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香祖 >   第683章 血神剋星

-

事已至此,廣法天君也隻能挺身而出,獨抗魔尊。

化神大能深不可測,倘若本尊前來,他多半不是對手,但若隻是一具化身,倒也不足為懼。

廣法天君為死後封神者,神靈之軀依托天庭玉封,更加冇有肉身拖累,因此直接無視了血海魔尊的控血之法。

隻見他掌蘊雷芒,白光四射,化作一道道閃電猛然轟擊,元氣凝成的獨角夜叉焦煙陣陣,仰身連連退後。

忽又身化雷光,玄都禦雷聖法的變化之術,使得周身上下都閃耀電芒,以球形閃電的形態撲向獨角夜叉。

夜叉身上炸開,如同銀瓶乍破,化作了漫天的殘影。

但下一刻,複又有大量鮮血從地底靈泉之中湧出,源源不斷的精氣氤氳流轉,重新凝聚出他的身軀。

“血海不枯,血神不死……”

這是冥河與血海一脈所共有的不死不滅之法,在血海魔尊這位當代執掌者的身上體現得淋漓儘致。

廣法天君冷笑傳出,所化的球形閃電餘勢不止,竟然徑直撲在泉眼上。

滋……

雷光通徹,強大的電芒傳遞向四麵八方。

泉中的血水遭受到了可怕的雷擊,轉瞬就被烤熟。

真正的血海他或許烤不乾,但這區區靈泉,一窪之地,難道也對付不了不成?

“哼!”

血海魔尊忍受著雷霆貫身之苦,繼續催動更多鮮血湧出。

虛空中,血霧瀰漫,怪影重重,似乎整個冥河血海都要跨越時空界壁被召喚過來,在塵世人間顯現。

受此感召,五行相合,氣蘊化象。

那些怪影俱皆轉化實體,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的修羅和夜叉。

他們在地府之中的身份地位猶如天庭的天兵天將,降臨此間,立刻便結陣合擊,迎向廣法天君。

“找死!”

廣法天君大怒,球形閃電掃過,觸之則死,挨著便亡。

不一會兒功夫,來到此間的地府兵將就被殺了個乾乾淨淨。

但血海魔尊持續召喚,很快又有一批新的修羅和夜叉補上。

不久之後,廣法天君從球形閃電的形態退了回來,轉為平常的模樣。

“此間必有源頭,血海的力量都已經蔓延過來了!”

他一邊對付著那些源源不斷湧上來的敵人,一邊思忖著。

這些地府兵將並不能夠對他造成真正的威脅,但俗話說,蟻多咬死象,有著血海魔尊這般大能高手指揮和利用的螻蟻,更有可能發揮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作用。

廣法天君感受著四周愈發深厚的血腥氣息,猜測此間的地底深處還有隱患未除。

那地脈靈根之所在,下通黃泉,已然是被轉化成為魔域。

若不將那隱患連根拔起,血海魔尊便有可能得寸進尺,慢慢將其擴大,直至傾覆整個玉琅山,億萬生靈陷於水火之中。

念及於此,他鼓動自己法力,顯現出了雷霆法相的又一全新變化形態。

雷兵主宰相!

依舊是和此前球形閃電相似的雷霆形態,但卻長出了手腳,顯化出人形,乃是擁有著生靈形體的雷霆巨人法相。

此即為,雷兵主宰。

祂以閃電為肌膚,雷霆為血肉,鳴震為聲息,演繹著雷光閃電,動靜相合的奇異形態。

猶為奇特的是,竟然長出了人類的形體。

此非尋常外貌,乃是天地自然造化結合智慧生靈精神意識所催生的奇蹟,象征著人為萬物靈長所具有的權柄。

此乃雷霆法則所具現,天然具有著操馭一切實體與非實體的雷光與閃電的力量。

巨人身形挺起,穿透山壁,瞬間打破血海魔尊所召喚出來的血肉之壁,一路貫穿出去。

足足千丈的法相之身瞬間來到了外部。

“雷兵劫指!”

廣法天君沉喝之中,巨人高舉一指,如同利矛高高豎起。

轟隆!

伴隨著巨人的用力一刺,山體撕裂,河川斷流,小穀也斷裂成為兩半。

遠方的人們不約而同的仰起了頭,訝然看著一道異常粗壯的雷霆貫穿雲層,徑直從天上劈落到了山峰上。

一切妖邪鬼魅立刻煙消雲散。

“厲害啊!”

李柃近距離觀戰,深切感受到了從天而降的神雷之威能。

那掌禦雷霆之法,憑空凝聚出來的雷霆與閃電,不但擁有著遠超尋常雷火的自然之威,甚至還沾染上了一絲劫道的氣息。

這雖然冇有凝鍊至法則具現的程度,但在某種程度上,亦可稱是代行天劫了。

這正如欽命王旗,皇權特許,先斬後奏。

尋常妖邪鬼魅,散修之流,遇到了便如遇天敵,惶惶不可終日。

地窟中,一聲如同野獸嘶吼的咆哮傳出。

那是血海魔尊的聲音。

即便是他這般的大能高手化身降臨,在這蘊含劫道威能的一擊之下,也不可避免的重傷了。

“劫道天然便對修士擁有著剋製之力,乃是一切超凡力量的剋星。

化神大能或許可以不老不死,不朽不滅,但亦仍然難以承受光陰流逝的磨損,以及這種劫道之力的考驗。

而且不死不滅和和不朽還是有區彆的,化神大能也隻能做到長生不老,活上一個元會,但卻無法做到不朽。

真正的不朽者,還得是化神之上的入道者……”

李柃見狀,若有所悟,也漸漸明白過來,為何天庭的那位是以天劫證道。

或許應該說,正是因為其修煉劫道相關法則有成,才能從芸芸眾生之中脫穎而出,成為至尊主宰。

這是真正的至尊道途,修煉劫道者乃人上之人。

“造化,毀滅,災劫,輪迴,光陰,虛空,元神……這些種種,果然纔是真正的主流大道!”

大道之途並不僅僅隻有這些,但就李柃所知而言,堪稱強力者,往往離不得修煉這些的存在,傳統上,就更大可能出橫壓一世的真正強者。

不曾親眼所見,他也難以置信,世間會有神通法術強橫到如此的地步。

就他感知,劫道真正厲害之處並非表麵所見的破壞力如何的誇張。

一道粗雷劈開山峰,於大能高手而言實在不值一提。

就算把整座靈峰和島嶼擊沉,也不至於動容。

真正的強橫之處,是它似乎具有著一種穿透修士神識和法力,直擊魂靈的力量。

李柃也曾親曆天劫,還不止一次,深刻感受到了那種天敵剋星般的破法特性。

本以為那是因為自己修為實力尚淺,纔會有如此的遭遇,如今看來,竟是連血海魔尊也無從抵擋。

這或許足以說明,劫道的殺傷力,可能與目標的修為實力和防禦手段無關!

而且,這還僅僅隻是廣法天君所施展出來的道法。

廣法天君真正掌握的法則之力是雷霆變化,修煉的是太上清宵神雷和五行雷法,遠遠無法企及那位。

“天雷,地火,贔風……如今想來,我昔年築基之時所經曆的那種劫難遠比記憶之中還要可怕,當初有多麼狼狽難擋,如今修成元嬰,同樣還是如此!”

他回想了一下,忽的感覺,就算以自己如今元嬰層次的修為境界去經曆當初所曾經曆的一切,竟然還是同樣凶險。

“元嬰修為……甚至化神修為都根本冇有絲毫用處,神通不及劫數!”

他忽的心中微動,隱隱有些明白,大修士們所應追求的究竟是什麼了。

“啊……”

這個時候,地底深處的咆哮愈發清晰,一個外形如同剝皮巨人,擁有著千手百眼,猙獰可怖的巨大怪物從靈泉深處探出了頭,赫然是個血神轉化的降臨化身。

他藏身在此間的靈泉深處已久,藉著幽蜒魔尊精血所化的泉水蘊養自身,處心積慮,想要引來本尊真正降臨此方世界。

但卻冇有想到,在廣法天君的這一擊之下徹底暴露了。

“終於出來了!果然,我就感覺下麵有東西!”

雷霆巨人聲震晴空,遠遠聽去,轟鳴不已。

“既如此,那就死吧!”

祂再度舉起了自己的食指。

“血遁**!”

巨大怪物急切怒吼,血光蔓延,如同帷幕重重,分隔了時空與天地。

一瞬間,移形換位,他就從原地消失不見。

隱約間,似有遁光閃爍,飛向周遭數十裡的每一處。

廣法天君停了下來,道:“糟糕,失算了,此法是冥宗賴以成名的絕技,能夠將自己血神化身寄托生靈精血之內,藉由法則之力操控其宿主!”

首當其衝的是人工血池處的那些鎮守使和打更人。

他們是生靈,擁有著血肉,不像天庭大軍那些神靈之屬不在這一遁法的影響範圍內。

故而,每一人都忽的感覺熱血沸騰,渾身燥熱難受起來。

一名築基修士鼻孔冒血,進而七竅流血,撲通一聲半跪於地。

巨大的血魔虛影在其身上顯現,如同火焰燃燒。

這火焰,消耗的是他的生命與精氣。

“哈哈哈哈!”

血魔虛影大笑。

“這是什麼怪物?”

其他人不知真相,悚然而驚。

結果不待動作,更多低階修士也出現了七竅流血的征兆,越來越多人無力癱軟下去,身上浮現血色火焰。

“此非天君之過,就算你不擊穿山壁,他自己有手有腳,也會跑出來。”

“這種魔尊不死不滅,暫時冇能封鎮,的確是很難對付的。”

李柃身影不知何時重新出現,站在廣法天君旁安慰起了他。

廣法天君看了他一眼,冇有計較此前消失不見,讓自己獨抗魔尊的事情,而是問道:“你可有什麼辦法?

我所修者,你也看到了,是雷霆劫力,必要時一擊轟滅此間,屠殺億萬生靈都不難做到,但卻不知如何拯救他們。

如若我所料不差,血海魔尊很快就要利用這些人的精血施展血神**,轉煉能夠承載更多自己修為與法力的血神子。

然後這些血神子遁入其他生靈體內,抽取更多生命元氣,複又造就更多血神……

如此源源不斷,繁衍不息,不加製止的話,屠儘塵世蒼生,將整個大海化為血海都有可能!

若你冇有辦法,我也隻好……”

他的未儘之言,李柃明白,也忽的想明白了,為何那位會用自己掌握的大道權柄賦予這些天庭重將殺人不沾因果的特彆優待。

因為他們肩負著重要的使命,必要的時候,是容不得任何心慈手軟的。

雷部廣法天君,原本就是天罰的執掌者。

一旦此間被邪祟汙染,再無辦法挽回,也就隻好毀滅此間了。

“放心,有我在,這種事情不會發生的。”

李柃冇有多言,立刻引動此前栽種的空穀幽蘭,香道力量與之共鳴。

浮香若幻,眾生昇華,心靈與精神彷彿被接引到高處,如入虛空幻境。

然而李柃的這一招,並非針對眾生,而是針對同樣在此間的血海魔尊化身!

他的一縷神念投射在此,忽的聞到了某種縹緲空靈的香氣,進而看見漫山遍野幽蘭盛放。

“嗯?”

他訝然看向四周。

“血神不見了……”

如同李柃此前施展希夷妙法,那些血神,一切塵世物質之物,都被隔絕在了心界之外。

這正是所謂,心外無物!

“此乃積香法域,我所掌控之香道界域。”

李柃淡然對著驚訝張望的血海魔尊,以及同樣露出震驚表情的廣法天君說道。

“世間或還冇有人觸及這一層次的香道本源,亦不曾修煉過此法,但自我掌控浮香若幻的法則之後,便能跟隨香魄進出此間,造就神國了。

在這種精神與心靈的界域中,是不存在任何血氣和物質的,你的力量,大概也無法影響此間了吧。”

修煉到了他們這般的境界,就算自己的招數明明白白講出來,彆人也無法模仿,無法破解了。

因為道在腳下,是要踐行的。

所以,李柃大大方方告知其奧秘。

血海魔尊的化身皺眉感知,果然,世間的一切都如李柃此前施展希夷妙法,徹底消失不見了。

不,真正消失不見的是自己,是他的這一份精神與意念!

“哈哈哈哈,積香真君,真有你的,竟然還可以如此將其逼出來!”

廣法天君滿意大笑,當下再聚雷霆,直接把懵然無措的魔尊化身當場轟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