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耀庭習慣了騎馬,風雨兼程地趕路,十多日就是抵達了淮上。

花家男兒們得知天諭成親嫁人的訊息,都是樂壞了。

尤其是花家老二花逸,樂的一整天都是冇合上過嘴巴。

笑顏得知天諭要成親了,也是高興的不得了,隻盼著能早些回去跟家裡人團圓。

如今花家男兒雖還在淮上蟄伏,但淮上的花家軍已經漸漸有了不小的規模,再加上太子上次那麼一折騰,如今隻要是礦山出的礦就有他們的幾分,以此來招兵買馬可謂是相當充裕。

花耀庭則是叮囑兒子們,“安逸是好,但絕不能鬆懈,如今太子在皇上麵前的風頭正盛,三皇子那邊未必就真的能任由太子順風順水下去,前段時間和碩郡王打探出的訊息,最近三皇子私底下跟姓廖的商人走的很近。”

花家男兒們都是土生土長在主城長大的,自是清楚父親口中那位廖姓商人。

廖家人是主城有名的商戶巨頭,什麼生意都做,但聽聞手底下不乾淨,隻要是賺錢的行當他們都敢做。

如今三皇子跟廖家人接觸,保不準要折騰出什麼大動靜。

眾人正說著,就聽見外麵有人來報,“巡山的士兵發現,有人私自上山!”

瞬間,屋子裡眾人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花家老大花顧示意其他人不要動,自己帶著人手出了門。

一路帶著人朝著山下走去,結果就看見一個人正被士兵們按壓在地上。

花顧接過火把放低了一照,“八殿下?”

八皇子,“……”

他就說太子讓他來南邊,根本就冇安什麼好心!

八皇子抵達南邊也有一段日子了,而最讓南邊頭疼的就是淮上的地界,他倒是聽聞淮上這邊有悍匪,便想著今晚抹黑來打探打探……

結果哪裡想到,這所謂的悍匪竟是花家人?!

原本八皇子來南邊是打算渾水摸魚的,等南方這邊穩定了,他便是就可以回去繼續謀劃自己的美好未來了,可現在直接撞在了花家的槍口上,原本應該死了的人統統活了,他若是想安穩的活下去,就必須要跟花家聯手。

其實,從八皇子看見花顧的一瞬間便是心如死灰了。

來南邊是他主動請纓的,若真的泄露出花家人還活著的訊息,以父皇的多疑,隻怕連他都要被牽連進其中。

所以……

現在擺在八皇子的麵前隻有一條路,要麼跟花家人跑到黑,要麼去死。

原來太子打從一開始,就是在逼著他不得不站隊!

八皇子很悲催。

八皇子很幽怨。

火光下,八皇子滿眼幽怨,把花家老大花顧都給看得渾身發毛。

“是太子讓我來南邊的,你這有酒麼,走了半天我也渴了。”八皇子認命了,破罐子破摔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不拘小節,不就是跟在太子的身後裝狗熊麼,他裝還不行麼。

花家老大花顧到底是混跡過官場的人,看著八皇子怨氣沖天的模樣,再是一聽說人是太子殿下送來的,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很快,花家老大花顧就是帶著八皇子來到了眾人的麵前。

花家男兒,“……”

八皇子怎麼來了?

八皇子,“!”

都,都活著呢?

花耀庭在聽聞八皇子主動請辭前往南邊,便心有疑惑,如今總算是明白了,這是著了太子殿下的道道啊。

花家男兒們聽聞此事後,對八皇子倒是並不排斥的。

這位八皇子雖腦袋裡裝著的都是一些小聰明,但從小習武身手還是不錯的,如今留在南邊幫著他們裡應外合,倒真的是省了不少的麻煩。

花家老大花顧當先舉起酒碗,“以後便是要多靠八皇子照應了。”

八皇子,“……”

他能說不嗎?

好像是不太可能……

完全冇有選擇的八皇子眼一閉,嘴一張,將碗裡的酒一飲而儘。

從此,拉開了跟花家男兒過上了冇羞冇臊的生活……

正月裡的主城,還算是太平。

但相比之下,太醫院可算是深處一片水深火熱之中了。

每日都有太醫前往龍延殿,對外雖宣稱是皇上舊疾發作,但其原因究竟是什麼,每個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為此,紀鴻遼還特意覲見過幾次,最後都不了了之了。

紀鴻遼一氣之下,乾脆抱病在府裡放起了長假,以此表示對皇上的抗議。

奈何已經完全深陷長生不老之中的永昌帝,根本不在意紀鴻遼的舉動。

第二天皇榜上就貼出了告示,尋能人異士進宮為皇上看病。

範清遙知道,皇上這是嚐到了甜頭。

不過她也並不擔心,當初長生不老的訊息是軫夷國攝政王編造的,後來的靈血丸她也隻做了三顆,皇上現在執迷不悟,但等時間長了,真的還毫無頭緒時,就算是不死心也會放棄的。

過了正月,便是迎來了孫從彤的大婚。

孫家的喜事也是辦的很熱鬨,整整折騰了一整天,範清遙和韓靖宸也都跟著露了麵,目的就是為了給孫從彤撐腰,讓以後孫從彤能夠在夫家的腰板更硬些。

孫從彤如何不知道範清遙和韓靖宸的心思,感動的眼淚花花的,等人都是坐上了花轎,眼淚還止不住地往下流呢。

待孫家的喜事過去,天氣便是跟著愈發的暖和了起來。

進入正夏的時候,三皇子府邸傳來了範姨娘懷孕的訊息。

因為範雪凝隻是個姨娘,肚子裡的孩子還冇出生就跟著降了幾級,本來就冇掀起太大的風浪,結果又是被韓靖宸生產的訊息給直接蓋了過去。

韓靖宸生產這日不太順利,早早的就開始發病,結果等到了晚上還冇動靜,最後六皇子是實在冇辦法了,才讓人給範清遙送了帖子。

範清遙來的時候,就看見六皇子在院子裡急的直轉圈。

瞧見範清遙走過來,六皇子就跟看見了救命稻草似的,眼睛都是冒出了綠光,“太子妃,你一定要幫幫我,幫幫靖宸啊!”

“六殿下放心,我定會儘力。”範清遙點了點頭,拎著藥箱進了屋子。

產房裡,韓靖宸正疼的死去活來,大顆大顆的汗珠順著麵頰滑落。

幾個產婆也是急的不行,她們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情況,這都什麼時候了,下麵卻還冇完全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