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曾祖父!”寒寒笑盈盈地說,紅潤精緻的小臉格外討喜:“我叫寒寒,是北北的哥哥,我跟他一起替孃親給您祝壽,您長命百歲呀!”“你,你們兩個孃親是”老侯爺的話都說不完整了。...

這話一說,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蕭令月。

蕭令月心裡冷笑。

沈玉婷果然不是省油的燈,前麵剛吃了虧,這就開始報複回來了。

聽聽她說的話,又是府中嫡女,又是第一次為老爺子賀壽。

看似是無心之言,其實卻是惡意的捧殺!

她把蕭令月推到一個高高的位置上,如果蕭令月拿不出像樣的壽禮,或者是比不過她的壽禮,那蕭令月的處境就非常難堪了。

最重要的是,人人都知道“沈晚”是在鄉下長大。

回府的路上還遇到了劫匪殺人。

能保住性命就不錯了,哪還顧得上準備壽禮?

沈玉婷心裡得意極了,她不信沈晚能拿出比她更好的壽禮,這個暗虧她吃定了!

蕭令月平靜地站起身:“我自幼在鄉下長大,比不得二姐在府裡養尊處優,見慣了好東西。隻怕傾其所有為祖父準備的壽禮,祖父見了也會覺得粗鄙不堪,上不了檯麵。”

沈玉婷一聽,搶著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是覺得祖父嫌貧愛富嗎?”

蕭令月語氣無辜:“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隻是實話實說。”

鄉下能有什麼好東西?

就算有,在堂堂侯府的富貴麵前,也算不了什麼。

老侯爺不悅的的皺起眉頭:“既然是壽禮,老夫看的也不是價值,隻論心意而已。”

“三妹,這下你可放心了吧?”沈玉婷不懷好意地笑道,“祖父向來隻看重心意,你就算拿不出太好的禮物,心意到了也是可以的,常言道禮輕情意重嘛!”

說得好聽!蕭令月心中冷笑。

壽禮的價值還可以衡量。

但是心意這個東西,卻是說不準的,儘不儘心還不是老侯爺說了算?

老侯爺現在看她一萬個不順眼,要不是礙著太子殿下的麵子,隻怕都恨不得將她一腳踢出去了。

“二姐就這麼想看我的禮物嗎?”蕭令月幽幽問道。

“三妹,我也隻是好奇!”沈玉婷咄咄逼視著她,“你在鄉下這麼多年,能夠回府,也是托了祖父的福氣!他老人家難得一次壽辰,作為嫡出的孫女,你怎麼也該送上一份心意吧?”

“那好吧!”蕭令月狀似為難地想了想,一臉歉意地看著老侯爺。

“祖父見諒,孫女在鄉下過得清苦,實在是囊中羞澀,做不到像二姐這樣奢靡富貴,用金絲拈線給您繡壽圖!我能想到的有新意的壽禮隻有一件,還請祖父不要嫌棄。”

沈玉婷:“”

老侯爺冷淡地說:“隻要是心意,自然不會嫌棄。”

幾句對話下來,眾人的好奇心都被勾起了。

知道三小姐在鄉下長大,很窮,她所謂的有“心意”的壽禮,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太子推了推身邊的翊王,壓低聲音問:“會是什麼?”

“?”翊王殿下莫名其妙,“我怎麼會知道?”

“真不知道?那你猜猜。”太子信任地看著他。

戰北寒:“”

不想理會莫名其妙的親哥,戰北寒端起茶盞,低頭飲茶。

太子問不出來,心裡直癢癢,隻好端起茶杯慢慢飲。

蕭令月往大廳外看去:“祖父請看,我的壽禮已經來了!”

老侯爺、沈玉婷以及滿堂的賓客們下意識看去。

隻見大廳門口,兩個身高相仿的小傢夥一起走了進來。

左邊的男孩披著雪白的絨毛鬥篷,臉上戴著精緻小巧的麵具,隻露出一雙烏黑沉靜的眼睛。

他行動優雅,舉止矜貴大方,不緊不慢地走進大廳,手裡捧著一個壽匣。

右邊的男孩身高、年紀和他差不多,卻是一身緊身的黑色勁裝,穿著小靴子,眉目精緻俊秀,眼睛又大又圓,一雙酷似親爹的劍眉英氣勃勃,笑眯眯地拽著鬥篷小男孩的衣袖,像個黏皮糖一樣跟著他不放。

看到兩個小傢夥出現,太子、襄王、成王以及不少勳貴們,驀地睜大了眼睛。

等等

這個孩子不是?

“哢嚓!”翊王殿下手裡的茶杯裂開了。

茶水滴滴答答流下來。

戰北寒毫無察覺,冷森森的目光盯著大廳中間的寒寒。

兩個小傢夥走到老侯爺麵前。

北北開口道:“祝外曾祖父大壽安康!”

寒寒見狀,立刻跟著說:“祝外曾祖父萬事如意!”

太子:“”

戰北寒:“”

襄王一口茶“噗!”地噴了出來,嗆得要死要活。

成王一張臉都扭曲了。

不少曾經見過寒寒的勳貴朝臣們,紛紛露出驚悚的表情。

這是什麼情況?

翊王府的小世子,管沈老侯爺叫外曾祖父?

老侯爺也驚呆了!

但他震驚的不是寒寒的身份。

而是這兩個小傢夥的稱呼。

外曾祖父

老侯爺恍惚以為自己聽錯了:“你,你們管我叫什麼?”

他一個連孫子都冇有的老人,竟然還有聽到“曾祖父”的一天,這真的不是他幻聽了嗎?

“外曾祖父,我叫北北,我代替我孃親給您老人家祝壽,希望您身體康健,歲歲如意。”北北軟軟地說,然後捧起壽禮匣子,“這是北北和孃親送您的壽禮,希望您喜歡。”

老侯爺神情恍惚地接過來:“”

“外曾祖父!”寒寒笑盈盈地說,紅潤精緻的小臉格外討喜:“我叫寒寒,是北北的哥哥,我跟他一起替孃親給您祝壽,您長命百歲呀!”

“你,你們兩個孃親是”老侯爺的話都說不完整了。

因為情緒衝擊太大,他也冇注意到,寒寒和在場的某個人長得特彆像。

蕭令月笑著走出來。

“孃親!”

“孃親~”

兩個小傢夥歡慶鼓舞一般撲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