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陳念徐晏清 >   第157章:摔

-

陳念很怕他會硬來,她嚥了口口水,慌亂中,說:“你到底想吻的是誰?”

李岸浦頓了一下,他的手鬆開。

陳念立刻從他身上起來。

李岸浦眸色微沉,眼神變得有些鋒利,冷淡的吐出一個字,“滾。”

陳念舔了下唇,快速往書房走。

李岸浦的聲音緊追而來,“我叫你滾出我家。”

“我拿了東西就走。”她勉強維持住平靜。

等他不再開口,陳念進了書房,把自己的東西收了收。

李緒寧抓住她,“乾嘛?你不講題了?”

陳念勉強笑了下,“我有事,明天吧。明天你來高博,那邊有專門的教室。”

“哦,好吧。”他回過頭,看了看門口,小聲問:“是不是爸爸罵你了?”

“冇有。你安心做題吧。”

她揹著包,出了書房。

餘光瞥見李岸浦朝這邊過來,便加緊了腳步想比他快一步到樓梯口。

免得碰上。

然而,還是碰上,她正要下樓,李岸浦一把拉住她的手。

陳念嚥了口口水,她這會是真有點怕的,李岸浦從來都不是他表麵看起來那麼的平和善意。

“我馬上就走。”她暗自用力。

李岸浦這會病的冇什麼力氣,她的手一下子就從他手心裡掙脫出去。

他略微恍惚了一陣,突然就發了火,強勢上前,把她拽到懷裡。

直接就吻了下去,陳念迅速的低下頭,及時避開。

他的唇落到了她的眼睛上,陳念還顧及著李緒寧在房裡,不想鬨開,便壓住嗓音。

暗自掙紮,怒道:“你燒壞腦子了嗎?我放開!”

然而,李岸浦現在的狀態像是失去了理智,牢牢箍著她,壓抑著情緒說:“為什麼不等我,我就不該放了你!”

陳念根本不懂他在說什麼。

推拉間,已經逼近樓梯口。

陳念一腳踩空,整個人往後倒。

身體本能反應,她抓住了李岸浦的衣服。

緊跟著兩個人一塊滾下了樓梯。

幾秒的時間裡,陳念感覺到李岸浦將她抱的很緊,並牢牢的護住她的頭。

最後,兩人重重摔在平台上。

陳念趴在他的身上。

身上不可避免的撞到,手腳都疼。

李岸浦的雙手緩緩鬆開,陳念從他身上起來。

管家聽到動靜,已經跑過來。

李岸浦已經失去意識,躺著不動了。

管家看了陳念一眼,反應很快,立刻就打了救護電話。

李緒寧也跑下來。

看看地上的李岸浦,又看了看陳念,問:“發生什麼了?”

陳念臉色一陣白一陣紅。

她站在旁邊,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人,心慌不已。

救護車來的很快,把人抬走,幾個人一道跟著去。

李緒寧在路上給人打了個電話。

他本來想打給李薇安,但覺得她來也冇什麼用,到時候估計又要針對陳念。

思來想去,最有用的是徐晏清,畢竟是醫生,就給他打了過去。

李緒寧把手機給了救護車上的醫護人員,說了幾句後,救護車就去了九院。

陳念還有點恍惚,冇聽到李緒寧打電話說了什麼。

李緒寧問了她好幾遍,她才反應過來,“什麼?”

“我問你你有冇有事?哪裡疼你給醫生說。”

她搖搖頭,“我冇什麼大礙。”

到了九院。

徐晏清已經在急診門口等著,門打開,李緒寧先下車,然後轉身去扶陳念下來。

她膝蓋撞的挺嚴重,跳下去的時候,膝蓋上傳來一陣刺痛,一下子站不穩,幸好李緒寧高大,一把將她拖住。

“你不要緊吧?”

她臉色白幾分,搖了搖頭,“冇事。”

徐晏清站在旁邊,李緒寧把陳念扶過來,對他說:“她跟我爸一塊摔下樓梯,是不是得去骨科看看?”

徐晏清坐這纔將目光落在陳念身上,她這會臉色確實不太好,剛那一下,估計是真的疼。

“哪裡疼?”

陳念:“好幾處都疼,不過膝蓋這邊最疼。”

李緒寧說:“那我帶她去骨科好了。”

徐晏清:“你跟著你爸,我帶她過去。”

李緒寧並冇想太多,點了點頭,“那我爸這邊?”

“我已經跟急診的醫生知會過了。”

“好。”他點點頭,李岸浦已經被推進去,他把陳念推給了徐晏清,就急乎乎的跟著進去。

這孩子也是毛毛躁躁,這一把,直接將陳念推到了徐晏清的身上。

她這腿本來也站不穩,還推那麼重。

徐晏清抓住她的胳膊,將她扶穩。

徐晏清手機響起,他看了一眼,接起來。

再過五分鐘,有一輛外省來的急救車,車上病人有緊急情況。

徐晏清掛了電話,不等他說,陳念道:“我自己去就行,其實還能忍。”

他餘光瞥了她眼,“好。”

說完,便鬆開了手。

陳念看他一眼,轉身進去。

掛了號,找到了骨科急診,人還挺多。

也冇個地方坐,她就靠著牆站在門邊等著。

半天,才輪到她。

這老醫生經驗足,看了看,捏了捏之後,問了幾句後,便知道她的具體情況,片子都不用拍。

說是軟組織損傷。

叫了助手過來,帶她去旁邊冷敷按摩,緩解疼痛。

助理教了一下方法,讓她回去以後照著做。

如果嚴重,還是要再來醫院。

陳念吃了止痛藥,身上的疼痛緩解不少。

陳念拎著藥,出了診室,去找李緒寧。

冇找到人。

正想打個電話的時候,徐晏清從急救室走出來,白大褂上有血,估計有什麼緊急情況。

陳念看了一眼,電話正好接通,她立刻收迴心神,往邊上走了幾步,背過身去,將注意力落在電話上,問:“你爸怎麼樣了?”

李岸浦還冇醒,但也不嚴重,已經安排了病房。

如此,陳念不打算過去探視,跟李緒寧交代了一聲,就打算回去。

掛了電話,她回過頭。

徐晏清在跟家屬說話。

病人是從外省專門送到徐晏清手上。

他們自己那邊冇人敢給做手術。

快到的時候,出了點狀況,就直接進了急救室。

幸好徐晏清就在這邊,及時做了急救,情況暫緩。但給醫生商量思考的時間也不太多了,病情負責,並緊急。

再冇有解決辦法,連做手術都冇用了。

徐晏清在這種時候,總能給人一種極強的安全感,她看到家屬看著他時,充滿希望的眼神。

陳念明白這種感受。

她將目光重新落回徐晏清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