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藩王又是想起了剛剛範清遙握緊酒盞,指尖泛白的模樣。

“一個糟糠而已,能有什麼異常?”麵對婁乾的疑問,藩王卻是搖了搖頭,剛剛他確實懷疑清平郡主的舉動似太過緊張,但是現在想想怕是怒極所致,不然也不會在主營帳裡鬨出那麼一出了。

說白了,還是因為自己的身份被雲安郡主給比下去了,心裡不平衡麼。

婁乾見藩王如此說,倒是並不曾再詢問。

林奕見範清遙一瘸一拐地走出營帳,正要上前攙扶著,卻見一個小兵當先走了過去,似是激動萬分地道,“清平郡主剛剛毫升威武,小的佩服,請準許小的攙扶清平郡主回營帳休息。

範清遙麵色淡淡,“勞煩了。

林奕見此,隻得收回了腳步。

轉頭朝著營地放眼望去,那些一路對鮮卑隨行軍退讓的西涼將士們,已徹底挺直了腰板,雖冇有跟鮮卑隨行軍發生正麵衝突,但其周身散發出來的淩然正氣,卻是讓鮮卑隨行軍不敢觸碰的。

僅憑幾句話方可鼓舞將士徒生這種氣勢……

清平郡主這嘴……

當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啊!

因西涼將士氣勢高拔,鮮卑隨行軍自不似剛剛那般放縱。

眼看著清平郡主從麵前走過,鮮卑的隨行軍連多看一眼都是不敢。

範清遙走出眾人的視線,卻並不曾回到軍營,而是由小兵攙扶著來到了馬棚。

佯裝成小兵的狼牙已恢複了本聲,“主子,就是這裡了。

範清遙走進馬棚,於自己所乘坐的馬車前慢慢蹲下she

果真看見了那散落在馬車下的淩亂捆繩。

火光之下,那手腕粗細的繩子上可見清晰血跡,有的地方甚至早已磨爛!

足見笑顏這一路吃了多少的苦!

陣陣無法言喻的酸澀頂上喉嚨,範清遙咬緊牙關才剋製住心口的陣痛。

狼牙壓低聲音,小心謹慎地道,“屬下無能,趕來時已不見二小姐蹤跡,馬棚入口處腳步雜亂,也無法分辨二小姐究竟是往那邊離開,更冇辦法推算出二小姐究竟是獨自一個人離去,還是……”

範清遙心中一震,“馬上回營帳!”

如果笑顏當真是平安離開這裡的話,必定會悄悄潛入進她所住的營帳。

帶著最後的一線希望,範清遙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之中,奈何營帳內冰涼黑暗,毫無任何的人氣。

範清遙捏緊雙全,目疵欲裂。

笑顏,果然是被人帶走了。

狼牙自責地低著頭,“待將士們休息,屬下定當仔細搜查,一定……”

冇等狼牙把話說完,範清遙直接打斷,“不可!如今這軍營之中不但有西涼的精兵更還夾雜著鮮卑隨行軍,一旦你暴露,那麼牽連其害的就是花家滿門。

若被人發現花家下屬擅自探查軍營,皇上必會斬殺花家滿門以解猜忌!

花家纔剛爬上浮木,本欲不穩,根本賭不起!!

範清遙深呼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花家要保,笑顏要救……

不能亂。

“笑顏的事情我自有章程,你先隱藏在西涼精兵之中,有事我自會在手腕上繫上手帕,切記!無論我出任何事情,隻要我冇看見我的信號,你都不準擅自行動!”花家在上,笑顏在前,她的安危便已顯得是那樣的微不足道了。

況且踏此征途,她早已做好赴死之心。

狼牙跟隨在花耀庭身邊半年,得花耀庭真傳,如今不過隻是潛伏在軍中隱藏自己的身份,對他來說並非難事。

範清遙隨著狼牙的離開,熄滅了營帳內的燭火。

黑暗之中,她靠站在窗邊屏氣凝望著主營帳的方向。

主營帳內,百裡鳳鳴跟婁乾推杯換盞。

婁乾滿身疲憊,卻仍坐在席位上陪同著,眼看著百裡鳳鳴已醉眼迷離,才讓人撤下宴席,並讓林奕進來攙扶百裡鳳鳴離開。

回鮮卑之前,他還有一件要事必做,自希望少一雙眼睛盯在他的身上。

哪怕那個人怯弱膽小自負無能,他也不可掉以輕心。

婁乾剛回到營帳內,便是看見有人動過自己的書案。

他警惕地伸手掃開書案上的硯台,一封信赫然顯露而出,拿起快速端看,緊抿著的唇角纔是露出了一絲譏諷的笑容。

西涼的那位三皇子當真是個沉不住氣的啊。

不過算起來時間也差不多了,是時候該著手開始準備了。

營地裡,忽然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聲音。

婁乾聽聞有腳步由遠及近地響起,迅速將手中的信扔進了燭台之中,纔是佯裝無事地走出了營帳。

看向鬧鬨哄的遠處,婁乾擰眉詢問,“出了什麼事?”

看守在營帳外的鮮卑隨行軍回稟,“聽說是西涼太子嘔吐不止,西涼擔心太子身體承受不住,便是去叫清平郡主前往診治。

“廢物。

”婁乾譏諷地勾了勾唇,欲轉身回到營帳之中,卻忽然聽聞身後有幾名士-兵氣喘籲籲地跑了過來。

“三殿下,屬下們有要事稟報!”

範清遙在林奕的攙扶下進了百裡鳳鳴所居住的營帳。

營帳內,百裡鳳鳴正斜靠在臨時搭建的木床上,長眸微磕,胸口起伏,如詩似畫的麵龐染著難以一見的潮紅。

這怕是真的醉了。

範清遙拎著藥箱靠近,估計是聽見了腳步聲,百裡鳳鳴的聲音裡是以前從不曾有的嚴厲和鋒利,“誰?”

“範清遙。

百裡鳳鳴循聲睜開眼睛,幽沉的雙眸在看見範清遙的瞬間又軟了下去。

“來得倒是快。

”看著走到麵前的範清遙,百裡鳳鳴微微坐起了幾分身體。

“你喝得太多了。

”範清遙打開藥箱,將早已準備好的解酒凝丹遞了過去。

“假戲真做才能以假亂真。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接過丹藥未曾多想的服下,隨後纔是再次閉上了眼睛,等待著那陣陣頭暈目眩的感覺漸漸消失。

在主營賬內聽聞見範清遙說的最後一句話,他便是明白她留下了暗語。

奈何婁乾此人太過小心謹慎,若直接將範清遙找入營帳,隻怕要引起婁乾揣測,索性百裡鳳鳴便是將不聞世事進行到底,以醉酒當藉口。

微微涼的小手伸進百裡鳳鳴的衣袖,在指尖搭上他手腕的同時,範清遙的聲音也隨之響起,“我二姐偷偷藏於馬車下跟隨大軍出行,隻是我外祖派來的人並未曾找到她。

百裡鳳鳴再次睜眼,醉意已消退了多半,“懷疑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