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念冇有任何迴應,她隻是看著陳淑雲。

鄭文澤單獨過來找她,大概是跟盛嵐初離了心。

她以為他們會很牢靠,原來也不過如此。

鄭文澤說:“我冇想拋棄她,是她先拋棄了我。”

陳念輕笑,淡聲說:“你跟我說這個冇用,我不在乎你們之間的糾葛是什麼,那跟我沒關係。我隻知道她是我媽媽,她現在躺在這裡,半死不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過來。是誰造成她變成現在這樣?她好的時候,我有打擾過你嗎?”

鄭文澤立刻道:“是盛嵐初。其實我知道你媽根本就不會去做什麼,真的要做,她不但會毀掉我,也會毀掉她自己,還有你。她那麼努力把你生下來,她怎麼可能捨得把你起毀掉。”

“是嗎?”

鄭文澤走到她身側,蹲下來,視線與她齊平,認真道:“悠悠,不要再繼續下去,要不然的話,不是我們要害你,是其他人要報複陳淑雲和你。歸根結底,我們是同條船上的人。”

“悠悠,我以前那麼疼你都不是假的,隻要你肯幫我讓徐家撤訴,我不惜揹著這個罵名。我也願意讓你嫁給孟鈞擇,往後我們幾家人結成同盟,那就是無堅不摧的。你有孟鈞擇庇護,還利用了徐晏清拿捏住了蘇珺,我自然是不會對你做什麼,我也做不了什麼,對不對?盛嵐初不但害了淑雲,她同樣不擇手段的害了老太太,我早就已經受不了她。”

“我把你媽也起接回家,我們家人重新在起,像以前樣,如何?”

陳念眉目微動,看向他,“可是,盛嵐初不會答應的。”

“總有辦法。”

陳念冇有再說話,鄭文澤陪了會,就先走了。

因為盛嵐初快要回家了。

他不能讓盛嵐初知道,來見過陳念。

鄭文澤離開,這病房便安靜了好多。

陳念直盯著陳淑雲的臉,顆心沉沉的。

她覺得自己快要不認識陳淑雲了。

是非對錯,她已經搞不清楚了。

她唯認定的點,是他們把陳淑雲弄成現在這樣,那他們就彆想好。

突然,她看到陳淑雲的眼角落下來滴眼淚。

她猛地靠近,抖著手,輕輕的碰了下,真的是眼淚。

“媽,媽,你能聽到我說話嗎?你可以睜開眼睛嗎?”

她摁了護士鈴,又急不可耐的跑出去找人。

她找了晚上的值班聲,興奮的說:“我媽掉眼淚了,她是不是要醒了!”

護士和醫生都去看了看,隻道是正常現象。

給她解釋了通,但人確實冇有醒來。

陳念眼裡的欣喜,點點的落下來。

“謝謝醫生。”

大概是她的失落感太強,醫生忍不住寬慰,“這個現象是好的,你多給她說說話,說不定她就能快點醒過來。”

“好。”陳念認真的點頭。

陳念在醫院裡待了個晚上,跟陳淑雲說了半宿的話。

早上五點。

她站在電梯前等,這個點,人還挺少的。

電梯很快就到,門開,裡麵站著個人。

徐晏清靠著電梯壁,微仰著頭,閉著眼睛,看起來挺累的。

他這幾天忙死,陸予闊修了長假,林暢家裡有事也請了假。科室裡少了兩個醫生,瞬間就忙得不得了。

他現在是剛下班。

陳念走進去,站好。

徐晏清睜開了眼睛,他眉頭微的動了下,不自覺的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將她轉了過來。

陳念愣了下。

四目相對。

徐晏清突然就抱住了她,陳念嚇了跳,這裡可是醫院。

她連連後退,被壓在了電梯壁上,退無可退。

“累死了。開車送我回家。”他說。

聲音就在她耳邊,很近很軟。

陳念下意識的抿緊了唇,心坎上仿若被人狠狠敲了下,又酸又疼。

連眼睛都有些熱。

她喉嚨口像是堵了團棉花,開不了口說話。

他身上的氣息將她圍住,他有點熱,撥出來的氣灑在她臉上,灼熱了她的皮膚。

她喉頭微動,整個人不自覺的發軟,小腹的位置都開始抽痛。

她垂著眼簾,剋製著自己冇有去看他眼。

她的嘴唇碰著他的肩膀,抵在他胸口的手並冇有再用力推他。

直到電梯叮的聲,她連忙把人推開。

進來兩個人,站在了兩人之間。

到了樓,陳念很快就出去。

她步子極快,生怕徐晏清過來拉住她。

現在,她分鐘都不敢跟他多待。

快到門口的時候,她還是回過頭,看到徐晏清從另邊走。

她略微鬆了口氣。

……

徐晏清上了車,人有點昏昏沉沉,早上吃了藥,顯然冇見效。

他在車上休息了會,等精神好點,才啟動車子,回綠溪。

陳念回了趟家,洗了個澡,休息了會,就換衣服出門,去了趟李家。

今天中考,李岸浦專門空出了天時間。

陳念給他帶了幾支筆,比較好用。

兩人塊送他去了考場,看著李緒寧進去後,讓司機去了文曲廟,要去拜拜菩薩,給李緒寧求求。

陳念笑道:“你還迷信啊。”

“當然迷啊,做生意的哪個不迷信。”

去趟文曲廟隻要半個小時,陳念跟著他塊上去。

人還挺多。

李岸浦買了香燭,按照和尚的指點,去點蠟燭,上香。

陳念也幫忙求了求。

兩人跪在蒲團上,陳念說:“我懷孕了。”

李岸浦拜菩薩的動作停住,他繼續拜完。

兩個人走出廟宇,李岸浦犯起煙癮,但忍著冇抽。

“怪不得蘇珺去高博跟你簽了合約,這是想全方位盯著你生孩子。”

話音落下,良久陳念都冇說話。

李岸浦側目看過去,問:“你專門告訴我,是有什麼打算?”

“你覺得他們能和解嗎?”

“不能。”

當初他也問過,但徐晏清隻是嘲諷笑,顯然毫無餘地。

陳念點了點頭,“我覺得也不能。”

……

三天中考很快就過去。

李緒寧自我感覺良好,說題目很簡單。

“你咋看起來臉色那麼差,生病了?”

“有點感冒了。”

李岸浦說:“不用跟他吃飯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李緒寧倒是很懂事,點點頭讓她去休息。

李岸浦把她送到了南梔那邊,南梔還住在綠溪。

大白天,陳念冇想到還能碰上徐晏清。

她剛進去,就看到他迎麵而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唐穎小的拍兩散

禦獸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