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隨他們刑警隊,最近在偵辦一起大案,領證當天從民政局出來,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傳說中的八塊腹肌,一塊也冇摸到。半個小時後,門鈴響了。...

我嫁給周隨的時候,他在出任務。

蜜月裡,連婚禮都冇辦。

獨守空房的我,晚上被閨蜜喊出來打麻將。

她倆圖便宜,訂了間麻將小旅館。

能玩能睡。

晚上八點,我鬼鬼祟祟地推開了房門。

兩個閨蜜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旁邊支好了麻將桌。

“三缺一,叫人。”

迄今為止,我跟周隨說過的話,一隻手都能數過來。

我放棄了喊他的念頭,轉頭髮了朋友圈,“麻將三缺一,305號房,先到先得。”

附贈一個酒店的定位。

選分組的時候,特意遮蔽了前任。

閨蜜一邊洗麻將,一邊感慨,“已婚少婦深夜外出打,老公竟然問都不問。”

我抽了個坐墊坐下,“他管彆人呢,哪有空管我。”

周隨他們刑警隊,最近在偵辦一起大案,領證當天從民政局出來,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傳說中的八塊腹肌,一塊也冇摸到。

半個小時後,門鈴響了。

我跳起來去開門,一個男人吊兒郎當地倚著門框:“怎麼,想你哥了?”

咯噔……

我差點心臟驟停。

我前任,賽車手。

因為車速太猛,我擔心飛出去撞斷脖子,毅然選擇分手。

大事不妙!

我點開朋友圈。

發現,我選成了僅前任分組可見。

還明晃晃地掛上了酒店房間號……

完蛋……

果然,耳邊又傳來一道聲音,“宋姝,怎麼回事?”

我小臉煞白,循聲望去。

前前任外科男,剛從醫院下班過來,手腕上搭著脫下的外套,滿臉疲憊。

賽車手的臉抽了抽,“倆人!宋姝,你有點底線吧!”

“我……”

“喲,玩挺大啊。我看你不是三缺一,是一缺三。”

第三道聲音從左邊傳來,我絕望地望過去。

哦,這位也分了。

是富二代,動不動拿錢砸我,但花心。

一時間,我們都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