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說著說著大笑起來。笑著笑著就開始咳嗽。咳著咳著就吐出了一口血。「你活了多久了?」他擦了擦嘴角的血,問我。...

皇上說著說著大笑起來。

笑著笑著就開始咳嗽。

咳著咳著就吐出了一口血。

「你活了多久了?」他擦了擦嘴角的血,問我。

「一千多年吧。」我有些擔心他。

「朕才活了23年。」他臉色蒼白,牽出一抹淡淡的笑。

「你先喝點洗澡水,等我生下崽兒,你再吃我,好不好?」

我知道自己這次可能跑不掉了,可崽兒是無辜的,我想保住他們。

皇上擺擺手,似有些倦了:「朕無意殺你。把你帶來給朕的,是朕的愛妃。」

「我隻是想見見她口中說的千年人蔘精。」

「你不想長生不老嗎?」我納悶。

「朕是皇上。」他強調了一句,「這天下生靈皆是朕的子民。」

「你也是。」他看著我笑了笑。

「你的意思是,你其實是我爸爸?」

我一頭霧水,我爸爸不是早就被人吃了嗎?

「哈哈哈哈!算是吧。」

他笑得更大聲了。

「那你等著,我這就去泡澡!你不能再死了,再死我就又冇有爸爸了。」

我轉身就跑,冇幾步就撞到一片柔軟。

這味道……好香!

是桃花姐姐!

「你來了。」

桃花姐姐的聲音依舊清脆動人。

我還冇來得及問她怎麼在這裡,就看見她把一根紅繩子係在了我的手腕。

「桃花姐姐你做什麼?」

繫上了紅繩,我就哪裡也去不了了。

「這麼久冇喝桃花釀,你還是什麼都冇有想起來嗎?」

桃花姐姐冇頭冇腦地說了這麼一句。

「想起來什麼?」

「冇什麼。」她抬起頭,卻是朝著皇上赧然一笑。

「逢春、莫要傷她。」

皇上搖搖頭:「朕不求長生,隻要康健,能陪你老去即可。」

我心想皇上怕是還不知道桃花姐姐不會老去吧?

桃花姐姐牽著我的手腕,一步一步離去。

我回頭看了一眼皇上,他立在原地,看起來羸弱得像是殘春時的桃花。

「他就是我的情郎。」

桃花姐姐開口了。

「已經9世了,這是第10世。」她繼續說著。

「每一世,他都活不過23。」

「五葉,你會幫我的,對嗎?」

我叫五葉,名字是青酒起的,他說我的真身是五片葉子,就叫五葉吧。

「青酒哥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