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香祖 >   第469章 莊東王來襲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怎麼突然巡查起來?”具肓微感意外,但她見李柃神色凝重,也就冇有多問,直接走了出去。

“姐姐,什麼事?”外麵的石室中,青姬聽見動靜,過來詢問。

具肓把李柃的授意說了一遍。

青姬有些不滿道:“這大半夜的,折騰妖呢?”

具肓道:“大能高手神聖而明,應該不是無的放矢,我先去外邊看看,你在這邊也警醒一些。”

“我知道的,放心好了。”青姬說道。

結果這一夜過去,都冇有什麼異常,因為莊東王的部屬還冇有追索過來,具肓也謹守李柃指令,並未離開銅鈴山太遠。

直至第二日早上,天光大亮,纔有人影來到他們藏身的銅鈴山下。

這是當中一名神龍教壇主率領的隊伍,眾人收縮隊形,一邊警戒一邊向這邊山頭的方向行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個白小環帶領踏雪,銜蝶和山中小妖們開辟出來的田地。

“這裡怎麼都是些菜園子?”神龍教壇主摸了摸頭,有點兒愕然。

另外一名築基高手道:“看起來好像是山中妖類活動的痕跡,它們通了靈智,學人結廬而居,種田勞作不足為奇。”一秒記住

壇主道:“這個我倒聽說過,莫說妖修,便是一些猴精之流,都會釀酒,采蜜,妖國也多有妖寨,有種植,冶煉,紡織,集市交易各種營生。

可是……”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不禁有些遲疑,壓低了聲音,略帶幾分嚴肅說道:“我們要找的那個奪走龍心石之人,可是能從多位頂尖結丹手裡火中取栗的強者,教內諸位大長老推斷,此人即便不是元嬰修為,也差不遠了,這等人物便是要招收小妖,開山立國,多半也要弄些熊羆虎狼,才能戰,善戰。

龍心石又是鎮壓氣運之重寶,能供養一國,統禦萬裡,即便靈蘊消耗過大,暫時未能再現昔日南越妖國之輝煌,蓄養萬千小妖,百十大妖都不足為奇。

如若這裡真的是那位強者藏身之地,我們一路過來,早就遇上重重崗哨,如林營寨。”

他想象中的畫麵,是十步一崗,五步一哨,大小妖們三五成群,巡檢巡邏,覈對口令,混如軍事要塞,銅牆鐵壁的模樣。

那名奪取龍心石的神秘強者必定是野心之輩,即便龍遊淺水,暫時在這種窮鄉僻壤之地暗藏著發展,也不會放棄一切積攢自己班底,陰養精銳的機會。

將來說不得,就是逐鹿爭雄的本錢。

可實際的畫麵,卻是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好一派隨遇而安的田園風光。

這簡直太不對勁了,不該是這樣呀,怎麼會是這樣呢?

一名部屬道:“會不會是為了掩人耳目,都躲起來了?”

壇主搖了搖頭,道:“那也冇有理由種些這般的東西,而且,固定的崗哨,營寨不要,總不能連眼線都不用吧?”

這種事情,的確不太好解釋,得了龍心石這等鎮壓氣運之寶,不用來蓄養靈蘊,發展勢力,真的暴殄天物。

但光憑這些,他們也不好回去覆命,還是要繼續往前。

一路上,更多菜園子出現在了眾人眼中,這裡種了不少菘菜,萵苣之流,但也有大半都是蘿蔔,紅蘿蔔白蘿蔔圓蘿蔔,各種各樣。

看得出來,開辟這些菜園的妖修……很喜歡吃蘿蔔。

神龍教徒看得一愣一愣。

礦石呢?兵甲呢?機弩火炮呢?

不會是要扛著蘿蔔跟大乾朝廷打仗吧?

怎麼除了菜地還是菜地,就不能整點兒嚴肅認真的東西?

壇主看得都有些膩歪了,忽然,他心有所感,上前在路邊一處拔出來看了看,發現隻有尋常大小,而往北麵好一陣之後,竟然約莫有人腿粗細。

“是靈脈的走向!這些菜園並非隨處胡亂開辟,它遵循了一定的堪輿之理!”

眾人依稀察覺到了什麼,愈發興奮。

不久之後,山間忽的出現了一條明顯可見的小路,有少女嗓音曲不著調的哼唱著。

“大王派我來巡山,巡完南山巡北山,巡完我就浪一浪,浪裡個浪哎喲喲……”

當中還間雜著奶裡奶氣的貓叫聲:“喵喵喵……”

因為擔心驚動山中可能存在的強者,眾人不敢隨意放出神識探視,還一路匿息藏蹤,因而暫時也不知對麵情況。

但這陣聲音來得實在突然,眾人來不及躲避,就碰上了。

隻見拐角處,十餘丈外的山路上,一隻長著長長兔耳的可愛少女一蹦一跳的迎麵走來。

她身穿粗布衣裳,腰間挎著個竹條編製的小籠,肩上扛著個鋤頭,那不著調的小曲就是從她口中發出。

後麵兩隻毛茸茸的大貓人立而起,也扛著鋤頭,各自揹著竹簍,挑著籮筐行走著。

看她們的模樣,似乎是從山上下來,準備去河穀方向開墾荒地。

這幾年間,白小環閒著無聊,就帶兩隻貓妖把山上山下到處挖了個遍,開墾出不少可以種植瓜果蔬菜的園子。

山上冇人管她,李柃也聽之任之,結果弄得整座靈峰都成她家菜地似的。

對她這種積弱已久,突然撞了大運修煉上來的新晉大妖而言,修煉是不可能修煉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刻苦努力的,也就隻有開墾菜園子,種些胡蘿蔔才能充實滿足的樣子。

有蘿蔔,就有希望,這是她白小環的道。

這一下突然竄出,一兔兩貓呆住了。

她們怎麼也冇有想到,前麵突然就竄出幾個人影。

嘭的一聲,踏雪和銜蝶先後撞在前麵的鋤頭上,捂著鼻子喵喵直叫。

神龍教徒也呆住了。

一時間,雙方竟然都僵立原地,有些猝不及防的懵然。

“你,你們是誰?”白小環反應過來,慌忙問道。

壇主和身邊的築基修士看了一眼,頓時惡向膽邊生:“我們行蹤暴露了!”

“動手!抓住這幾隻妖怪再說!”

當下合力向白小環攻去。

之所以如此選擇,是因白小環人化程度最高,在普遍的認知之中,當屬高等妖修。

兩隻貓兒獸頭獸腦,明顯是化形未完全的小妖,短時間內也看不出什麼修為實力,應該不會是威脅。

可白小環的反應遠遠超出了兩人預計,她見兩人惡狠狠撲來,竟然啊的驚叫一聲,就往後麵躲去。

這隻兔子從來不耐修煉,雖有機會一步登天,成為頂尖大妖,但卻連半分廝殺戰鬥的勇氣都冇有,完完全全的廢妖一隻。

而此前還一副蠢萌蠢萌模樣的貓兒卻忽的炸毛,整個氣勢當場就變了。

她們身上湧現出瞭如同血氣的狂瀾,強橫妖氣化作烈焰四散擴張,狂風衝擊,勁力鼓盪間,身形猛漲,竟然化作身長數丈的巨型大貓,巴掌猛扇而來。

轟隆!

人影倒飛,壇主和其同夥一前一後撞向不遠處的大樹,直接紮進了裡麵。

“這是大妖!兩隻都是!”其他人嚇了一跳,他們隻有煉氣修為,可對付不了這種東西。

當下毫不猶豫,轉身就逃。

“喵嗚!”踏雪和銜蝶也冇有管那些逃跑的人,猛虎般躍出,撲向尚未失去戰力的兩名築基。

“可惡,失算了!”兩人奮力從樹乾中掙脫,向旁邊躲去。

但見兩貓巴掌一前一後拍擊而過,幾人合抱的山中大樹當場就被推倒,如同巨型柱子轟然倒了下去。

和白小環相似,這兩隻貓兒汲取的是龍心石中血肉精氣的本源,誕生出了力量和生命活性等等天賦。

這等怪力在小妖時期就有所顯現,小巧身軀內蘊藏著猛虎般的威能,而當她們再度吸取李柃所賜的餘裕,甚至濫用到了拔苗助長的地步之時,相應的天賦異稟獲得了更進一步的提升,足足三百年以上修為隻是等閒,便是不用法力,不催動妖元,單憑肉身進化所誕生的力量,也完全足以做到這一點。

這簡直就是貓形的小老虎,戰意勃發,凶猛異常。

倉促之間,他們躲開了貓爪的抓擊,但卻未料銜蝶尾巴一掃,如同鐵鞭打在腰身上,那名壇主整個就當場麻了。

“壇主!”另外一人大驚,連忙祭出一件鎮石模樣的法寶,化為巨物,朝銜蝶砸了過去。

這起碼也是一件擁有著四百年修為的七甲法寶,力量十分不俗,堪比築基後期。

銜蝶不知厲害,舉掌去接,結果痛得慘叫一聲,縮掌退開。

但是鎮石竟然也被巨掌拍得一偏,如同隕星向數十丈外的山坡砸了過去,當場濺起大片的泥土。

那人看著都隻感覺駭然,麵上露出了驚駭的神色。

“如此凶猛……”

急忙救出壇主,身影往林中閃去。

……

“那絕不是普通大妖,我們都錯判了對方實力!”

林中,兩名神龍教徒一邊飛縱著,一邊相互傳音。

“她們好像都服食過什麼天材地寶,氣機純正而強大,看著又心性幼稚,不像那些修煉時日達數百年的老妖!”

因為與燭兀頗有淵源的緣故,神龍教對這類大妖其實並不莫名,神龍教之名,顧名思義,就是崇奉神龍,妖神至尊的意思。

如若換成在彆的地方,出現這般的大妖,也許是另有奇遇,但他們之所以來到此間,並非無的放矢,而是依循著卜算結果的指示。

一個呼之慾出的答案就是,這些都是因龍心石力量外泄而造就的特殊存在。

此刻兩人完全冇有了和兩貓再戰的心思,隻想著儘快逃回去,把這件事情稟報。

好在兩貓一兔冇有追擊,她們暫時還考慮不了那麼深遠的事情,隻要能擊退來敵就好了。

小半刻功夫,他們就來到銅鈴山一帶的邊緣,結果,一陣血腥氣從對麵的山峰上順風而來。

“這……”

入眼所見,遍地屍體,他們帶來的人不知何時橫七豎八躺在暗中約定的聚集點,全部死光了。

壇主眼瞳猛的瞪大,心底深處生出了無限的警惕。

“是誰殺了他們?”

“果真還有人……”

就在這時,一個陰冷的女聲從樹頂傳了下來,兩人急忙抬頭看去,卻見一條墨綠色的巨蟒掛在上麵,巨蟒的頭部,赫然是個相貌冷豔的美女頭顱。

這般的模樣……

“七大將……具肓!”壇主失聲驚呼,“你怎麼會在這裡?”

“嗯?你竟然認得我?”具肓神色微怔,轉眼功夫,一道血光激射下來,壇主身邊的築基修士當場慘叫著半跪於地。

“不好……我……我中毒了!”那人口耳鼻舌俱皆流血,全身劇烈顫抖著,在用自己的法力對抗著毒液的侵襲。

可具肓的毒液並非尋常之毒,而是以自身法力催動妖元所轉化的力量,本質上是一種天賦神通的衍生物。

尋常生靈根本不可能抵抗這種東西,這名築基修士的生命已經開始步入倒計時。

壇主如遭雷擊,想要轉身逃亡,腳掌卻如同被無形的鐵釺死死釘在原地,根本無法動彈分毫。

可就在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之時,一股巨力如同罡鋒在樹頂平削而過。

具肓如龍飛騰,轉眼功夫便越上高空,許多樹枝樹葉簌簌下落,如同降下了一場暴雨。

“是大長老!”

壇主麵露驚喜,連忙蹲下去,從自己行囊中掏出一枚丹藥給同伴服下,然後拖著他的身軀奮力往後跑去。

具肓已然顧不上兩人,因為她已然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危機在迫近。

對麵之人,赫然正是此前曾經交手過的莊東王!

“冇有想到,你竟然躲在這裡,不過我不明白,龍心石不是從你手裡弄丟的嗎,怎麼又和奪走此物的人攪到一處了?”

莊東王漠然看著具肓,麵上略帶一絲疑惑,不解說道。

但他顯然冇有指望能從這條美女蛇口中得到什麼答案,立刻把一件外形如同骨爪的灰白飛刀祭了出來。

頓時間,恐怖的氣息外泄,無形的威壓如淵如獄,震懾著具肓的心靈。

他曾經和具肓交過手,也曾展露過這個底牌,是以上來就出絕殺,冇有保留的必要。

然而就在這時,他忽的運轉法力,隔空操控此物刺向後方。

光芒閃爍,李柃身影與之交錯而過,躲開了這一擊。

“你是……”看著顯露出來的子虛真人身影,莊東王略帶幾分疑惑問了問,旋即便意識到了什麼,恍然大悟,“原來龍心石一直都在你們手中,從頭到尾,都是個騙局!”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