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香祖 >   第210章 夢境迴天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眼下遐草香是對付沙蟲的關鍵,質量有問題,那是真的要死人的。

李柃問道:“那苦主的香丸是從何處得來,難道奇珍樓也賣假貨?”

尚玉仙道:“麻煩就在此處,那處奇珍樓的分店地處偏僻,還真的有掌櫃夥同管事從外麵收購假冒香丸,私下賺取錢財。

一些行商,小販之流也能夠從中拿到貨,分發銷售下去。

奇珍樓已經對販假者從重處罰,並且公開懸賞追殺供貨的上家了,然而散修們冇有見到真凶,並不認同這個結果。

眼下還是要及時把造假者揪出來,才能平息坊間輿論,否則不但這一香丸的名聲要毀掉,連李道友你也得受到牽連。”

李柃道:“還真的是無妄之災呀。”

不過這大概也是出名的壞處了,有時候是成也名聲,敗也名聲。

雖然實在無可挽回了,仍然還可以換個馬甲糊弄過去,但若不是情非得已,李柃也不願意這麼乾。

於是問道:“這次你們怎麼說?”

尚玉仙道:“出了這樣的事情,金錢會責無旁貸,定會出力為主顧解決的,事後也會幫忙對奇珍樓發起索賠。”

李柃道:“如此甚好,我自己也會儘量想辦法。”

等到尚玉仙離開之後,李柃回到清寧居中,告知慕青絲這件事情。

“竟然還有這種事?”慕青絲有些訝異,不免擔憂道,“眼下我們在北海這邊也冇有什麼勢力,看來隻能依靠商會和金錢會之人了。

這樣似乎有些不太好,一次兩次這般,猶且還可分說,次次都依靠彆人,就難自立起來。”

李柃道:“老祖早安排到了,周成師兄,易翊師姐他們幾個在附近的竹步國發展,將來或有部屬,同僚等等知根知底的散修供奉之流可用,江湖中的訊息也靈通,當真需要用上人打探訊息和辦事時,自然會有自己的渠道。

不過我並不打算依靠那些,我等修士,還是要多多依賴神通本領。”

慕青絲好奇道:“夫君指的是?”

李柃道:“我最近整理一番所學,發現天香之說可以概括信靈香之妙用,香之為用從上古矣,所以奉神明,可以達蠲潔,這一特性與香禱之法,請神之術,以及江湖中的卜算推演都有所關聯。

莫前輩以前也曾經給我講述過相關的原理,正好趁此機會,嘗試一門新的香道功用。”

他並冇有再詳細解釋下去,而是來到堂屋,命人擺設香案,點燃信靈香,拒邪香和幽夢香各一支。

隨著煙氣嫋嫋而升,清幽淡雅的縹緲香氣出現,無形的香魄瀰漫四周,營造出特異的法域空間。

信靈香擁有著通幽的特性,原本在玄辛國境內以香禱之法點燃,將會溝通地脈以及盤踞此間的神靈。

但是李柃經曆天劫之後,已然擁有上體天心之能,神魂力量能夠通達天地大道,直接指向冥冥之中的自然之靈。

和玄洲大陸內所不同的是,盤踞在此間的,是名為均天的存在,而在鈞天之上,更有淩駕於所有天道之上的大道!

此間的地脈也異常活躍,浩瀚的汪洋大海之中蘊藏著無數的靈峰福地,奇詭秘境,各自都有靈性,有可能與人溝通。

它們當中的一些存在,無論位格還是所擁有的靈蘊總量都不遜於大粼河,隻是無法像大粼河那樣孕育出作為時代主角的人族文明。

然而這隻是人道體係的地位,隻論玄學和神通的領域,反而是這些地脈更具優勢。

一些推演天機之法,所謂的天機其實就是這些天地之靈所察見的事物,尤其是過往曆史之中曾經發生過的事情,都容易被天地鬼神等等擁有著漫長過往的存在記錄,從而保留下來。

後世之人修煉到了一定境界,便可與這些天地之靈溝通,從而獲取相應的資訊,與自身關聯越大,時代越為接近,就越清晰。

推演未來,纔是真正麻煩之事。

除非是專修此道的修士,否則很難有人通過混沌的資訊推演未來。

甚至就算專修此道,得出的結論也往往是模糊不清,而且非常容易被他人乾涉和改變的。

所謂的宿命,隻是天道體係之下,藉由天地之力強行操控生靈所構建。

它就像是一種操控機關傀儡的術法,把持各方生靈的情緒,知覺和行為,又或者從宏觀層麵操持氣運,以煌煌大勢為根基作出預言。

這更像是一種計算之法,所以數算推演較為有利,而且往往是與天道融合越深之人站得更高,看得更遠。

李柃此刻要做的是前者,無關未來,因此即便隻有元嬰巔峰的神魂位格,也可以嘗試一二。

這種法門當然不是萬能,它的前提是對方的修為實力不能太高,也無法乾涉到天地大道的運行。

如若是他這般擁有高階位格之人,隻是神魂之中散發出去的氣息都足以矇蔽天地大道的感知,對占卜推演形成極大的擾動。

這種感知力是非常模糊的,老天有眼,卻遼遠高闊,從來不會單獨注意某一事物,自然也就變得極不靈光。

不過李柃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到,做這等蠅營狗苟之事的人不是什麼強者大能,就算料敵從寬,頂天了也就是築基境界而已。

這樣一來,運用此法就是單方麵的碾壓,不必擔心對方有什麼感覺,也來跟他玩一個心血來潮或者掐指一算,反過來算計。

“你暫且在這裡幫我護法,不要叫人給打攪了。”

吩咐完妻子,他就在堂中的香案前找了個蒲團盤坐,神意彷彿隨著信靈香的浮動升上虛空,跟隨著一起洞見幽玄。

慕青絲站在旁邊看著李柃的舉動,隻感覺神秘莫測。

但因為李柃事前有所交代,她也就冇有出聲,而是在旁邊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同時傳音讓外麵守候的奴婢遠離此間,不得打攪。

不多時,李柃身上的氣機沉寂下去,整個人似睡非睡,陷入了難以言述的空明。

朦朧之中,他彷彿進入了一個幽夢界中的空間,神魂做起了夢。

這是結合夢道所生的夢境迴天之術。

他的心神朦朧,彷彿被牽引到了一片茫茫的海域。

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李柃自修煉以來,所做夢境全部都是清明夢,還從來冇有如此這般朦朧而又懵懂的時候。

這是因為他聯通了整個天地大道的靈性,當連接到分店所在的洺海域時,自身的清明就被徹底壓製了。

冇有生靈能夠在天地大道麵前保持清醒,即便是煉真合道的大能,也將喪失自身的絕大部分清醒,陷入無儘的沉睡。

這是一種自我保護,隻有如此,人的意誌才能和天地大道融合,而不是被其吞噬。

佛家對此有所闡述,是為阿賴耶識。

這已經超過了第七識意根的層次,拋舍末那我執,隻留業種。

這般的狀態下,李柃的心神已然徹底放空,隻剩下懵懵懂懂的真靈遨遊於這一方天地大道的靈性世界,窺探對方的記憶。

他見到了此間的船來船往,日起日落,又見寒來暑往,滄海桑田,千百萬年,悠悠而過。

此景蘊含著無限的孤寂,如若以人之意識沉浸其中,天量的資訊立刻就能把人的記憶完全沖刷乾淨,變成毫無知覺的白癡。

天若有情,天亦老……

也不知道過去多久,李柃的意識終於迴歸,真靈又再一次重新主宰元神,自身神魂也如同歸竅般得以恢複清明。

一切都恢複了正常。

李柃回憶著夢境之中所見的場景,眉頭微皺:“竟然毫無所覺,難道失敗了?”

但很快,他又否定了這一猜測。

“這應該還是成功的,我已經看見了那一帶海域的曆史場景,隻是未曾察覺到與自身相關的因果,無法準確鎖定目標。

想要照見那些人,除了心血來潮的感應,恐怕還得有相關的憑依作為依仗,這就和夢境的魘鎮憑依是一樣的道理。

我還冇有熟練到隻憑直覺就能一步到位的程度。”

李柃起身,對慕青絲道:“我出去一趟,去去就回。”

他這一趟是去找尚玉仙,很快就在幾百裡外的北霄島上與其見麵。

“你想要造假者所製造的東西?”尚玉仙聽到,有些驚訝,旋即卻又釋然。

李柃作為被假冒偽劣所害的正主,想要看看那些東西,實在正常不過。

於是道:“還真的有幾份正在被送來,大概明日應該就到了。”

李柃道:“那好,到時候煩請通知我一聲。”

尚玉仙道:“你放心,一定會第一時間交給你的。”

第二天,尚玉仙果然就把李柃想要的東西帶來。

李柃看了看,將其拆開,仔細聞嗅起來,很快便得知了對方的造假手法。

就連他都感到有些驚訝:“這本領可不簡單呀,靈蘊分佈如此均勻,已經頗有火候了,難怪那些散修們一時之間也無法察覺其異樣,因為他們的探查手段一般都是以神識感知,隻有真正使用的時候才發現不對。”

尚玉仙道:“這種手法很高明嗎?”

李柃道:“確實高明,他已經把握到當中的靈蘊特質,就是不知道是否能夠察見香魄的存在。”

尚玉仙道:“這本領越高明,危害就越大呀。”

李柃不置可否,冇有多說什麼。

等到尚玉仙回去之後,李柃手中握著這個丸子,沉吟了許久。

終於,他再次回到清寧居中,再次於香案麵前焚香祈禱,溝通天地之靈,然後重複神魂入夢的過程。

這一次的夢境有了憑依,果然立刻產生了新的變化。

李柃半夢半醒之間,感覺自己的視角被固定在了一個世俗王國的王公宅邸上方,如同神靈俯瞰人間。

三名煉氣修士模樣的人在前庭交談。

“辛道友這一手還真是叫人歎爲觀止呀!”

“一枚香丸起碼也得做成二三十枚,這一進一出就是二三十倍的暴利……”

“……隻有外麵一層纔是真的……就算以神識探查,質地均勻,氣味濃鬱,和正品幾乎彆無二致……”

“……多虧了你們都懂得百變法門,能夠改頭換麵不斷兜售……”

“……今日又是一筆好買賣……大家痛飲一場,一醉方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柃幽幽轉醒,此前所照見的相關記憶如同泉湧,飛快浮現出來。

這些東西正在轉化成為他的記憶,真正融入腦海之中。

眾所周知,夢境之中夾雜著大量雜亂無章的訊息,當中的絕大部分都會在甦醒之後的短時間內快速遺忘,這個時候若是冇有記住,夢境便真的徹底忘光了。

李柃冇能在自然之靈的壓製下做清明夢,因此也無法記住所有細節。

但通過有意識的及時整理,卻是把關鍵人物的名字和所在之地牢牢記住了。

原來,那名富態中年就是製作此丸之人,他的名字叫做辛大元。

他的兩名同夥之中,一名叫做王集,乃是來自深海北洋的草莽散修,一名叫做佟禮,乃是本土世俗國度的王公貴族。

他們都懂得百變法門,平素不斷變化,改換氣機,隻有藏身那座海島之時才顯露真身。

“躲得還真深!而且那處地方似乎還是一個海中島國的疆土,叫做阿叱厘國……”

煉氣境界中,很少人能夠識破這種程度的偽裝,就算識破,也會受到世俗力量的乾擾,很難與其抗衡。

不過饒他們再如何的小心謹慎,也難防天地大道。

有些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乃至於萬物有靈,連身邊的花草樹木都有可能知曉。

這卻又是高階境界,大修士才能涉及的領域了,等閒修士是不可能知道,也不可能防範這些手段的,除非他們也和李柃一樣生而魂異,擁有著超然的位格。

李柃冷笑一聲,睜開眼睛,對慕青絲道:“青絲,我已經知道是誰在搗鬼了,我出去一趟,收拾他們去。”

慕青絲道:“我也一起去。”

李柃想了想,道:“也好。”

老祖安排他們為道侶,就是要兩人一起對敵的。

莫說對付三個煉氣境修士,就是聯手對付一個,那也天經地義。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