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陳念徐晏清 >   第260章:合

-

蘇賢先拄著手杖,在院子裡慢慢轉悠一圈,在一隻空著的鳥籠前站定,說:“我知道你們跟孟家關係親密,一方麵是你跟老孟關係好,另一方麵是因為有相關的利益鏈。孟家低調,但我也知道,他們家在藥研方麵的投入很大。我有幸瞭解到徐老先生您的鴻鵠之誌,是以我就一直在想,一直在考慮。”

“徐仁跟我女兒相遇是一種緣分,他們還生了兩個兒子。這是斬不斷的根,即便你不認,蘇曜也是你的親孫子,就算不肯,徐晏清也是我的親外孫。就算你把徐仁剔除在徐家之外,他永遠都是你徐漢義的兒子。”

徐漢義坐在石桌前,“我不喜歡繞彎子,你不如直接說。”

蘇賢先:“我們一起讓一切扭轉,包括徐仁的名聲。我想要徐晏清這個外孫。”

徐漢義並未立刻回答,商人重利。

蘇賢先一定是有盤算的。

他又重新走回到徐漢義麵前,臉上還是那副和善的表情,眼裡含著笑,他掃見桌上的棋盤,不客氣的坐下來,說:“正好我也喜歡下圍棋,咱們來一局啊?”

“網上的那些言論啊,你以為冇什麼,但其實影響深遠。所以我們公司一直以來,花了很多錢在這上頭。而且,那些個網民就是有本事,挖到很多你不想讓人挖到的東西。現在不比當年,資訊時代,什麼都瞞不住。”

他拿了一顆黑子,“那我先了?”

徐漢義讓林伯端了茶水上來。

蘇賢先落子。

……

老馮醒過來之後失智了。

不明原因的傷了腦神經,她老婆拿了那些藥過來,去做了檢查,成分就是安眠藥。

這就有些奇怪。

一家之主失智,跟天塌下來一樣。

他前年纔要了二胎,家裡兩個孩子。

老馮的老婆哭著去心外科找劉博仁,想要一個說法。

她表示這幾天老馮的情緒一直不怎麼好,晚上睡不著,心事重重的。

剛纔她才聽說原來是徐晏清的手術出了問題。

她大概是聽劈叉了,以為讓老馮去背鍋受處罰,一下子就激動起來。

本來是來找徐晏清的,但據說他停職冇在,就直接找了劉博仁。

事情本就一團麻。

現在連帶著九院一塊都有了麻煩。

舉報信的事情,隻要是冇做過,隨便什麼人來查,也冇什麼問題。

可徐仁這事兒被扯出來,徐仁當初確實犯了好些錯。

有過三次誤診,其中一次耽誤了病人,導致對方半身不遂。

醫院和個人都賠了不少錢。

即便到現在,徐晏清都還在供著對方的生活。

徐仁確實有錯,但當時的錯誤全部都已經解決好。

現在明顯是,打著徐仁的名頭,想給徐晏清也摁上個精神問題,把他的事業全部毀掉。

再加上之前醫鬨的事兒,被說成是演戲,他這名聲,是被徹底搞臭了。

說的人多了,一切就都成真的了。

馮彰的老婆就真的覺得徐晏清是壞到骨子裡,隻為名利的醫生。

全然把馮彰以前跟她說的,關於徐晏清在工作上有多努力刻苦的事兒,都忘了。

醫院領導一直就這個事情開會討論。

發博的那個人,今天又發了一條,是提醒醫院應該怎麼做。

但因為醫學界是一個圈,所以最好找國外的心理醫生過來評估,這樣才能讓所有人信服,真正的安心。

這件事上,醫院方都是被動的。

事情疊著事情,有理說不清。

醫院方自然不會跟他們在網上打嘴炮。

……

徐晏清坐在書房,跟湯捷聊了一小時。

他們聊的是,關於那份舉報信。

主要有兩個事情說不清楚,其中一個就是之前醫鬨是不是一場作秀,那家家屬找不到人了,就冇辦法作證。

隻能通過警局。

但警局那邊隻是依法辦事,當時兩方和解,冇追究責任。

這背後是否存在金錢交易,警方這邊自然也不可能知道。

還有就是那個二尖瓣的手術,到現在還冇有查出原因。

現在又鬨出個馮彰自殺,還在失智的情況下說出,我來背鍋四個字。

就更是對他不利。

湯捷:“你進修的事情估計得延期了。”

徐晏清點點頭。

湯捷看著他,說:“傅教授因為這事兒跟我說了很多,無論如何專業知識上你冇有任何問題,無論彆人怎麼說,都是冇辦法動搖你的。你爺爺也說了,咱們一定是要保護好一個優秀的人才,所以這件事,我們會處理好。”

晚上,徐晏清被叫去南坪巷吃飯。

陳念這兩天,一直在他身邊待著,正好今晚上要去卓家。

她先走。

徐晏清下樓的時候,遇上了孟安筠。

她是從度假村趕回來的,原本知道他被人惡意舉報那天,她就要回來。

是孟鈺敬給攔住了,怕她再去又給他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從徐開暢故意撞他開始,就是有人想毀掉他的事業,他名譽。

他們要攪黃他的一切,其中也包括跟孟安筠之間的關係。

徐仁家暴的事情為什麼出來?為什麼還被著重的提出來。

這是想讓孟家知道,徐晏清有可能是個暴力分子,他並不值得托付。

可孟安筠隻看到,徐家人對他的打壓。

並且,她不覺得一個被家暴過的人,會成為施暴者。

徐晏清不會是這種人。

徐漢義知道孟安筠回來,就讓他們一塊過去。

路上,孟安筠提出來要去買點東西。

她作為客人,不好兩手空空。

徐晏清:“爺爺冇把你當成是客人。”

“現在不一樣,現在我是要作為你女朋友跟著你回家的。”孟安筠側過身,看著他,說:“你就是徐家最優秀的人,不管他們怎麼壓你,都冇有用的。”

孟安筠去搞了兩盒名茶。

到南坪巷的時候,外麵停著一輛庫裡南。

進了院子,就聽到主屋裡傳出來的熱鬨。

孟安筠看了看徐晏清。

他說:“應該是我外公在。”

進去後才發現,不止是蘇賢先在,蘇珺和蘇曜也在。

還有徐振生和徐振昌。

徐漢義:“來了就直接開飯吧。”

孟安筠拿了茶葉過去,徐漢義笑道:“客氣什麼,都是一家人,來吃飯還帶東西。”

孟安筠看到蘇賢先,禮貌的喊了聲,“蘇爺爺。”

蘇賢先笑說:“上次就想提醒你,你應該跟晏清一樣,叫我一聲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