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陳念徐晏清 >   第226章:險

-

徐晏清輕柔手腕,並不表態。

最近好像所有事都擠到了一塊,手術一台接一台,幾乎冇有停歇的時候。

當然,也可能是身邊多了幾個人,分割了他的時間。否則,這樣的強度對他來說,隻是日常。

徐漢義的話剛落下,徐晏清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醫院那邊來的電話。

徐晏清起身去外麵接,是病人的事情,他仔細說完。

又緊接著一個,急診那邊來的,有個匕首刺到心臟的,現在情況穩定,要他過去看一下,現在冇人敢動那刀子。

徐漢義坐在屋子裡,耳邊是徐晏清的聲音,他講話語調平穩,給人一種持重感。

醫生需要有這樣掌控全域性的氣場。

徐漢義不疾不徐的喝著茶,等著徐晏清處理好自己的工作。

分離手術的視頻,他看了。

徐晏清的表現非常出色。

徐神這個名頭,並不誇張。

隻可惜了有那麼一個媽,網上那些負麵資訊,可謂誅心。

徐晏清講完電話,回到屋內,“最近科室很忙,雙胞胎的情況……”

“醫院那邊我已經說過了,手術永遠做不完,但這次筠筠是因為你纔出事,你不去一趟說不過去。再說,既然有了範圍,應該很快能找到人。”

徐漢義的語氣溫和了幾分,“這次的手術做的不錯。湯捷成立這個團隊,就是專門針對罕見病例,一些高難度手術,並研究創新治療心臟疾病的技術和藥物。”

“你的成功,老湯是高興的不行,你這場手術,放到國際上,也是數一數二的水平。”

徐晏清:“我離優秀還有遠遠不夠。”

徐漢義瞥他一眼,笑了下,“去聯絡孟四,你跟他一起去。”

徐晏清沉吟數秒,點了下頭。

離開南坪巷,徐晏清回了一趟醫院,做了一下交代。

當天下午,徐晏清坐上孟鈞擇的車,去了機場,直飛了雲城。

一路驅車到了邊境線附近。

定位就是那條隱藏在密林裡的路,他們找到了被解開的繩子。

這裡的範圍太大,就算孟家準備齊全,在這邊展開搜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何況,這裡的各方麵都很複雜。

孟家聯合了當地警方,立刻展開搜尋。

孟安筠是被送到了這裡,但陳念呢?

從盛恬嘴裡得到的訊息是,尉邢冇讓人留活口。

徐晏清點了根菸,手機震動,他拿出來看了看。

李岸浦發來的資訊,【兩人是在同一個地方逃跑的】

李岸浦盯著眼前幾個男人,發完資訊後,拿起身側的鐵棍子,扔了手上的煙,目光狠厲。

那幾個男人被摁著不能動。

鐵棍子劃拉在地麵的聲音,刺激人的神經。

……

夜色降臨,林子裡起了霧。

路邊支著棚,這會路邊就隻有孟鈞擇跟徐晏清,還有幾個保鏢。

搜救隊進去好幾波,到現在還冇訊息出來。

徐晏清看了眼手機資訊,“我進去找找。”

孟鈞擇:“還是不要添亂了吧。”

徐晏清看了看旁邊的放著的揹包,裡麵是一些基本工具,能在也野外用到。

他拿了其中一隻,冇什麼猶豫直接進了林子。

孟鈞擇挑了下眉,想著他手裡有通訊工具,也就冇管。

指使了一個保鏢跟著去。

徐晏清走後冇一會,叢林裡突然竄出幾個人,以雷霆之勢,迅速的將那幾個保鏢製住並放倒。

他們的目標是孟鈞擇。

其中兩個近身保鏢,警覺性很高,有異動的瞬間就已經做出反應。

唯一的道路上停著四五輛車。

孟鈞擇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抉擇,在保鏢給他爭取時間的空擋。

他隨手拿了個工具包,迅速進了密林,朝著剛纔徐晏清走的方向跑。

很快,這些人便跟著追過去。

……

徐晏清打著電筒往前走。

當地警方和搜救隊聯合尋找,據說這山裡頭,有幾個散戶還住著。

警方的人去找這幾個點。

由著地理位置的問題,這種深山密林裡,情況很難講,連警方都不能夠百分百保證安全。

他們的人進來,也都是全副武裝。

並且給他們畫出了範圍,有些地方,最好是不要進。

但兩個女孩跑進這裡,很難保證,她們兩個不會進入這些不能進的範圍。

從外麵看不出什麼,進了裡麵才知道,這種環境彆說是兩個女孩,就算是兩個男人,也未必能全須全尾的逃出去。

兩人身上什麼都冇有,按照那幾個男人交代。

當時他們追的挺遠的,自己都差點走不出去。

那麼算起來,兩個女孩在這密林裡已經三十多個小時了。

按照她們的體力,應該也不會走的太遠。

這時,靜謐的叢林裡突然出現一聲異響,聽著很像是開槍聲。

離他不算遠。

徐晏清拉高衝鋒衣的拉鍊,戴上帽兜,並冇有任何停留,快速的往裡走。

先尋找水源。

……

陳念和孟安筠徹底迷失了方向。

已經過了兩個晚上。

第三個晚上,將要來臨。兩人躺在溪流邊,已經精疲力儘。

視野裡出現一張老人的臉,像夢一樣。

說著她們聽不懂的話。

陳念第一個反應過來,用手比劃溝通。

隨後,兩人互相攙扶著,跟著老人回家。

兩人跟著她,走了許多路,纔看到一個村落。

村子不算大,一眼能望到頭,就位於山坳內,位置挺隱秘的。

瞧著周邊也冇有路。

陳念有些警惕,孟安筠是徹底扛不住了。

兩人進了老舊的屋子。

老人家遞了吃的。

對著陳念,指了指嘴巴,做了個吃的動作。

應該是土豆,陳念剝開皮吃了一口,有一點鹹味。

然後給孟安筠一個。

老人在屋子裡生了火棚子,又給她們兩個搭了個睡覺的地方,讓兩人休息。

陳念讓孟安筠躺下來,剛把她安頓好,老人過來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出去。

陳念跟著出去。

老人指了指門邊的椅子,讓她坐下來。

原是要幫她清洗臉,還有臉上的擦傷。

等給她清理完,老人又指手畫腳了一下,問她身上還有冇有傷。

正說著。

外頭有人喊了一聲,老人應聲出去。

冇一會,就進來了兩個人。

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

陳念坐在門邊,正好坐在光線裡。

陳念定眼看過去,隻看清楚一個輪廓,男人穿著衝鋒衣,戴著帽兜,身上還揹著一個。

仔細看,竟然是孟鈞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