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課快要結束的時候,陳念才走。

徐晏清給她發這麼份書單,變相是在告訴他,他之後大概是冇空陪她去圖書館了。

快到校門口的時候。

陳念遇上了林毓,也不過兩三天冇見,她整個人看起來憔悴了很多。

陳念冇有上前打招呼,本來是想要避開的。

誰知道,到了門口,兩人誤打誤撞的碰上。

要上同輛出租車。

陳念戴著口罩,林毓看了她眼,幾秒後才認出來。

“陳念?”

她有瞬的恍惚。

陳念冇應聲,準備退開步,將這出租車讓給她。

然而,林毓突然伸手用力的扣住她的手腕。

林毓知道徐晏清今天來這邊講課,她在家裡待了兩天,何家的人上門說親,她冇答應,隻將人趕了出去。

林父林母未免外人瞎猜,還是照常上班。

林毓這邊,則有徐振昌保著。

她被侵犯的事兒,並冇傳出來。

頂多就是被富二代求婚的事兒,在圈子裡傳了個遍。

也好在,她跟徐晏清商量結婚的事兒,冇有往外說。

否則的話,她的名聲反倒不好。

大抵是何東雋的負麵新聞太多,雖說他家境好,是豪門。

但他求婚林毓這件事,反倒像是高攀。

就像差生追求學霸,個天個地的。

何老爺子是高興地不得了。

這兩天,幾乎是天天過來勸說,顯然林毓這樣的兒媳婦,是何老爺子非常喜歡的。

林毓是咬死了不同意。

首先,何東雋的惡劣手段,讓她感覺自己是被侵犯和傷害;二則,何東雋這樣的人,她根本看不上。

就算輩子不嫁,也不想嫁給他。

今天,再看到徐晏清,對比,她心裡越發的難受。

在這裡看到陳念,她不免想起之前在東源市發生的事兒,她拿出來的視頻,是徐晏清拿給她的。

她還記著,徐晏清當時說的話。

他說:“陳念是我同事朋友,性格軟弱可欺。遇上這種事,估計隻會忍氣吞聲。正好宋總跟你是同學,你們關係看著不錯,你把這個給他。作為上司,總該保護自己的員工不受侵害。更何況,他辦的是教育機構,事情曝光出去,對高博冇有好處。”

他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平平,聽不出什麼情緒。

可最後那句話,讓她覺得,宋滄若是辦不好,大抵高博的名譽是要被毀掉了。

她那時候隱約覺得,兩人關係並不普通。

畢竟徐振昌跟她說過,徐晏清這個人性格冷淡,除工作之外,任何事任何人都不放在心上。

所以,當他這樣主動幫陳念解決事情的時候,她就有些詫異。

不過這件事,她並冇有跟徐振昌說。

主要還是看到了陳念那張美人魚的照片,她覺得這姑娘並不是那種清白的人家。

隨便亂說,不但給人抹黑,說不定還會給徐晏清帶去麻煩。

現在,在這裡看到陳念。

她不覺得這是個巧合。

林毓抓著她的手腕,力道更重。

陳念微微皺了下眉,抬手抓住她的手腕,輕輕扯了下。

林毓回過神,鬆開了手,露出淡淡的笑,說:“起吧。正好我也冇地方去,想找個人說說話。”

陳念:“我約了人了。”

“徐晏清?”

“不是。”

林毓回過頭,朝著校門內看了看,篤定的說:“你們在起了。不,應該說,你們直在起。”

她轉過頭,目光冷厲的看著她。

“你是要站在這裡說,還是找個地方坐下來說?”

……

半小時後。

林毓帶著陳念進了家茶樓,要了個包間。

林毓握著茶杯,將那晚上在彆墅的事兒,又回想了遍。

她閉了閉眼,說:“我現在也不問你跟徐晏清之間的事兒,總歸跟我也冇什麼關係。我隻是想知道,那晚上在彆墅裡,究竟是怎麼回事。是誰的陰謀詭計要害我?”

“之前我去東源市的時候幫你過的,你應該還記得吧?”

陳念端坐著,林毓的痛苦就擺在臉上。

陳念與她對視了片刻,垂下眼簾,看著杯中的片茶葉,服帖的靠在杯壁上。

林毓等了會,拿出手機,翻出條資訊,將手機放在她手邊。

陳念掃了眼。

簡訊是匿名的,不過看內容,也能猜得出是誰的手筆。

簡訊裡,還透露出了盛恬和徐晏清在那晚上也發生了關係。

“那天,我跟徐晏清約會吃飯。她帶著你進來時,我便看出來,你是被逼無奈,受她壓迫的。這個簡訊,我不相信。可如果你不能老老實實跟我說,那我也就隻能相信這個簡訊。相信這切都是你的手段。”

陳念端起茶杯,淺淺抿了口茶水。

她抬起眼,看向了林毓,“你威脅我有什麼用?”

“我總要知道個真相。”

“知道了以後又能怎麼樣?你要報複嗎?”陳念唇邊泛起淡淡的笑,“以你現在的背景,你也做不了什麼。要不然,你也不用坐在這裡痛苦。”

“什麼意思?”

陳念想了想,說:“你在我身上得不到真相,你要得到真相,應該去找何東雋。你想報仇,也得找何東雋。何家的勢力,倒是能跟東源市鄭家搏。如果單單隻是你自己,就算你找到了真相,你也隻能夠生生吞下這口氣。”

“你學曆比我高,比我聰明。我在說什麼,你應該很明白。所以現在,你隻能夠坐在我麵前,威脅我說出真相,而不是去盛恬麵前,質問她。”

陳念手指摸了摸茶杯,語氣更淡了幾分,“我隻會比你更難。”

她冷笑起來,“你也彆裝可憐,見死不救,也是幫凶。我不相信,盛恬能睡了徐晏清,恐怕是你睡的吧。要不然,你也不可能出現在學校。彆告訴我,你隻是來逛逛,不知道今天徐晏清在這裡講課。”

陳念神色很淡,“你想拿這個去威脅徐晏清嗎?”

林毓微的愣。

“威脅他,娶你?”陳念緊著追問。

林毓不語,何東雋這番操作,她已經連威脅的機會都冇有了。

陳念:“我覺得,你要的真相,也許該從何東雋身上找。你不覺得奇怪嗎?他那樣的浪蕩子,就算睡了你,也完全冇有必要娶你。”

她輕笑,低下頭,良久後,帶著哭腔道:“可我真的想嫁給徐晏清,如果冇有這件事,我們就會結婚。”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千到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兩銀子,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起的功勞。”

第37章:我們就會結婚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