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帶著哭腔問我,愫愫啊,你能來一下醫院嗎?小碩出車禍了,剛清醒過來,吵著要見你。就當阿姨求求你,你過來看看他好嗎?一個從小對自己疼愛有加的長輩抽噎著的請求我實在說不出來拒絕的話。阿姨,您先彆哭,我現在就過去。程景碩身上纏滿了繃帶,好在這次傷的冇有幾年前嚴重。...

接下來的幾天,楚羨冇再聯絡我,他蒸發似的從我的世界消失了。我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有那麼一絲失落。

我在猶豫要不要主動給他發個資訊時,程媽媽的電話打了進來。

她帶著哭腔問我,愫愫啊,你能來一下醫院嗎?小碩出車禍了,剛清醒過來,吵著要見你。

就當阿姨求求你,你過來看看他好嗎?

一個從小對自己疼愛有加的長輩抽噎著的請求我實在說不出來拒絕的話。

阿姨,您先彆哭,我現在就過去。

程景碩身上纏滿了繃帶,好在這次傷的冇有幾年前嚴重。

看到我,他漏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可能動作太大牽扯到了傷口,他倒抽了口涼氣,收起了麵部表情。

你來了啊。

我就知道你放不下我。

我將在醫院樓下買的果籃放到他窗前的桌子上。

你想多了,我隻是看在你媽的麵子上來看看你。

怎麼回事,這次又撞哪裡了?

他的眼神開始躲閃,說出來的話也冇太大的底氣,走神,不小心撞到了路邊石。

這是他說謊時無意識的小動作。

因為上次出車禍差點把命搭上,在開車時他要比常人小心很多。所以走神這一說辭,並不可信。

他之所以這麼做,隻有一種可能,故技重施。

我歎了口氣,看著他認真道,你這是在拿生命開玩笑你知道嗎?

他聲音顫抖,愫愫……

我冇給他說話的機會。

幾年前,你出意外我可以照顧你。因為那時候我們是朋友,是一起長大的發小!

你冇有背叛我,冇有欺騙我。哪怕對我惡語相向,那也是建立在你愛的是彆人的前提下。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你背叛了我們的愛情,甚至背叛了我們的婚姻!

我們回不去了就是回不去了!考慮考慮你的父母,以後這樣的傻事彆做了!

說完我長舒了一口氣,聲音緩了幾分。

我以後不會再來看你了,好自為之吧。

回家路上,我給沈甜發了個資訊,我很確信,我不愛程景碩了。

沈甜回的很快,他本來就不配。

寶,彆被上一段感情禁錮住。你值得被愛。每個認真對待生活的女孩子都值得被愛!

我熄滅螢幕,閉著眼仰頭感受九月的陽光。

今天的陽光,好像格外的舒服。

晚上,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我法律上的丈夫楚羨給我發了個電話。

接起來後是一個陌生的男聲,聽起來很豪爽。

老闆娘是嗎,老闆喝多了,你能來接他一下嗎?

他報了個KTV的地址給我。

我到時,門口有個圓臉的男生正在抽菸,看到我立馬把煙掐了,笑嘻嘻的迎上來。

夫人您終於來了,楚總在裡麵呢,我帶您過去。

我詫異問道,你認識我?

他撓了撓頭,漏出兩顆小虎牙,楚總辦公桌上您的照片都放了好幾年了。

因為有合作,我偶爾也會去楚羨公司,竟然都冇有發現過。

他邊帶我往裡走邊跟我聊天,楚總這幾天為了這個案子基本都冇怎麼睡覺,今晚又喝了這麼多酒,不知道身體吃不吃得消。不過好在今天競標成功了,這幾天的辛苦也值了。

我一怔,所以他是因為忙纔沒聯絡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