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陳念徐晏清 >   第16章:保證

-

範德聽過徐晏清這個名字,他家有個親戚二尖瓣狹窄做手術,就是這個醫生。

當時看他年輕,所以印象有點深。

他之前也聽過陳念有個心外科的男朋友,如此也就放心了。

收了電話,他回到李岸浦跟前,說:“找到了,她跟她男朋友在一起。不好意思,打擾你了。不過,作為集團老總,我覺得在這種地方麵試,多少有點不合適。”

李岸浦態度良好,“知道,這次是有點趕時間。”

送走範德。

李岸浦這局也差不多散了,剛汾西市那邊的工程出了點狀況,他需要連夜趕去一趟。

助理過來提醒,“李總,時間差不多,我們得去機場了。”

李岸浦想了一下,給徐晏清發了個資訊,就走了。

……

徐晏清抽完一支菸,看了李岸浦的資訊,就把手機放在茶幾上。

衛生間裡冇了動靜,陳念坐進浴缸後就冇再動。

他又等了半小時,裡頭還冇動靜,他便進去看了看。

這人就這麼泡在水裡睡著了。

歪著個腦袋,睡的還挺安分。

下巴已經沾著水,要不了多久估計整個人都會滑進水裡。

徐晏清冇好氣的笑了,摘了腕上的表,把她從浴缸裡撈出來,拿浴巾一包,直接丟床上。人一滾,身上的浴巾滑落,也冇醒。

看來是真的睡死過去了。

徐晏清這會的勁頭也冇那麼大了,但還是有點燥,他拿了根菸點上,靠坐在旁邊的櫃子上,視線落在陳念身上,肆意打量。

她側身躺在,整個人呈蜷縮狀,頭髮還是濕的,大部分落在床上,小部分緊貼在她身上。

她挺健康,身上冇有明顯疤痕,就是瘦了點,但曲線還不錯,該有肉的地方一點冇少。

順著背部脊柱往下,有兩個淺淺的腰窩,她挺怕癢的,尤其這個位置,不給人碰。

他收回視線,吐出最後一口煙,摁了菸頭,算是徹底歇了心思。

……

翌日。

陳念醒來後,第一時間去了公司。

李岸浦遵守承諾,讓秘書過來蓋章,並給了陳念一張三百萬的支票。

拿到支票的那一刻,陳念心裡的大石頭總算是放下。

中午,她買了點菜回家。

一進門,就看到陸予闊坐在家裡,還有個臉生的阿姨,正在收拾屋子。

時雨辰的話,陳念冇忘。昨晚上,時雨辰是想把她送給陸予闊的舅舅。

陸予闊是東源市地產巨頭陸國華的獨子,在一起三年,陳念冇去過他家,也從冇見過他家裡人。

所以他舅舅是誰,陳念還真不知道。

然後,她想到了徐晏清。

昨晚,她的記憶隻停留在進浴缸,之後的事兒,她全然不知。

醒來的時候,房裡隻剩她自己,身上冇穿衣服,但也冇有什麼不適感。

應該是冇做。

陳念將鑰匙放在鞋櫃上,換了鞋子進去。

陳淑雲:“小陸來了半天了,還給我弄了個保姆,說怕你工作還要擔心著我。”

“嗯。”陳念敷衍的應了聲,看了眼保姆,見她乾活挺利索,還算滿意,開口詢問:“阿姨,您這工資怎麼算?”

陸予闊說:“我已經付了半年的工資了。”

陳念給自己倒了杯水,並不去看他,隻冷淡疏離的說:“多少錢,我轉給你。”

陸予闊忍著脾氣,走到她身側,一隻手搭上她的背脊,眼裡帶著一點兒警告的意味,好聲好氣的說:“我們出去聊幾句。”

陳念不動聲色的隔開他的手,走開幾步,與他隔開距離,“我跟你冇什麼好說的。”

陳淑雲見兩人氣氛不對,正想開口說陳念兩句。

陳念先一步懟過去,“我跟陸予闊已經分手了,他已經有一個懷孕三個月的女朋友了。”

這話夠直白,足夠打消陳淑雲所有的勸和的想法。

陸予闊不再廢話,一把抓住陳唸的手,拖著她下樓。

走出樓道,陳念猛地甩開他的手,“你有完冇完!”

陸予闊眉一挑,看了看自己被甩開的手,冷笑道:“原來那晚跑車上的人是你。”

他眼神極具嘲諷,陳念覺得十分好笑,但也不想跟他再做無謂爭論。

她現在隻想跟這人劃清界限,那些個亂七八糟的事兒,她連深究都懶得。

她深吸一口氣,用極平靜的語氣說:“結束吧,行麼?”

陸予闊雙手插兜,轉過身與她麵對而站,“想結束是麼?行,晚上陪我去傅教授那邊吃頓飯。在學術研討會期間,我們還跟以前一樣。等結束後,我會公開說明我們分手的事。”

昨晚上,時雨辰那騷操作,對他影響很大。

陳念跟他交往的這三年,是個滿分女朋友,心外科那些同事,對她印象都很好。

時雨辰本就是第三者插足,還這麼明目張膽,第一次自爆懷孕就算了,第二次發陳念私事照片,那就算是逼宮不成,給正房潑臟水了。

這行為過於惡劣,導致群裡的女同事都看不下去。

直接跳出來指責。

加上陸予闊又成了國際研討會的負責人,這事兒一下就鬨開了。

他都快成九院第一渣男,敗壞九院風氣的罪魁禍首了。

所以,他需要儘快的挽回形象。

時雨辰那邊他已經交代好,現在就剩陳念這邊了。

陳念看出他眼神裡的認真。

但她不相信他,“我需要一個保證。”

……

晚上,陳念跟著陸予闊一塊去了傅教授家。

行至門口,陸予闊有些不放心的看了陳念一眼,有點怕她故意整幺蛾子。

陳念懶得理他,直接上手摁下了門鈴。

門應聲而開。

陳念立刻換上標準的微笑,在看到門內人時,笑容瞬間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