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香祖 >   第527章 及時雨啊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此時此刻,東昌島,常家族地,一群人聚集在前堂大廳中,麵色凝重,嚴肅商議著些什麼。

忽的,一名煉氣後期修為的錦衣男子情緒有些失控,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太爺爺纔剛死,屍骨未寒呐,島上五家就聯合起來落井下石,簡直欺人太甚!”

“是啊,還遮遮掩掩的拿什麼抵押契約說事,分明就是巧取豪奪。”

“簡直不當人子!”

他的話引起了旁邊諸人的讚同,一時間,應和不斷。

在李柃等人致力於仙府之事的時候,冇有忘記把常蒿的遺蛻送回,那是真丹被抹殺生機之後,慢慢生長出來的腐朽軀殼,幾乎就是一堆爛肉。

常家之人纔將其下葬,就忽聞噩耗,東昌島上其他幾家聯合起來擠兌自己,更有手握契約的債主和昔日的合作夥伴不懷好意,想要趁此機會上下其手。

而他們,根本毫無辦法。

“事到如今,還是都交出去吧。”也有人憂愁道,“老祖已經不在了,隻憑我們,保不住這麼大基業的。”

有人讚同道:“是啊,古來之事,儘皆如此。”

“老祖在時,族內最強實力就是老祖自己,但如今,隻得幾名築基……根本保不住的。”

也有人反對道:“愚蠢,交出去了,彆人就會放過我們嗎!

新崛起的勢力,無因無果,反而能在各大勢力夾縫間生存,但我們在更上層,彆人肯定要把我們拉下來,更要防止我們東山再起。

我們表現得越軟弱,反而越要受欺淩,甚至召來覆滅之禍!”

東昌島是金錢大道的勢力,也是商會成員之一萬寶樓的股東,常家世世代代便和其他島上家族共同掌控著這方勢力的權力和財富。

但正如其他世家興衰的風雲變幻,這個家族的榮華也是建立在自家老祖順利結丹,庇廕子孫的基礎上,若無常蒿這位結丹修士在長老會中占據一席之地,他們根本不可能擁有今時今日的權勢與地位。

作為商會成員,和其他家族之間彼此互有往來,相互控股或者進行借貸,乃是理所當然之事。

此前為了發展,他們也曾利用商業上的手段掌控著一些資源基業,亦或欠著外債。

但當常蒿一死,這些原本正常,甚至可以說是必然的商業手段,立刻就成為了各方勢力大舉入侵的橋梁。

因為他們失去了結丹修士,就必然要萎縮至冇有結丹的普通家族規格,這是商會掌控之下,幾乎可稱不成文規矩的博弈規則。

甚至於,那些冇有結丹的普通家族,處境都比他們安全得多,因為從來冇有過結丹的普通家族,一般不會招惹到太強的對手,更不會牽扯太大的利益。

常家之人也不是不瞭解,但當這一日真正到來,卻是油然恐懼的發現,自己根本就冇有做好準備。

有人忍不住便抱怨:“都怪李長老那個大忽悠,把老祖叫去卻羅域!”

“是啊,老祖跟著他拚殺,得到了什麼好處?”

常青雖有同感,但卻還是瞪了那幾個發牢騷的人幾眼:“勿要胡言,生死有命,這種事情也怨不得人家李大長老。”

“你們乾什麼,誰讓你們闖進來的!”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一陣驚呼。

幾名議事的常家族老走了出去,卻見外麵幾名錦衣修士帶著島上各商家,行會的金錢修士走了進來。

沿途還有家族護衛想要阻攔,但被為首的築基修士眼睛一瞪,立刻便不敢動彈了。

“薛道友,你等不請自來,意欲為何?”常家族老,日常主事的常青走了出來,沉聲問道。

對麵那名薛姓修士皮笑肉不笑的嗤了一聲,挑眉道:“怎麼,常道友不歡迎薛某?”

常青道:“若是貴客登門,自當歡迎,但薛道友此行,似乎非是為客。”

薛姓修士把手一擺,哈哈大笑道:“說得也對,薛某是來要債的,又不是來你們家做客。

常長老,這是貴家族甲子之前與本會簽訂的抵押契約,根據協議,如若礦山經營不善,本會有權將其收回,還請儘早履行……”

“放你孃的狗屁!”一名常家之人怒氣沖沖,破口大罵道,“分明就是你們找人轟塌了礦洞,造成損失,還把黑鍋推在我們頭上!若非我家老祖意外殞亡,豈容你等放肆!”

“就是,我們常家有何欠你們的,要債的話,找那凶手要去呀!”

“我們辛辛苦苦投入金錢和人力物力,才把溪山礦場開發起來,如今你們說收回就收回,當真以為我常家是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不成!”

薛姓修士陰惻惻的笑了起來:“幾位道友,勞氣無益,你們還是儘快想想看,應該如何解決這件事吧。

反正我們是在商言商,按照契約辦事,眾所周知,我等金錢修士,最重契約精神。”

常青把手一揮,製止了族人想要繼續爭論的舉動。

他目光看向薛姓修士和他帶來的眾人,認出了幾個東昌島上的商會加盟家族。

這些都是曾經與常家有過商業競爭或者各種爭鬥的勢力,擺明瞭就是趁著他們虛弱,上來咬上幾口的。

常青道:“不要說廢話了,我們交出就是。”

常家眾人大驚:“大長老!”

薛姓修士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之色,反倒有些驚疑。

卻見常青叫來仆役:“筆墨伺候。”

轉眼功夫,刷刷寫下字據,銘印為信。

“眾位,滿足這夥人吧,真正棘手的不是所謂契約的問題,而是要求履行的那處產業落在人家實控範圍之內,屬於飛地,是不可能保住的。

老祖在時,自可憑藉威望與聲勢進行掌控,老祖不在,萬事休提,和他們糾纏隻會浪費時間精力。”

常家眾人還想要爭辯什麼,常青立刻又道:“雖然有句話叫做爛船也有三千釘,這些家族冇有結丹老祖坐鎮,甚至連築基層麵都比不上我們……但,聯合起來,也夠我們受的,眼下要緊的是分化他們,避免群起而攻之。

不要忘了,真正的威脅還是季家那樣的勢力!”

眾族人本來還想要反對,但聽到最後一句話,突然就無言了。

那可是擁有結丹老祖,至今仍然掌控著東昌島實權的萬寶樓巨頭!

“季家的老祖和我們老祖意見不合,一個是致力於東昌自主,一個是依附北霄島……”

“馬萬寶死後,萬寶樓主要就在我們這些家族手裡,是非對錯已經無足輕重,關鍵是,路線不合!”

常家人打發了薛姓修士和他帶來的人,對方心滿意足的拿著屬於自己的那份戰利品離開了。

但很快,莫家到來,然後是齊家,貝家,海家……

東昌島上,周邊坊市,大大小小的家族和勢力,以前曾經有過摩擦,爭持的,都相繼到來。

果然是不出意料,一個個都來咬上一口,試圖分上一杯羹。

常家人忍著怒意,逐一應付。

常青在這時候表現出了高超的手腕,對不同的對手軟硬有彆,還真打消了不少小魚小蝦的覬覦。

但這當中,有些勢力是不可能憑藉智慧和手腕對付的。

他們擁有著一定數量的築基修士,又在各自的領域經營多年,底蘊深厚。

如若把常家拖入商戰,甚至對其族人發起生死之鬥,常家危在旦夕。

對這些勢力,不得不忍氣吞聲,交納一些利益作為保護費。

總算對方還忌憚著常家的底蘊,不敢逼迫太過,因此主要損失都在這些年間擴張所得的盈頭,還有一些著實令人眼紅的好處。

當中有一些,甚至也是像今日各方所做這般,從中落的馬家身上獲得的,並未損及常家自己的根本。

但所有人都知道,那些足以供養起常家這樣一個世家大族,維持十餘位築基族人和供奉長老修煉上進,堪比一方宗門勢力的靈峰福地和商會基業,是屬於季家為首的東昌島巨頭的。

那些背後站著結丹修士的頂尖家族,纔有資格享有這等基業而不受覬覦。

那些人根本不急,都在內部商議協調,到時候自有動作。

果然,覬覦常家的那些勢力都來過之後,真正的巨鱷才緩緩出場。

以季家為首的萬寶樓東家帶著人來,以各種名義和藉口,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直指常家在萬寶樓中的股份和權益。

另外一個巨頭,同樣有結丹修士坐鎮的莫家,則盯上了常家在附近一座靈島的主權。

那是不遜色於小欖島的下品福地,擁有著供養一二築基修士的餘裕。

常青按照此前商議的策略,強硬進行了拒絕,但本意卻不是真的拒絕,而是通過抗爭減少損失。

所有人都明白,常家不可能保住這些東西的,遲早要交出的。

但讓常青有些始料未及的是,就在這時,大堂外麵傳來了一陣騷動。

他心底有些怒意,怎麼老祖逝去的訊息傳開之後,常家族地就變成任人進出的圩市了!

可隨之進來的幾人,卻是叫他神色微怔,就連那些島上巨頭勢力的代表也有些愕然。

那是一名青年模樣,相貌堂堂,器宇不凡的修士,身穿與積香宗形製相似的長衫法袍,但上麵繡紋卻非積香宗徽記。

常青愣了好一下,方纔想起,這是積香宗旗下天香派羅道!

“這位是……”在場有些人不識得他,不由得疑惑道。

有人悄然道:“他是積香宗李大長老門下六弟子,積香宗真傳羅道!

池英庭之前,積香宗內第一天才便非他莫屬,曾在學院時期就以煉氣未滿週年,創下積香宗內晉升築基之記錄,所修法訣為天香引諸法,精通龍火香神……”

“他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是了,常家老祖這次是追隨李大長老一起去卻羅域,人死在那裡,總得要來慰問一番?”

“哼,假仁假義,這種時候到來又有什麼用,難不成李大長老還真能為常家撐腰不成?”

“是啊,畢竟不是自家的嫡係,若真說要撐腰,把常家吞併,人家常家也未必見得願意……”

這些前來參加饕餮盛宴的勢力絲毫不慌,因為世間之事,逃不過一個利字,利益所在,便是人心所向。

李大長老再怎麼能的,又不是他們常家的老祖,難不成還真能夠庇護起來不成?

常青看到羅道出現,同樣有些打鼓。

他當然知道,對方可能是來慰問,但若說能有多大作用,還真不大置信。

李柃與常家牽扯不深,冇有必要為了庇護常家付出太多。

而若以利益為驅動,改換成為積香宗,甚至他李柃本人來吃掉那些利益,則與仇敵吞併他們常家何異?

常家是處在衰落的邊緣,又不是萬劫不複的生死存亡,他們自己也不會願意的。

羅道把眾人表情儘收眼底,卻不甚在意。

他看向常青,道:“羅某謹奉師尊法旨,前來慰問常家,以及通知卻羅仙府相關之事。”

常青訝然,卻聽羅道繼續說道:“吾師決定,先行安排與常大長老簽約事宜,因常大長老不幸蒙難,特批優先盤賬,交接權益,常家即日起便可派人隨我入駐卻羅域,繼承相關份額與義務!

除此之外,當初常大長老在府中分潤所得二十八億三千六百萬靈石已經清點就緒,為安全起見,我等將其存在卻羅仙府之內開設專屬交接渠道,還請常家及時選定代表,與我交接銘印,信物,保障.支配權益……”

寥寥幾句,資訊豐富,眾人都品出了不同的意味。

常家的燃眉之急,現金流,人身安全,背後靠山種種,都被這輕描淡寫幾句話輕鬆解決。

但最重要的,當屬常家擁有了卻羅仙府這條退路,完全可以把家族希望托庇於李柃門下,在其內發展成長,萬一東昌島上有不忍言之事發生,完全足以東山再起,報仇雪恨。

甚至於,憑藉李柃為其保留的結丹級彆供養待遇,培育出新的結丹,再次複興!

常青想明白了這一點,頓時熱淚盈眶,動情說道:“李大長老仗義……真的是及時雨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