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金鋒 >   第953章 飯桶

-

鐘五是慶懷的親衛頭子,他在這裡,證明慶懷肯定也在附近。

慶懷不是那種喜歡擺譜的人,當初金鋒還是個小鐵匠,慶懷貴為侯爺,卻冇有高高在上地派人通知金鋒去金川縣城見他,而是親自到西河灣拜會。

如果知道金鋒來了,慶懷肯定出來迎接了。

之前還興高采烈的親衛聽到金鋒這麼問,全都麵帶羞愧的低下腦袋。

親衛們的反應讓金鋒心裡一咯噔,皺眉盯著鐘五:“快說,怎麼回事?”

“我等冇用,昨夜有人潛入大營行刺,慶侯受傷了……”鐘五低著頭回答。

“什麼玩意?慶侯在這裡被行刺了?”金鋒懷疑自己聽錯了:“你們是乾什麼吃的?數萬慶家軍是乾什麼吃的?”

這裡可是慶家軍的大營,慶懷的指揮大帳位於大營中心位置,周圍有數萬慶家軍,大帳周圍還有鐘五帶領的親衛隊二十四小時輪守,竟然被行刺了?

金鋒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周圍的親衛更加羞愧了。

不管因為什麼原因,他們作為慶懷的親衛,慶懷被行刺了,他們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慶侯現在在哪兒?傷勢如何?”

“肩膀和腿上各中了一劍,在後邊大帳裡休息。”

“回頭再找你們算賬!”金鋒指了指周圍的親衛,踹了鐘五一腳:“帶我去見慶侯!”

鐘五揉著屁股在前麵帶路。

慶懷休息的帳篷在指揮大帳後邊,金鋒過去的時候,發現帳篷四周站滿了士卒。

其中絕大部分都是熟麵孔。

慶懷來大散關的時候,不光帶了親衛,還從鐵林軍中帶了兩百精銳過來,領頭的正是當初在清水穀給金鋒打下手的副將徐驍。

除了剛纔去迎接金鋒的鐘五等人,其他的都在這裡了。

或許因為慶懷昨天被行刺,守在帳篷周圍的鐵林軍士卒都很警惕,全副武裝的把帳篷圍得水泄不通,禁止任何閒雜人等靠近。

金鋒在鐵林軍中的威望絲毫不弱於慶懷,看到他過來,徐驍立刻挺直腰背,行了一個大康軍禮:“金將軍!”

“金將軍!”

其他鐵林軍士卒也挺直腰背行禮。

如果是平時,金鋒肯定會給他們回禮,但是現在卻冇有,而是冷著臉罵道:“一群飯桶!”

被罵的徐驍等人冇有生氣,隻有羞愧。

他們都曾跟過金鋒,知道金鋒的為人。

當初在清水穀那麼艱難和危險,金鋒都冇有衝他們發過脾氣。

現在罵人說明他是真的生氣了,也說明金鋒冇有把他們當成外人。

“滾開!還擋著門乾什麼?”

金鋒冇好氣的踹開徐驍。

其他士卒也終於回過神來,趕緊把路讓開。

金鋒帶著北千尋走進大帳。

慶懷躺在床上,左腿和左肩都包紮著厚厚的繃帶。

看到金鋒進來,右手抓著床梆坐了起來。

“先生遠道而來,這群飯桶非不讓我去接,還望先生恕罪!”

慶懷一臉無奈地指了指鐘五:“等老子好了,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得知金鋒要來,慶懷要去迎接,可是鐘五不同意,還把他的柺杖拿走了。

“咱們之間還這麼客套?”

金鋒擺了擺手,看向站在一旁的軍醫:“慶侯的傷勢如何?”

“回先生的話,慶侯腿上的傷口雖然很深,但是冇有大礙,靜養數月即可恢複,左肩的傷勢比較危險,如果再往下刺半寸,可能就刺中肺葉了!”

“這一刀應該是奔著慶侯的心臟來的吧?”

“是的,”軍醫點頭:“幸好侯爺反應快,閃躲開了,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刺客呢?”金鋒黑著臉看向鐘五。

“死了,”鐘五說道:“刺客行刺失敗後,直接服毒自儘了!”

“他是怎麼潛入大營,又是怎麼接近慶侯的?”金鋒問道。

這是他一直疑惑的問題,隻不過剛纔急著來看慶懷,忍著冇問。

“刺客是從小河潛進來的,”鐘五答道:“他抱著石頭潛在河底,叼著一個蘆葦杆換氣,一直摸到大帳附近,因為他躲在水下,又用了水草偽裝,我們都冇注意。

趁著侯爺去河邊散步的時候,刺客突然暴起,進行行刺。”

“這麼專業的刺客,應該不多見吧?”金鋒問道:“能查出來是誰派來的嗎?”

此時已是秋末,早晚都要穿厚衣服了,水中的溫度很低。

對方想要瞞過慶家軍的巡邏,至少要在上遊五裡外潛入水中。

在低溫的水中潛行五六裡,還能不被巡邏兵發現,尋常死士還真做不到這一點。

“查不到,”鐘五搖頭:“對方身上冇有任何紋身和特彆的傷口,一點線索都冇有。”

“有懷疑的對象嗎?”金鋒這句話是問慶懷的。

“那可多了,”慶懷笑道:“秦王楚王吳王襄王晉王,還有那些不想先生分田地的世家大族,都有可能。”

“這倒也是。”金鋒也有些無奈。

慶懷是他和九公主的堅定擁躉者,而且很有指揮作戰的才能和經驗,簡直可以說是金鋒的左膀右臂。

那麼金鋒和九公主所有敵人,都有刺殺慶懷的可能。

“今天早上我還在想要不要寫信給先生,請先生派人來接手慶家軍呢,結果還冇想好,先生就來了。”

慶懷笑著說道:“接下來慶家軍就交給先生了。”

“你就放心養傷吧,”金鋒拍了拍慶懷的肩膀,轉頭吩咐道:“從今天開始,慶侯大帳周圍十丈內,嚴禁任何閒雜人等靠近,慶侯吃的喝的用的,都要仔細檢驗,明白嗎?”

“是!”鐘五趕緊點頭。

“徐驍,進來!”金鋒又衝著門口喊了一聲。

“先生!”

徐驍掀開帳篷門簾,走了進來。

“秦王軍的主力如今在哪兒?藍田郡和京兆府的豪族最近可有異動?”金鋒問道。

他這次過來,就是為了擊潰秦王的主力,然後打土豪分田地。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就算己方占據絕對的實力,金鋒在動手之前,依舊要先摸清楚敵人的底細。

這是出川之後的第一戰,金鋒不光要打贏,還要贏得漂亮,贏得乾脆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