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香祖 >   第840章 釜底抽薪

-

獲取第1次

香祖正文卷第840章釜底抽薪茫茫大海上,波濤起伏。

數道遁光飛快疾馳在天空中,帶著幾分惶惶不安的意味。

好不容易,他們終於趕到一座自家控製島嶼,踏實登上陸地之後,不由得暗鬆了一口,終於徹底放下心來。

“真的是好險,萬幸冇有被那些人發現。”

“說起來也真是奇怪,為何附近會突然多出那麼多的正道修士在活動?”

這幾名修士是金錢會錢家麾下的子弟。

最近一段時日,錢坤欲要轉投屍仙宗,派遣了眾多精英子弟來此佈局。

但卻冇有想到,正道方麵迅速作出反應,派遣大量散修高手以及各路修士前來劫殺。

他們一開始押運糧草以及各種物資的隊伍首當其衝,從剛開始就遭受了不小的損失。

進而杜海大戰再起,各處地方接連蕩魔,肅反,展開了係列的行動。

甚至就連金源島外圍,以及錢家內部,都相繼出現了些許的騷動。m.

這些手段是如此的激烈,以至於這些身處前線戰場的人都頗有幾分風聲鶴唳之感。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正所謂神仙打架,凡民遭殃,他們這樣的低階修士是最容易死傷慘重的存在,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要給那些個大人物作為投石問路的棋子給消耗掉了。

“先不要管那麼多了,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要緊。”

一名管事模樣的中年男子吩咐道,眼下可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

其他人聽聞,也隻好按照他的意思忙碌起來。

這座島嶼的另外一邊,萬庸和張銘依舊在此間坐鎮。

他們剛剛結束了和總會那邊的通訊,得到錢坤傳來的最新指令,準備和一名屍仙宗派遣過來的元嬰境高手進行交接。

“這才一位元嬰修士,怎麼可能夠用?”

張銘得知此事,不由得感慨道。

萬庸道:“辛大長老那邊自有其他要事,也實在騰不出人手。”

張銘道:“看來他說的還真有幾分道理,錢大長老這番確實想差了。”

他回想起了不久之前,李柃告訴他們的殘酷真相。

錢坤的本意是通過投靠屍仙宗來獲得庇護,但實際上,卻是為他人作棋子,要反過來貢獻力量,分散自己的底蘊。

不要總是問能從陣營得到什麼,先想想自己能為陣營做些什麼!

辛大長老可不是開善堂的,誰占誰的便宜,還真說不定。

就這麼一名派遣過來的元嬰境修士,都隻不過是修為實力普通尋常的鬼仙,敷衍他們一下而已。

“就這樣還要被彆人算計得死死,錢大長老,何其悲也!”

張銘想到了不久之前李柃提出的要求,麵色不由得更加悲苦了。

“張道友,我們現在已經彆無選擇,究竟是真的投靠屍仙宗,還是順勢反出,做出更加正確的選擇,就在這幾日了。”

一旁的萬庸見他麵色愁苦,有意無意的提點道。

張銘道:“你不必多言,我知道應該怎麼做。”

……

時間很快又再過去了幾天,距離此間不遠的海麵上,一隻龐大的禽類妖魔振翅高飛,以極快的速度遁行著。

妖禽背上,來自砼山派的鬼仙高手嶽衡鐘挺立著。

這是受命前來和錢坤麾下勢力交接,同時也是為了探清對方究竟是否真心投靠的使者。

不久之後,嶽衡鐘前方出現了一座海島,島上有坊市和城池,錢家的力量在上麵駐紮著,營造出繁榮昌盛的景象。

這是屍仙宗掌控之下的東海一隅,自從他們占據了海上諸島以來,民生凋敝,百業不興,但是修仙界的黑市異常繁榮。

錢家把手伸到了諸多暴利的領域,不單隻是傳統上的錢莊,靈材貿易,還有因著魔道崛起而新的人口買賣,極大補充了因為此前戰亂流離造成的損失,大發戰爭財。

他們從辛鉞那裡得到諸多屍仙道功法,幫助其煉製殭屍,鬼怪種種傀儡,然後由屍仙宗統一出資采購。

多餘的出產,也可以販賣到坊間,供應各種各樣的散修需求。

那些修仙界的低階修士們並冇有充足財力物力去擄掠人口,煉製傀儡,但卻又眼紅那些屍仙宗特意散佈的煉魔功法,所以隻能從錢家名下的那些黑市產業購買。

數十年來,早已經形成了穩定的市場。

本來這些見不得光的魔道交易大多都在地下進行,但自從錢坤決定投靠屍仙宗之後,便漸漸浮上水麵,準備擴大規模,進行更加高效的經營。

下方的坊市中,萬庸和張銘感受到了嶽衡鐘的氣息,主動迎了出來。

“嶽道友,遠道而來,辛苦了。”

“萬道友,張道友!”嶽衡鐘客氣的和他們見禮。

一番客套之後,萬庸讓人把這位嶽道友帶下去暫且休息,自己卻來到另外一邊。

“李道友,他已經到來了。”

李柃的化身堂而皇之從裡麵走了出來,站在庭前台階上,淡淡說道:“我的目標並不是他,不必打草驚蛇。”

“明白了,我會暫且穩住他,一直等到錢坤到來。”

“隻可惜,錢坤就算來這裡與他洽談,也不會輕易真身出現,最多就化身降臨。”

“好歹也是修成了陽神的高手,他能夠白晝出行,利用化身往來是頗為方便的。”

在李柃和萬庸說著話的時候,羽求仙走了出來。

直至如今,他都還冇有離開東海,仍舊以真身降臨的狀態帶著自己的禦靈重明鳥一起在此間潛伏。

這樣做是要冒風險的,不過李柃和萬壽殿的關係到位,也付出了一些必要的代價,讓對方賣自己一個人情。

因而直至如今,他都是一事不煩二主,安排了對方在此間作為後備的力量。

李柃自通道:“無論他是真身降臨還是化身降臨,隻要冇有錢甫那般的黃金巨人法相,我就能夠對付。”

羽求仙笑言道:“道友神通廣大,若非那錢甫的本領剛好對香道有所剋製,也絕不至於需要找我等助拳,不過那錢坤真正厲害之處並不在於本身實力,而是手中所持的金錢會秘寶青蚨錢。”

李柃道:“不錯,按照張道友的說法,青蚨錢此物平常名聲不顯,都是因為呈現於世人之前多為子錢所致。

這種秘寶最直接的用法就是落寶,能夠剋製種種寶物,尤其是其他與金錢道有所關聯的法寶。

但實際上,真正厲害的還是它們的母錢。

那母錢擁有著召喚和驅使其他子錢的能力,能夠利用其施法許願!”

羽求仙嘖嘖感歎道:“施法許願,單憑這一點,就是無限的可能呀!”

這些都是從萬庸和張銘處得到的情報,看起來,情況並不容樂觀。

因為青蚨錢母錢所擁有的能力實在太神奇了,竟然是一種能夠許下願望,夢想成真的法術。

正所謂錢可通神,利用金錢大道的秘法達成所願,是可以藉助一道衍生萬道,擁有無限可能的。

唯一所幸,是這種力量絕非常人所能輕鬆引導,錢坤掌握著青蚨錢多年,也未必見得能夠將其威能真正發揮出來。

若不然,他早就藉著母錢的許願之法促使自己晉升化神境界了。

“由此可以判斷,這種母錢一定有它的限製,錢坤利用起來,說不定也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就算料敵從寬,也不至於發揮出化神境界的力量,充其量隻是能夠與化神高手相抗衡而已。

化神大能的分身我也曾經領教過,也就是那麼回事。”

李柃以最平淡的語氣說著令人驚歎的話語,萬庸,羽求仙聞言,不由得苦笑搖頭。

不過按照李柃過往的戰績,他也的確有資格說這麼一句話。

法寶終歸還是要人來駕馭的,能夠發揮到什麼程度,得看錢坤本人的器量。

再加上以有心算無心,多少還是有幾分底氣去碰一碰。

……

等待的日子並不漫長,過了一段時日之後,錢坤果然應邀過來,準備與嶽衡鐘進行會麵。

在李柃等人的計劃之中,這名鬼仙就是引誘出對方的香餌,當然不能打草驚蛇。

因此最近一段時日,他們都冇有驚擾對方,利用此人和萬庸張銘作出一切平靜的景象。

而在得到錢坤即將到來的確切訊息時,張銘突然找到嶽衡鐘,發出了誠摯的邀請。

“一起去釣海獸?”

嶽衡鐘麵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感覺有些莫名所以。

“久聞屍仙宗秘**參造化,能夠藉助海獸的屍體煉就各種各樣的屍魔傀儡,我最近恰好得到了確切的訊息,知曉一頭結丹境的海獸出冇地點。

道友感興趣的話,我們一起去降服它,之後由你施展祭煉之法將其轉化為傀儡,在下隻要觀摩一二就行……”

“原來如此。”嶽衡鐘自以為瞭然,帶著幾分意動道,“這怎麼好意思,道友好不容易纔得到的訊息……”

張銘笑了笑,道:“雖然屍仙宗的法門已經傳下,但像我們這樣的外界之人,對當中許多隱秘還是有欠瞭解,還請道友成全。”

“既然如此,我也就卻之不恭了,不過那處地方遠嗎,我是奉命來此等待錢大長老,若是擅自離開了,錢大長老又到來,可不太好。”

“十萬來裡而已,就算錢大長老剛巧在這時候趕到了島上,也大可以等得,最多我們快去快回便是。”

嶽衡鐘深以為然,於是應邀一起離開了此間。

他並不知道,這是李柃的調虎離山之計。

張銘珍惜羽毛,並不願意擔上背叛舊主的惡名,所以隻同意了參與計劃,但卻冇有打算親自出手。

而李柃為了杜絕意外狀況,也冇有打算讓他參與進來。

乾脆還是支開,彼此都可以放心。

至於萬庸,早就已經在暗中投靠了李柃,也就不必置身事外,

恰好此間的事務需要一個身份地位足夠之人來主導,李柃利用他的名義對坊市大陣作出了相應的改造,各種各樣的禁製,手段都提前安排就位。

又過去幾個時辰,錢坤的化身如約降臨,落在此間金錢會堂口的內庭中。

“萬道友,張道友何在?”

他一來到此間就即刻傳訊,想要找到萬庸和張銘。

但人冇有等到,卻聞到了一股奇特的氣味。

煙氣籠罩之中,法界垂香,流風四溢,散發著不同尋常的意蘊。

原本空曠無垠的虛空,似乎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籠罩起來。

那是拒邪香香魄所形成的法域。

“人都到哪裡去了?這是什麼東西?”

錢坤大皺眉頭,忽然察覺到了不妙。

他想要離開,結果發現周圍的香魄正在抵擋著自己的神魂。

這種奇特的靈蘊織成了一張柔軟的巨網,將其束縛在其中,根本無法脫出。

錢坤也並非毫無辦法,轉眼間就祭出了一件疑似天風晶雕琢而成的寶印,狂風肆虐起來。

這件法寶和李柃之前用過的風靈蝶有些相似之處,竟然能夠推動散佈在四周的無形香魄,將其吹散吹淡。

但李柃從來都冇有指望過,單憑這些香魄就能將其神魂困住,真正的手段立刻施展了出來。

羽求仙的精神將其壓製,轉眼功夫,重明鳥神通襲來,強大的元磁之力化作重力籠罩在其頭上。

與此同時,一股宛若黑煙的氣味流出,索命香催殺精神的奇異力量湧現出來,錢坤隻聞到一口,就感覺神魂昏昏,意誌消沉,有種如墮夢境的感覺。

這是接觸到了死亡真意的強大力量,索命香擁有著聞之即死的奇特能力,若非錢坤的神魂足夠強韌,本身也融煉有金錢大道的多道法則,能夠與之抗衡,否則就已經栽了。

饒是如此,猝然之間遭受了李柃和羽求仙的聯手攻擊,錢坤也有些手忙腳亂,竟然來不及做出絲毫反應。

李柃連施秘手,一連串的猛攻毫不留情地朝著對方傾瀉而去。

轟轟轟轟!

雷火霹靂交織,間雜著信靈香香魄凝鍊而成的元氣彈不斷炸裂。

這個人可冇有什麼金剛不壞的法相變化,很快便連連受傷。

……

就在這邊動手的一刻,均海域,金源島上,錢家數人也發生了些許微妙的變故。

一則不知來源的謠言到處傳揚。

“錢坤已死!錢眈大長老將行繼位!”

有的人雖然還活著,但是他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