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零七個月,宋芊沐刑滿釋放。高牆外的陽光很刺眼,可她必須迎上去,任那太陽焚烤她的心。宋芊沐穿上曾經工作裝,走進了顧氏大廈。前台已經換人,“小姐,麻煩你登記一下。”...

兩年零七個月,宋芊沐刑滿釋放。

高牆外的陽光很刺眼,可她必須迎上去,任那太陽焚烤她的心。

宋芊沐穿上曾經工作裝,走進了顧氏大廈。

前台已經換人,“小姐,麻煩你登記一下。”

宋芊沐朝著前台小姐笑了笑,“我是你們總裁顧景霆的*,他讓我隨時可以去找他。”

宋芊沐的眉,風情一挑,不顧前台小姐詫異的神情,踩著高跟鞋走向電梯。

顧氏很多舊人,看到宋芊沐時也是詫異,“宋秘?”

宋芊沐嘴角職業的扯了個弧度,這些人還記得她?也真是難得,當初顧景霆要告她的時候,希望他們能幫她作證,冇有一個肯站出來。

“嗬,你不是坐牢去了麼?到這裡來乾什麼?”

“就是,公司對泄露機密的人,永不錄用的。”

“我來*你們老闆,讓他重新給我一份工作。”宋芊沐電梯樓層到,瀟灑的走了出去。

眾人瞠目結舌。

總裁辦公室的門被敲響,顧景霆頭也未抬,“進來。”

宋芊沐走進去,關上門。

高跟鞋踩在地毯上,聲音有點悶,顧景霆放在鍵盤上的手頓住,抬頭。

饒是鎮定,顧景霆頓住的手指還是忍不住顫了顫。

宋芊沐!

依然化了精緻的妝,看得出皮膚比以前黑了些,人瘦了。

她看著他笑,很是風情,可眼睛裡的光芒不似曾經,像被歲月砂磨過。

“我出獄了。”宋芊沐笑著,一步步接近顧景霆。

顧景霆往後一靠,眯著好看的眸子,凝著宋芊沐,“不是說兩清了?又來找我做什麼?”

宋芊沐輕輕一抬屁股,坐到了顧景霆麵前的辦公桌上,她摸著自己的耳垂,“我問你要點錢,你願意賞點給我嗎?畢竟一個以侵犯商業機密罪入獄的總秘,怕是哪家公司都不會要的,短時間內找不到工作,不如你給我點錢?”

顧景霆眸色暗下來,宋芊沐的手拉起顧景霆的手,我在手心裡,“不讓你白給,你問問外麵那些女人的市場價,我不多收。”

說完,她不忘朝著他妖嬈一笑。

有什麼東西,又尖又刺的,一下子紮在肺上,顧景霆感覺吸上來的一口氣,有點疼。

他甩開宋芊沐的手,“宋芊沐,立刻從我這裡滾出去!”

宋芊沐仰頭大笑,笑聲如銀鈴,脆脆的,又有幾分風情,她抬高自己的手放在空中,翻來覆去的看。

“景霆哥怕是嫌棄我皮膚冇有以前細滑了吧?也是,監獄裡呆了兩年多,什麼事情不做呢?這雙手,豈止是手背不光滑了,手心裡都有繭子了,像景霆哥這樣的男人,什麼女人找不到呢?”

她說完,不忘狡黠的睨著坐在總裁椅上的男人,“是不是?”

顧景霆的臉色極度難看,他以為再次見到宋芊沐,以她的性格,她怕是會提刀來殺。可是她冇有。她穿著過去的工作服,走進他的辦公室,她正在解開她的鈕釦,瘦了,胸脯也不如曾經那樣飽滿得要跳出來。衣服遮住的身體,依然很白,一如曾經。身體裡一股熱流卷著雄性荷爾蒙的浪潮亂竄。宋芊沐拉高短裙,像以前一樣熟練的抬腿坐到了顧景霆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