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小說網 >  香祖 >   第903章 無常

-

[]

香祖正文卷第903章無常“都小心點兒,千萬彆磕著碰著了,這些可都是高級的香材!”

九畹島,東碼頭,坊市前,一群力工正在商會管事的指揮下搬運著貨物。

遠處的海麵上,大小船隻絡繹不絕,一派繁忙異常的景象。

“果然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呀,積香宗九畹島繁華如斯,難怪能夠聚斂四海之財富。”

來自元洲仙門長生福地的商會管事登上了這片陌生的島嶼,看了看四周的景象,不由得深懷感慨,對旁邊的人說道。

“那是,積香宗在此坐鎮,各方邪魔外道都不敢來侵擾,這纔是真正的仙門氣象呀。”

眾人紛紛附和。

人能夠改變環境,環境也能改變人。

積香宗崛起幾百年來,北海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許多東西早就已經不同以往了。

說話那名管事暗歎一聲,卻是莫名想到一個耐人尋味的關鍵之處。

要說仙家名門,大能高手,其他地方又豈會冇有?

各大洲陸並非冇有老牌仙門以及化神大能坐鎮,甚至從某方麵而言,他們所擁有的力量比如今的積香宗還要更強,底蘊還要更加深厚。

但就是這些宗門勢力,一個二個都開始擺爛,疏於治理。

它們並冇有把自己所在的地方經營得如同北海這般繁榮穩定,反而多有天災**。

這固然和他們所處的地方有魔道盯著,頻繁惹出事端有關,但也不得不說,是治世理唸的差彆。

或許在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能高手眼中,草莽坊間根本無足輕重,自然也就不會花費太大的代價和心血在這裡麵。

“聽說積香宗一直致力於安靖凡俗,保境安民,魔道之人選擇在這裡鬨事的話,成本是極大的。

久而久之,真正有跟腳有底蘊的弟子就都不願意來了,其他被派駐在此的,也一個二個都開始陽奉陰違。”

“是啊,我甚至聽說,有些潛伏的魔道弟子都開始跟著做起了散修,求個安穩太平。”

“這可當真是不可思議,都說積香仙尊有著度化人心之能,難不成使了什麼引人向善的手段,感化了他們?”

遠道而來的客人們十分不解。

不過很快,他們的注意又被遠處的熱鬨吸引了過去。

原來,街市上麵正在舉行盛大的典禮。

來自各方的商旅人頭湧湧,修士們看到了鮫人,魚人,以及形形色色的海陸妖修,各種充滿異國風情的裝扮服飾令人眼花繚亂,陌生的語言嘈雜喧鬨。

這一切都顯示出蓬勃的生機。

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邊的小碼頭上,來了一群特殊的客人。

他們乘坐的寶船打著北霄島尚家的旗號,一路往來出入,走的都是專用通道,顯示出不同尋常的地位。

熟知積香宗曆史的人就會知道,這是李柃早年間在商會那邊的盟友,雖然後來身份差距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遠,但卻仍然保持了良好的關係。

現如今,尚家仍然還是金錢會派駐在北海的代表,隻不過,原來的尚家老祖已經壽終正寢,取代她走上台前執掌家族和金錢會事務的,是尚家的後起之秀尚明蘭。

此刻,尚明蘭靜秀的麵龐上帶著幾絲焦急,站在船頭翹首以盼。

好在寶船終於抵達了碼頭,她不等船停穩,就徑直從上麵跳了下去。

迎接她的積香宗管事吃了一驚,連忙上前。

“尚姑娘,何事如此著急?”

尚明蘭風風火火道:“我方纔在船上收到了姑婆病危的訊息,又聽聞貴處恰好正在拍賣一匣珍貴的蘅蕪香,還請快快停下拍賣,把那靈香勻出來給我。”

“哎呦,尚姑娘,您這不是為難我嗎,這種事情我可做不了主呀。”聽到尚明蘭的要求,管事不由得露出為難之色。

尚明蘭道:“那就請你趕緊上報,有勞了!”

尚明蘭仍自堅持道。

管事無法,隻能暫且安撫對方,然後準備向上麵稟報。

有一名較為年輕的坊市執事悄悄問道:“真的要給她上報麼,就這麼提說,還不得給上麵罵死?”

“對啊,蘅蕪香可不是什麼普通之物!”旁邊另外一名坊市執事也幫腔道。

管事白了他們一眼,道:“你們還年輕,根本不知這尚家與我積香宗的關係,要知道,當年本宗成立,尚家可都是幫了不小忙的。

而且老祖和他們家有舊,你們可知道,那個尚姑娘口中的姑婆指的是誰?”

兩名年輕執事微愣:“是誰?”

“是金錢會的尚玉仙尚長老!”

管事說到這裡,微微一歎:“看樣子,也該是時候了。”

兩名執事聽得滿頭霧水,卻是不知,聶英智那邊很快就得知了訊息,第一時間截下蘅蕪香,優先供應給尚家,然後才緊急從卻羅仙府裡麵調出另外一份往這邊香市送來,補回拍賣會所需。

這雖然耽擱了一些拍賣的開場時間,但卻令得尚明蘭得以第一時間拿到東西,火速趕回。

而在這時,李柃夫婦也離開仙府,前往北霄島。

路上,慕青絲滿懷莫名憂愁,帶著幾許由衷的感慨,對李柃道:“玉仙姐姐看起來時日無多,這可真是……”

李柃道:“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規律,她至今都還隻有築基修為,算起來八百多歲也是壽儘之時。”

慕青絲道:“若不是為了家族利益,她本有機會結丹的。”

兩人言談之中,卻是涉及到一樁尚家內部的陳年公案。

尚家嫡庶各支繼承財產不一,但為家族利益之故,常有通財之義,為了供養出一位足以在尚長老之後撐起家業的結丹修士,他們可冇有少費心機。

鬨來鬨去,本來有些希望結丹的尚玉仙都自願放棄了這方麵的機會,以築基之身活了幾百年,終於在近日迎來油儘燈枯之時。

這是早百年前就已經能夠一眼看透的事情,但真的到來,還是難免令人唏噓。

不多時,北霄島就到了。

李柃直接帶著慕青絲進入其中,往尚家族地趕去。

他直至如今都還保留著月沙島的權益,也可以說是這裡的島主,往來出入自有特權,甚至都冇有驚動其他人。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尚玉仙居住的地方。

但見小樓裡麵,重重帷帳垂落,濃重的藥味伴隨著淡淡的死亡氣息傳來,令人不免心生惆悵之意。

李柃敏銳的聞到了一種獨屬於老朽之人的味道,那是人體肌膚分泌油脂,雜質除之不儘,慢慢積攢起來的死皮臭味。

而等到他們走進去後,更是看到一個銀髮老嫗躺臥在那裡,氣息孱弱,一副命不久矣的衰弱模樣。

這個銀髮老嫗,正是昔年的尚玉仙!

她在休憩之中察覺到了有人進來,睜開眼睛看去,不免吃了一驚:“是你們?”

尚玉仙一生養尊處優,即便年老色衰,頭髮也變得銀白,仍然保持著緊緻的肌膚和動人的容顏。

但是,那股子衰老,虛弱的意味,卻是無論如何也揮之不去了。

天人五衰之中,包含著衣服垢穢、頭上華萎、腋下流汗、身體臭穢、不樂本座種種異象,換在年輕之時,這等女修身上是絕對不可能出現老人味的。

她似乎也感覺有些窘迫,連忙起身,想要相迎,卻見慕青絲主動上前扶住她,製止道:“玉仙姐姐,你好生歇息著。”

尚玉仙苦笑道:“讓妹妹你見笑了,我如今快要老死,連起個身都力不從心。”

“若是當年你能結丹……”慕青絲猶自還為她感到可惜。

尚玉仙歎道:“我的傻妹妹,你以為誰都有你這般福氣,跟著個好夫君,掙下偌大家業?

我尚家延續富貴本就艱難,晉升結丹的機會得用在刀刃上,若我消耗太多資糧仍然還是未能晉升,說不得族裡上上下下幾百口人的生計都要成問題,我又怎麼能以一己之私強求結丹,去扼殺家族保持現有利益的希望?

而且這個世上,總是滯留築基的多於結丹,我能夠活滿八百六十歲,已經非常知足了。”

慕青絲無言以對。

因為這個修仙界,的確是絕大部分人都停留在煉氣和築基境界,畢生無法寸進的。

生老病死,最是熬煉人性。

雖然已經見慣了身邊的親友故舊逐漸老死,但每一次,她都仍然能夠清晰感覺到那種衰而不傷,但卻又真正無可奈何的心緒。

李柃和慕青絲過來探望尚玉仙隻是略儘人事,並冇有打算扭轉這自然規律。

實際上,李柃手中保留著逆煉陰陽的手段,亦或可以打通天庭的關係,幫助尚玉仙在那裡謀個神位。

但征求一番尚玉仙本人的意願之後,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尚玉仙道:“我纔不願意去那勞什子天庭封神,日日當差享福報,我原本就不是仙門之人,也不指望死後有知,仍然以神魂運轉於天地,還是順應這天地自然的規律,塵歸塵,土歸土罷。

我隻求一件事情,那就是若有機會,幫我照看著一下明蘭那個孩子……”

李柃夫婦答應了。

從尚家出來,慕青絲情緒有些低落,悵然對李柃道:“夫君,這生老病死果然連修士也逃不過,或許哪一天,也該輪到我了吧。”

李柃笑歎道:“說什麼傻話。”

她擁有結丹修為,又有各種資糧寶物可以享受,壽命長達三千年以計。

倘若強行續命的話,還是很能熬的。

慕青絲卻是搖頭。

她當然也知道自己還有兩千年可活,但看到尚玉仙衰老之後的樣子,卻又不由得聯想到自己將來老死之時的模樣。

“結丹修士的壽命在凡民和低階修士眼中非常漫長,但在元嬰修士,化神大能麵前,卻又不值一提了。

就算我能僥倖成嬰,擁有近萬年壽命,也遲早要迎來那一天。

不知夫君可還記得,當年我曾問過,終有一日,你是否會太上忘情?

當時你的回答是,太上忘情非無情,空色相異亦相同……

你說這天地之間有太多的長生和逍遙值得我們去追尋,你不想煢煢孑立,形影相弔,所以要和我一起共求結丹,逍遙同遊。

這一步,我們算是做到了,纔有這幾百年的相伴之緣。

然而,千百年後,萬千年後,若真緣儘,又待如何?”

李柃默然一陣,詢問道:“那依你之見?”

慕青絲道:“我隻願這一生緣儘之後,能夠無怨無悔,也希望夫君到時候不必執著,順其自然就好。

我的生命終有一日會迎來儘頭,而那時,夫君卻還有千秋萬載的前程,我隻希望,到時候夫君仍然還能平安喜樂……

或許,柔娘還能代替我再陪夫君幾千個年頭,但幾千年後,她也將要壽儘,那個時候,夫君纔會真正成長為太上忘情的香道老祖了吧。”

聽著慕青絲略懷苦惱,但卻有絲毫不帶怨懣說出來的一番話語,李柃終於微微動容。

血海魔尊曾經對他宣講過的富人四妻之說,又再一次浮現於眼前,宛若昨日之語。

“太上忘情,是所有大能者的宿命麼?”

李柃喃喃自語。

李柃其實不願向命運低頭,但轉眼功夫,數十年過去,又再一位舊識的離去,令得他再次有所觸動。

那是磯矹島的妱夫人。

時年李柃九百歲,妱夫人卻已經兩千六百餘歲,她也無災無病的迎來了壽終正寢。

而在此之前,磯矹島中,李柃認識的另外一位舊友,妱夫人身邊的紅魚取代其成為磯矹島島主,繼承了那份結丹妖王遺蛻所化的基業。

但是紅魚也未能修煉至結丹妖王的境界,隻是憑著異於人類的妖族稟賦多活幾百個年頭而已。

妱夫人托李柃幫忙照拂周邊地區的螺女,算是儘一份舊友情誼。

以李柃此刻的身份地位,這就是一句話的事情,甚至就算不用他多說什麼,北海本身海晏河清,也不至於令這裡的螺女陷入困苦。

但他也隻能管到最近幾百年,了不起就是上千年。

總不可能照顧這些螺女生生世世的。

於是李柃終於證悟,世間山河大地及一切有為之法,遷流無暫停,終將變異,皆悉無常。

有香空明,當能應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