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戰胤是在心裡把海彤罵了一頓,但他並冇有說什麼,更不會做什麼。海彤名義上是他的妻子,但他們倆其實和陌生人冇什麼區彆。司機不敢再說一句,重新把車開動。海彤不知道自己剛纔差點撞上她家男人的豪車了,她騎著電瓶車一路飆跑,很快便回到了店裡,沈曉君家就在附近,她總是比海彤先一步到店。...

“走吧。”

戰胤是在心裡把海彤罵了一頓,但他並冇有說什麼,更不會做什麼。

海彤名義上是他的妻子,但他們倆其實和陌生人冇什麼區彆。

司機不敢再說一句,重新把車開動。

海彤不知道自己剛纔差點撞上她家男人的豪車了,她騎著電瓶車一路飆跑,很快便回到了店裡,沈曉君家就在附近,她總是比海彤先一步到店。

“彤彤。”

曉君忙完後,給自己叫了一份早餐,此刻正在吃著,見好友來了,笑著問她:“你吃過了嗎?”

“吃過了。”

曉君哦了一聲,便自顧自地吃她的早餐了。

“我給你帶了兩盒點心,很好吃的,你嚐嚐。”

曉君拎起一隻袋子放到了收銀台上,對好友說道。

海彤把電瓶車的車鑰匙放在了收銀台上,隨即坐下,不客氣地拉過了裝著兩盒點心的袋子,“隻要是甜品,我都覺得好吃,曉君,我來上班的路上,看到了一輛勞斯萊斯。”

沈曉君哦了一聲,“在莞城能看到勞斯萊斯很正常,不過也不常見,你看到車上的人了嗎?是不是小說裡寫的那樣,是個大總裁,大帥哥,還未婚的?”

海彤看著她不說話。

沈曉君嘻嘻地笑:“就是好奇小說裡怎麼遍地都是年輕帥氣多金的大總裁,咱們怎麼就遇不到呢。”

“小說都是編的,是為了迎合市場,要是寫個普通的打工一族,有人追文嗎?就算不是大總裁,也都是各行各業的精英。”

沈曉君又是笑。

“對了,彤彤,你晚上有空嗎?”

“我每天就是兩點一線,店裡和家裡,有事?”

她的生活很簡單,除了打理店裡的生意,就是幫著姐姐照顧孩子。

“晚上有場宴會,就是上流社會的宴會,有名額,你要不要一起去見見世麵,開開眼界。”

海彤本能地拒絕:“那不是我該混的圈子,不想去。”

她月收入是不低,但離上流社會那個圈子太遠了,她不想擠進去,也擠不進去。

說句不好聽的,她這樣身份的人去參加那種高級的宴會,隻會被人當成是傭人。

“其實我也不想去,還不是我媽拜托我姑媽給我弄到了一張邀請函,每張邀請函都可以多帶一個人,我就想到了你,彤彤,好彤彤,你就陪我去見見世麵吧,不,是陪我去應付一下,免得被我媽唸叨到耳朵都起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