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香祖 >   第687章 度化之力

-

“什麼玩意兒,禿頭?”

那幫人怔了一下,旋即破口大罵。

此世並無佛門,隻有類似古修轉換而來的釋門。

不過自多個紀元更替以來,此道不興,早就不為世人所知了,他們自然不懂得這種身穿袈裟,口誦佛號的法相意味著什麼,當下指著和尚罵禿頭,一時皆以為精怪作祟,要擾亂他們精神。

身穿金色袈裟的年輕僧人淡淡一笑,周身上下大放光明,縹緲靈香持續熏染,以妙不可言的法門影響其精神。

“善哉,善哉……”

“我善你娘個頭!”

……

“師祖,這幫人冥頑不靈,意可香好像對他們冇有什麼用處啊。”

姚靈仙看得有些尷尬,同時生出幾分惱然。

你們罵的禿頭,可是我師祖召喚出的香神啊!

他老人家就在你們麵前看著呢!

李柃淡淡一笑,道:“稍安勿躁,看下去就明白了。”

但見年輕僧人於虛空盤坐,既不誦經說法,也不好言相勸,隻是笑而不語的看著他們,時不時若有所得,瞭然頷首。

那幫人起先還在痛罵,叫囂著要殺要剮就來點兒痛快的,彆變出這般的和尚虛影來嚇唬人。

更有甚者,汙言穢語,要變出個漂亮妞兒來給他們瞧瞧。

但漸漸的,不知為何,腦海之中浮現出過往諸事,所作所為,曆曆在目。

那是香魄靈子潛入心境,勾動了深藏於腦海意識深處的回憶。

許多人之所以為惡,是因利益熏心,失卻本真,矇昧了先天本源所賦予的善良之念,又或者,世俗理念與心中評判標準相沖突,並不以自身之惡為惡。

香道之中亦有此說,以香為臭,以臭為香,是為顛倒是非。

然而此刻聞香,叫人不由自主的從內心深處照映出本心善唸的存在,越來越多的念頭被勾動,孩提之時就存在的純真美好重新浮現出來。

其中一名涉魔修士忽的身軀僵住,看了看四周。

但見身邊景象已然不再是打更人的牢房,而是地獄般的景象。

潮濕,陰暗,如同泥淖深處的深潭中,腳下踏空,整個人都正在被吞噬。

那充滿著血腥與腐臭氣味的穢土,正在將其整個人埋葬,令得其深感窒息,無法呼吸。

他徒勞掙紮,卻還是隻能眼睜睜的感受著不斷深陷的恐怖之感。

忽然之間,場景一變,四周遍佈烈火與硝煙。

不知何時,竟是被丟在了一個充滿著熔岩與烈焰的火山口,整個人都被釘在鋼鐵打造的荊棘叢林中。

地火洶湧,正在從附近的火山口中噴出,熔岩慢慢將人整個吞噬。

再然後,是寒風刺骨的冰庫地獄,即便身為修士,體魄遠勝凡民,亦在瞬間就掛上冰霜,血液凍成冰塊。

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僵住了,如同石像定在原地,絲毫動彈不得。

一股可怕的冷意襲來,整個身軀竟然被風吹倒,當場摔成齏粉。

如是種種,既是幻覺,也非幻覺。

它們並非此人親身經曆,但卻亦非等閒臆造出來,而是幽冥深處,其他生靈所曾遭受過的折磨與苦難。

精神之力,無遠弗屆,乃受因果牽引而感召。

過去所曾造孽,謀害人命,掠奪財富,阻礙道途諸般種種惡行所牽扯的因果之力將與之關聯的地獄之相召喚了出來,令得其窺見了冥界地府的可怕。

“善哉,善哉……”

正痛苦哀嚎,彷徨無依之際,年輕僧人再度出現,身上金芒驅散了地獄的酷烈與寒冷,令人如沐春風。

那人如聞仙音,福至心靈道:“大師救我。”

年輕僧人微微一笑,卻是從指頭垂落一隻蜘蛛。

蜘蛛從腹部吐出蛛絲,牽引著自己懸吊在空中,剛好令那人伸手可及。

那人整個都蒙了。

如今自己深陷地獄,區區一根蛛絲,有何用處?

但當他懷著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的心思,伸手抓住那根蛛絲的時候,奇蹟卻發生了。

纖細得幾乎一拉就斷的蛛絲承受住了他整個人的重量,如同登天之繩,將其整個拉了起來。

……

“啊……”

監牢中,那人從睡夢中驚醒,冷汗涔涔。

“我冇有死,也冇有下地獄?”

“這是一場噩夢?”

那人回憶著此前的經曆,不免驚疑不定。

就在這時,牢房中剛好有一隻結網蜘蛛垂落在前,費力的牽引著蛛絲,要往旁邊蕩去。

那人心煩意亂,下意識就想要將其一巴掌拍死。

但不經意間,想起自己夢墮地獄,是蒙蛛絲所救的經曆,卻又生出一絲善良之念,難得的小心翼翼將其送至旁邊,免得被身邊同伴不小心踏死或者拍死。

他並冇有察覺到,李柃與姚靈仙仍在附近。

他們隱匿身形,持續觀察,常人難覺的虛空中,香魄發散,無形念頭轉化幽遠氣蘊流轉不休,陡而,整個人的氣質忽變,從此前的腐朽惡臭生出一絲清香。

那是隱藏在人心深處的善意被激發,終於改變了本質。

這一絲清香,就如同幽暗之中的火苗,雖然脆弱,但卻明亮。

意可香神早已化為一縷清香常駐其神念,生生不息,如同蠟炬。

他正在用這份光和熱,不斷影響此人,也在不斷影響著他身邊的人。

“師祖,我怎麼感覺此人有些不同了?”

這份變化著實明顯,就連姚靈仙這般冇有聞香天賦的人也能察覺得出。

但具體個如何不同法,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他並不知道細微之處的變化,也無法直接窺見地獄幻境和一切的前因後果。

隻不過,那人把蜘蛛提到旁邊,小心翼翼避開危險之處的行徑,卻是明顯可見的。

他真實的感受到了從其內心深處散發出來的善良之念。

“這些人又蠢又壞,按理說來,應是無可救藥的,還真被香道改變了……這……這究竟是什麼力量?”

李柃冇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道:“我此前所創聞香生息訣,眾妙化香訣,是什麼力量?”

姚靈仙是香道弟子,這道送分題自然答得出:“是變化之力,此間涉及到靈蘊與香魄的變化,亦有物質精神之轉化。”

李柃又問道:“逆風之香,因果之香,乃至浮香若幻,希夷妙法,是什麼力量?”

姚靈仙道:“此乃羽化之力,通玄入微,洞玄窺真。”

李柃道:“誠如此二者,香道本質涉及到精神物質之變與洞玄入微之變,而今所展現出來的另外一個玄奇,不過是度化之力而已。

它乃唯心精神所轉化的力量,藉由物質影響精神,從而達到改變人心,啟發智慧的效果。

此種香品與此前我所參研之香火願力,智慧道果諸般種種一脈相承,演繹至最高境界,當為度化。”

姚靈仙劇震:“度化!難道說,師祖你已然將此一力量推演至法則之力的境界,掌握此間權柄了?”

李柃哈哈一笑:“哪有這麼容易!”

“說實話,我如今雖然是元嬰大修士,但掌握的香道法則也不過聞香識人,浮香若幻這二者而已,連真正的羽化入微都冇有做到,談不上掌控權柄,更不要說,變化,度化……

離這些還差得遠呢,冇有那麼容易的。

隻不過,我既已開創此間道途,又指明瞭天地人三香途徑,照此參修,遲早也會有香道弟子證悟這些力量的。

說不定是英庭,利生,說不定是你,說不定是其他香道的真傳弟子……都有可能的。

我自己亦將上下求索,儘量嘗試著掌握真正的化香法則,度化法則,從而掌握香道生滅,熏染之真諦,摘取無上道果……”

“原來如此。”

姚靈仙略感遺憾,但轉念一想,卻又不禁深感佩服。

老祖已經為香道弟子開辟好了諸多前路,指明瞭康莊大道。

後續之人有福,不必再行探索。

如今光是可以證悟法則的道途都有三條,可能掌握的元嬰之路也有三種。

修煉起來,自是無往而不利。

……

李柃和姚靈仙離開之後,打更人們提審罪犯,忽的發現,整個監牢的幾人都變得有所不同了。

他們痛哭流涕,自責不已道:“我們認罪!我們招供!我們過往造孽太多,早該得到懲罰了!”

“這,這不會是有詐吧……”打更人們麵麵相覷,一時間,儘皆難以置信。

“小心謹慎,可千萬不要被這些狡猾的傢夥給騙了。”

換成誰來,昨天還嘴硬心毒的邪修魔道忽的幡然醒悟,痛改前非,都得懷疑。

這要麼是串通好了掩藏幕後主謀,要麼就是彆有用心。

但不管打更人們如何懷疑,度化之力仍在持續生效,這些受到影響之人,已然是徹底換了個人格那般性情大變,要與過去的自己劃清界限,覺今是而昨非了。

他們爭先恐後告知與自己有所聯絡的魔道弟子與聯絡線索,還提供一些可能藏匿的地點。

甚至於,玉琅山中可能存在的一些漏網之魚,也被揪了出來。

這情報來得是如此之容易,乃至打更人們都要懷疑這些傢夥是不是故意攀誣陷害,要攪亂玉琅山了。

但上頭的旨意很快到來,那是姚靈仙考慮到神通法術的妙用非同尋常,可以藉此機會利用一番之後作出的安排:“信任那些人,甚至若有必要,可以暫時釋放一二,放長線釣大魚!”

他相信李柃的神通法術,所以也相信那些人真的被度化改造,可以為自己所用。

西海涉魔修士原本就與冥宗潛伏在此間的使者有所聯絡,利用那些人將其釣出,一網打儘,是最為有利的做法。

如若處置得當,甚至可以藉此機會給他們的組織來場滅頂之災。

畢竟,人心纔是這個世界最難把握的東西。

如若香道連人心都已經可以掌控,那就意味著,它將會是至強的力量!

李柃得知其計劃,卻是笑道:“我如今所掌握的程度,也不過是尋常神通,算不得什麼。”

姚靈仙道:“師祖謙虛了,我認為它已經夠強了。

雖然如今看來,的確還稱不上是大神通,而且所能影響的範圍也僅限於凡民與煉氣境修士……

但其勝在無形無跡,難以提防,悄無聲息轉變心意,從最根本處改造一個人,敵人根本無法提防!

如若是身邊之人突然背叛,哪怕凡民境界,煉氣境界,也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那倒也是,不過如今此法還處在試驗階段,配合的香品也有限得緊,不可能大規模利用。

與之相比,我更擔心其他……”

李柃說到這裡,突然沉默一陣,而後才幽幽說道。

“度化本身,是強行扭轉心意,亦可稱得上是洗腦和改造……

它和教化始終還是有所區彆的。

大能修士都有抵抗之力,也不會如何感受到威脅,但低階修士,普通修士,都有可能警惕,甚至畏懼。”

姚靈仙聞言,心中一驚,但也很快明白過來。

確實如此,這是值得擔心之事。

古往今來,低階修士是一個天地,大修士又是一個天地。

修成了元嬰以上,掌握法則之力的那些人正確看待這種力量,但普通修士無從防範,難以抵抗,難免將其妖魔化。

要隨著道途普及,法門逐漸為人所熟知,纔會誕生出相應的破解之法。

在這之前的一段時期,幾乎可以稱得上是無解。

那麼引起一些波瀾和驚慌是在所難免的。

李柃饒有深意道:“這真正的大能高手都對自己道途有信心,看得開,凡民,煉氣修士人微言輕,又難以影響大局,真正會感受到麻煩的,還得是築基,結丹之人,或許會對我宗真傳,結丹修士修煉此法造成阻礙。

但,如果彆人擔心你掌握某種強大的力量會對他造成威脅……那你最好真的有。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會致力於閉關潛修,攻克這一度化法則,然後將相應的方子和秘法傳給宗內弟子。

到時候,彆人要戒惕,要提防,要抵製,要怎麼樣,都隨他們去好了。

既然香通度化,那我們就算不用,也不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