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香祖 >   第230章 買船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數日之後,周成等人翻出淩家與海盜勾結的罪證,公開發難。

竹步國王都,淩家住地中,竹步國南方,淩家封地內,歸安園所在的洪都港等等各地,各有來自玄辛峰的同門帶隊闖入,同時製服了這個家族的嫡係。

淩家家主自二弟一去不回之後就大感不妙,可是他的祖宗基業都在岸上,也實在無路可逃,隻能束手就擒。

寵妃淩夫人處,一隊披堅執銳的士兵衝入,將尖聲驚叫的宮女控製住。

“娘娘,請上路吧。”

一名宦官用精緻的玉盤端著一個瓷瓶走了進來,對淩夫人道。

淩夫人驚怒萬分:“大膽,你們想乾什麼?我要見王上!”

宦官麵露苦澀:“王上病了,不想見人。”

“我不信,你們這幫膽大妄為的傢夥,一定是假傳王命!”她說著,就想要推開對方,衝出宮去。

宦官連忙護住盤中的瓶子,尖著嗓音道:“來人呀,喂娘娘吃藥!”

家族大勢已去,這名寵妃又是個凡人,冇有絲毫個人實力,很快就被餵了藥丸,軟軟的癱倒下去。

王宮深處,竹步國國主很快便知道了結果,癱坐在椅子上,久久無法言語。

這老國主雖然老朽,但在江山基業和美人麵前,還是分明的,就算他不分明,還有王位可以繼承的子女們也不會坐視他拿祖宗基業給淩家陪葬。

訊息很快傳開,一時之間,竹步國震動。

但震動歸震動,短時間內,卻冇有什麼人膽敢跳出來興風作浪。

因為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這是玄辛峰的人馬在串聯報複,以雪周成被俘之前恥。

玄辛峰,還是很有威懾力的。

就算撇開玄辛峰的名頭不提,足足六名煉氣境修士在這一帶發展,其中兩人擁有正式名位,四人在野,北霄群島那邊,聽說還有築基照應,也實在不容小覷。

隻能算是淩家自己倒黴,撞在了刀口上。

從始至終,李柃與慕青絲都冇有出麵,而是以周成為代理。

周成也知道,師弟身為築基,看不上這些靠近世俗的普通產業,多半還是得自己和同門來打理,也冇有跟他客氣,一口氣把各地的商鋪,莊園,產業都納入名下。

但細節方麵無需向李柃稟報,大的戰略層麵,卻還是要聽他的。

王都內,一座臨時下榻的會館中,周成向李柃告知對付淩家的結果,不由感慨道:“這一次,可還真是牆倒眾人推呀。”

“周師兄何出此言?”李柃問道。

周成道:“本來我們拿出了淩家勾結海盜的證據,還冇有什麼人信,但是那淩金風和幾名供奉的屍體一帶來,其他家族立刻舉旗應和,幫助我們剷除淩家的勢力。”

李柃聞言,笑了笑,道:“那當然,淩家是否勾結海盜,隻是一個大義上的名分,想要讓他們參與動手,隻能是有利可圖或者隨波逐流。

原本就不用指望他們出什麼大力氣,最多也就是落井下石而已。”

周成道:“就算落井下石,也的確幫了不小的忙,要不然我們在竹步國內的根基還冇有足夠紮實,並無辦法對付分散在各方的淩家勢力。

對了,我們幾個合計一番,覺得自家同門中人,倘若各自把淩家的勢力瓜分,裝入自己腰包,未免過於小家子氣了一些,而若賬目不分明,又是無端端的給子孫後代惹麻煩。

乾脆入鄉隨俗,依照此間的規矩組建出一個新的商行,托庇於當地商盟,也算是正式入會了,說不定憑我們的本錢,也可以撈一些商會管事的位置來做做,利用一番他們的資源。”

“哦?”李柃笑道,“你們想要嘗試金錢大道的發展路線,在此地經營自己的勢力嗎?”

“不這樣不行呀。”周成略顯心有餘悸,“我等煉氣修士在凡人眼中是仙師,但在真正的修士眼中就什麼都不是,勢單力薄,還是太被動了一些。”

李柃道:“如此也好,雖說仙門看不上這些商賈之事,但若長生不朽無望,用心在此也是極好的。”

周成道:“入會的事情,我們自己就能搞定,我曾打聽過,商會的規矩是帶資參股,共謀大事,但實際上還是諸侯割據那一套。

竹步國內自有竹步國的商圈,上麵的總會也管不到這裡來,充其量隻是指導大方向而已,如此一來我們想要謀取管事之位的話,隻要擁有足夠的資產,能夠左右這邊的局勢就行。

算來算去,還是得經營好這個商行,在商道一途取勝。”

又道:“這個商行本質上還是師弟你們從淩家奪取的,你們占七成股,我們著手經營,就占三成好了。

淩家名下就有望月商行的殼子,我看連名字都不用改了,暗合遙望月沙島的名義,不過經營範圍都是一些海貨與奇珍,並不是太符和師弟你的預期,隻要投入一筆本錢進行改造。”

李柃道:“冇有關係,今後我會派一些掌握信靈香製造工藝的香坊管事,再優先給你們供應一些有用的香品,打響名頭,自然能夠財源滾滾。”

兩人討論一番,計劃將它轉變成為一個專司各種凡香,靈香經營買賣的商賈勢力。

明麵上的大東家是周成與易翊,幾名師兄弟各有乾股,也算是支援他們在此開枝散葉,成立世家,將來能成一方豪強,與自己的月沙島相互照應。

這些事情李柃都冇有太操心,直至最後彙總算來,方纔得知,又再從淩家的資產之中榨出了足足一百六十多萬符錢的現金流。

果然不愧是能夠供養得起煉氣供奉的世家豪強,創下家業的祖宗是煉氣修士,多代積累下來,現金都超過了許多草莽散修的全副身家。

這個時候,周成又談到了另外一件重要之事。

“對了,李師弟,你可有曾聽說,此間坐鎮的袁管事打算拍賣最近所得的那些法器寶船,以便和參與剿殺海盜的高手分潤。”

李柃道:“有所耳聞,但具體的情況我還不太清楚。”

周成道:“那還是我來說一說吧,這種法器寶船的確是擁有出海能力的航船,倘若能夠添置幾手作為商行的資產,它也將有通航至北霄群島的能力,如此一來,將會對發展大為有利。”

李柃微訝,旋即思索起來:“周師兄你所言極是,那最近你多多關心這方麵的訊息,我也去問一問。”

周成道:“我看這邊的大勢力,大多都是擁有寶船的,四海上會的海之一字,原本就是立足於大海。”

李柃回去之後,把事情跟慕青絲一說,慕青絲也大為讚同。

但問題也來了,他們確實冇有更加深入細緻的瞭解,海商之事,還是得看金錢大道之人的。

“問問看玉仙姐姐吧。”慕青絲提醒道,“不用多說,她肯定是這方麵的行家。”

李柃於是拿出傳訊靈符,加以聯絡。

“你們想要買海船?”尚玉仙聞言,犯起了嘀咕,“怎麼跑去竹步國一趟,還發上橫財了?”

“此事一言難儘,簡單說來,就是查出當地豪強勾結海盜謀算我師兄,藉機收拾了他們一把……”李柃簡單解釋了一下。

尚玉仙道:“說到海船,就不得不區分凡俗的海船與法器以上的寶船,這個區彆相信李道友你也有所瞭解吧?”

李柃道:“略有所知,同樣名為海船,以世俗王朝力量打造出來的,在大海上通航能力是極弱的,充其量也就是在近海之地,千餘裡內外的地方通行而已。”

尚玉仙道:“這是因大海之中天氣多變,又多有妖修,海族橫行,動輒有身長十餘丈,數十丈的巨大怪物,靈智卻極低,會把船隻當做同類或者食物。

故而,普通船隻是不可能經得起折騰的,隻有法器以上品級者能夠滿足最基本的遠航條件。”

尚玉仙又道:“……它們的本質,就是一種大型器具。

普通法器價值數萬不等,大抵相當於一件至數件下品靈材的程度,但是這類寶船體型巨大,應當和那些樓宇,寶閣一樣,屬於大型,巨型法器,因而所用材質和主持建造的難度都大幅提升,價值至少在十餘數十萬起步。

其中較為貴重者,甚至可以比擬真正的法寶,也就是高達二三百萬!以此類推,大型的法寶也能跳上一階,比擬更高級的法寶。

之所以如此,是因量變帶來質變,當中用材,還有建造的規格,消耗不同。

暫且拋開這些不論,單論你所說的海盜寶船,若無意外,應該都是鯨級的法器級寶船,也是最常見的一種遠航海船……”

李柃訝然道:“鯨級?”

尚玉仙解釋道:“大海上將此類法器寶船劃分爲鯨級,寓意為體型近鯨的十丈左右大小航船。

更高一級,是為鰉級,體型達百丈以上,因海中有巨獸,其名為尊皇,又稱鱒鰉,海皇,都是按照其體型來劃分。

再往上則是為鯤級,那即是達到千丈以上的超巨型寶船,堪比要塞,山門的規模,到了這地步,尋常外表的大小已經不再重要,因為一般都具有著內蘊洞天之能,自蘊秘境和小世界,還可以隨心變化,大小如意。”

還有一種常見區分之法是功能性上的區彆,大體上分為海船,飛舟與仙舟三種。

北霄島上所通行的就大多數都是鰉級飛舟,我尚家也擁有一艘私家的飛舟,也是族內鎮壓氣運的重寶,但最近這些年都不在此間鎮守,有機會請你上去參觀一下。”

李柃疑惑道:“海船,飛舟……仙舟……我大體可以猜得出來,海船就是隻能漂浮在水麵上的,飛舟已經具備了飛行的能力,起碼也得是巨型法寶才擁有,但仙舟是什麼意思?”

尚玉仙道:“仙舟是一種擁有穿梭虛空之能的法寶,可以在各地挪移神行,快速往來!一般都是之前所說可以自蘊洞天,還能隨心變化,大小如意的那種鯤級寶船,本質為千年以上結丹重寶!

這種東西,價值其實已經超過一些元嬰高人所持的法寶,可以鎮壓一方宗門的氣運了,它的造價無算,根本不是等閒可以計算出來,也從來冇有過交易買賣的記錄,就連金錢會,也僅僅隻有一艘前人所傳下的的仙舟,四海商會總舵還有另外一艘,黑市總會那邊也有一艘。”

李柃瞭然:“好吧,我現在問的好像就隻是鯨級的普通海船而已,按理說來,幾十萬應該可以拿下吧?”

他不敢再扯遠了,再扯就是百萬預算買寶船,億兆仙舟帶回家了。

尚玉仙道:“方纔我問了一下,恰好知道些許行情。

連溧手下海盜所用之船,基本上都是搶掠而來,或者從黑市所購的舊船,價值在三十萬至五十萬不等。

但塗長老他們手裡總共纔拿出五艘來拍賣,想要添置船隻的勢力卻多的是,競爭激烈的話,恐怕得多預備二三十萬才行。

而且,船這種東西,不是買來當成普通寶物使用就行的,修繕船隻,日常維護所耗亦不菲,李道友你最好不要掐著五十萬一艘來計算,起碼也得百萬一艘。”

這是真正的提點,買船過來可不是放著乾看的,它和其他法器最大的不同,就是得持續使用,才能發揮其價值!

李柃欣然應道:“多謝你提醒,我會好生考慮清楚的。”

一番詢問下來,李柃也大致確認了,這趟竹步國之行,意外所得的符錢共有海盜老巢和岸上資產兩處,總共兩百萬符錢左右。

這兩筆橫財看起來挺多,但扣除雜七雜八的額外開銷和預備的用度,也就隻能供養兩三艘寶船的樣子。

由此也可見成為船主的風險——接近五十萬符錢買來船,裝備好武器,燃料,招募好水手,坐鎮修士等等,再預備一筆日後修繕維護的資金,一百萬就出去了。

但是一陣大風大浪刮來,再鬨出點兒天災**,就打了水漂……

“算了,先不想那些不吉利的,兩艘就兩艘吧,先弄兩艘來試試水,以後掙了錢再來考慮繼續添置。”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