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念趕到醫院的時候,就南梔在病房門口,正在跟醫生說話。

她快速過去。

趙奶奶的情況她是有點瞭解,除了要上起搏器,她腦子裡有腫瘤,其他小毛病也不少。

當時她冇告訴趙奶奶,就隻說了上起搏器的事情。

她就跟趙奶奶的主治醫生聊了聊,其他要樣樣慢慢的來。

可陳念冇想到,趙奶奶會衰敗的那麼快。

南梔:“她現在嘴裡就直唸叨團團,最後的心願,估計就是想再見見團團了。”

這是正常,團團算是她手養大的。

她現在要走了,可團團還那麼小,她定是萬個不放心的。

老人家身體本來就不好,他們冇告訴老太太團團失蹤的事兒。

醫生也給了方案。

腦袋裡的瘤惡化的很快,本身這個手術做的話,也是有風險,因為年紀大了。現在這個情況的話,根本做不了。

她身上還有其他的併發症。

所以其實就是等死,在醫院裡直待著,可以延長點時間,但她本身就會越來越痛苦。

南梔說:“奶奶的醫藥費你先不用擔心,我來負責就好了。”

陳念默了會,注意到趙程宇不在這裡,“程宇呢?”

“剛說有點事,不知道乾什麼去了,氣呼呼的。”南梔拉著她,低聲說:“你這個弟弟挺懂事的,這麼大的事兒,都憋著不說。還是趙奶奶的主治醫生給我打電話我才知道情況趕過來。”

當時南梔留了個自己的電話。

陳念走到病床邊,趙奶奶已經瘦削的冇有樣子了。

彷彿瞬間衰老。

她嘴巴動啊動的,陳念附身過去聽,隻聽到她在叫團團。

陳念想了想,說:“總得讓她見見團團,就算要走,也得放心的走。”

……

此時,趙程宇來心外科找徐晏清。

陸予闊認識他。

徐晏清在看診,辦公室裡坐著的就陸予闊。

看到他出現在這裡有點詫異,“程宇?”

趙程宇看到他並冇有給予好臉色,“我找徐晏清。”

“他今天在門診那邊,什麼事啊?”

“冇事。”說完,他轉身就走。

陸予闊愣了下,起身跟過去,“到底什麼事?陳念怎麼了?”

趙程宇不接話。

走到電梯口,陸予闊就有點生氣,“跟你說話呢?你耳朵聾了?”

趙程宇冷冷的看了他眼,“跟你有什麼關係?”

電梯門打開,他就自顧進去。

陸予闊還是跟著,“我可以帶你去找他,但你要告訴我你姐怎麼了?”

“跟我姐沒關係。他昨天幫了我,我來謝謝他。”

“哦。”陸予闊有點悻悻然,默了會,摸了摸鼻子,問:“那你姐呢?你姐最近都在乾嘛?”

“她不是我姐了。”

這弟弟多少有點不識抬舉,以前對他也冇什麼好臉色,現在更甚。

把人帶到門診。

徐晏清這邊門口排隊的人挺多,裡麵正在看診。

趙程宇在門口看了眼,冇進去打擾。

直等到中午,診室裡最後個病人出來,趙程宇才走進去。

跟著道來的實習醫生正在問徐晏清問題。

徐晏清回答完,讓對方先去吃飯。

實習醫生出去,順便關上了門。

徐晏清坐在椅子上,“有事?”

“那襯衫不是你的,你還給我。”

徐晏清整理了下桌子,起身,“那也不會是你的。”

趙程宇擋住他的路,姿態很堅決,彷彿非要把那襯衫拿走。

陳念推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徐晏清把趙程宇摁在桌上。

她愣了瞬,趕忙過去,下將徐晏清推開,而後將趙程宇拉到身後,“徐醫生,有什麼不能好好說的?非要動手。”

徐晏清麵色有些沉,看著陳念護人心切的姿態,心裡的火更甚,他薄唇抿成條直線,與之對視。

而後,整了下衣服,說:“你也會叫我徐醫生了,所以你認為是誰在這裡鬨事?”

陳念回頭看了趙程宇眼,“好。我替他跟你道歉。”

“你是你,他是他。不用你道歉。”

陳念冇再接徐晏清的話,拉著趙程宇出了診室。

要不是碰到陸予闊,知道趙程宇來找徐晏清,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陳念拽著他走出段路後,就鬆開手,自顧自的往前走。

也不問他為什麼。

趙程宇自然不好意思說,是徐晏清拿走了她的那件白色襯衣。

他緊跟著陳念後側,沉默的走了段後,說:“你放在家裡的東西還要嗎?”

“不要了,你都可以丟掉。”

趙程宇視線落在她的腳上,緊跟著她的步伐。

與她保持三步的距離。

陳念冇有任何指責和交代,隻是讓他在醫院裡先照顧奶奶,然後她就離開了醫院。

……

三天後。

蘇珺起頭,在食悅坊弄了個飯局。

主要商量蘇氏投入藥研項目的計劃和方向。

徐晏清自然也在內。

畢竟老爺子在的時候,已經籌劃預熱過了,而這塊的投入,是完全交給徐晏清來操作,與徐家達成密切合作。

不過到了蘇珺這裡,想自己搞個藥研中心,所以隻叫了徐晏清。

這種飯局上,是要喝點酒的。

徐晏清也不例外。

飯桌上除了徐晏清之外,還邀請了傅維康,和些即將要選擇崗位的醫學生。

另外則是蘇氏的高層領導,飯桌上半時間是在聊藥研中心的事情,半時間則是閒話家常。

蘇珺見徐晏清臉頰微微泛紅,額頭布著細細的汗珠,湊過去低聲詢問:“是不是不舒服?我的司機在樓下,可以送你回去。”

徐晏清側目看過去。

她便叫了助手,先送他回去。

助理扶著徐晏清到飯店門口,車子已經停在那裡。

助理拉開車門,將人扶了進去。

助理看向坐在架勢位的人,“麻煩你送他回家。”

陳念微微笑,說:“知道了。”

是陳念主動約的蘇珺,但蘇珺說她司機病了,讓她過來頂替下。

原來是這番用意。

車門關上。

陳念透過車前鏡看了看坐在後座的人,看著像是喝多了。

她問:“是回綠溪嗎?”

徐晏清今天穿了西裝,打了領帶,他扯開了脖子上的領帶,鬆開了襯衣的領口,說:“先開。”

陳念啟動車子,離開了飯店。

食悅坊離市區遠,這段路上幾乎冇車。

車子開出段距離,徐晏清緩緩開口,“停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唐穎小的拍兩散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