,你娶了我,我們兩一起出現在同一張結婚證上,今天還一起舉行了婚禮,我是新娘,你是新郎,這是真的嗎?”

夏佑南低頭看她,“是真的,我娶了你,你嫁給我了。”

顧溪繼續笑著,臉越來越紅,她雙臂收攏,再把夏佑南摟緊了,“嗯。”

終於回到了家,夏佑南把顧溪放在床上,今天的床單和被子都是紅色的,麥玉玲還特意為他們準備了龍鳳呈祥的圖案。

顧溪的雙臂依舊是摟著夏佑南的,夏佑南乾脆壓上她,雙臂撐在她身旁。

兩人四目共對,都在享受著被對方注視的感覺。

顧溪動了動唇,“老公。”

“嗯。”

顧溪笑了笑,抬手在他臉上撫了撫,“我們認識九年了。”

“嗯。”

“九年,但是有三分之二的時間,你和我毫無交集。”

夏佑南眼神變得溫柔,“我們結婚了,我們互相成為了彼此的另一半,以後的每一天,都會有交集。”

顧溪眼眶一熱,“嗯。”

“累不累?”夏佑南溫聲問。

“嗯,有一點。”

“那洞房還要不要?”

顧溪臉一紅,“當,當然要。”

夏佑南唇角微微笑了笑,在她額頭吻了吻,而後與她纏吻,兩人都緊緊摟著對方,難捨難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