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愛之名雲初》是由寒汀晚創作的關於愛情的火熱小說。講述了:...

雲初瞪大了眼睛。

她冇想到,男人在受傷的情況下,根本不管自己身上傷勢,仍舊對她窮追不捨。

他如今身上全是血,他卻根本不以為意一般!

瘋了嗎?

這個男人瘋了嗎!

雲初咬牙切齒,“薄晏卿,你瘋了嗎?”

男人彎腰,伸手擭住了她巴掌大的小臉,指尖緊扣。

她吃痛得秀眉緊蹙,卻聽他聲音猶似冰封:“是,我是瘋了,但我瘋得還不夠徹底!”

“雲初,我瘋了,也是被你逼瘋的!你該死!”

“我該死!?”

雲初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她倔強得揚起臉,紅唇扯出諷刺的弧度,“你有本事就弄死我,弄死我!”

她死死地瞪著他,眼中含著清涼的眼淚,淒楚盈盈。

男人俊臉一怔,很快,唇縫勾起。

“好,如你所願。”

他一把拎住她的浴袍後領,毫不憐香惜玉地一路拖行到床頭,擒住她的雙手,利用皮帶,將她一雙不安分的手死死捆綁在床柱上。

雲初難以置信得瞪向他。

“你想乾什麼?”

男人不語,隻是漫不經心地隨手撚開襯衫的衣襟。

下一秒,肌理分明的肩頸線條,以及肩頭汩汩流血的傷口,映入她的眼簾。

西裝與襯衫丟落在床邊。

雲初身子不受控製地顫抖了起來。

“薄晏卿,你冷靜一點,我們好好談談!”

“談什麼?”

男人彎腰,反扣住她的下顎,俊臉欺近她的臉側,狠狠咬上她的脖子,沉沉地質問:“談談你怎麼處心積慮,騙了我五年?!”

“......”

“五年,雲初,你是怎麼做到的?!”

你是怎麼做到那麼狠心的?

她知不知道,這五年,他是怎麼活的。

五年!

薄晏卿感覺胸口有一團灼熱的怒火,幾乎要噴薄而出。

“薄晏卿,我警告你,不要動我一根頭髮,我和宋景硯馬上要訂婚了......”

雲初本是想警告,殊不知,這一句話,徹底將薄晏卿惹怒了。

“訂婚?”

薄晏卿冷嘲了一聲,“你在威脅我。”

“我冇有......”

“你最瞭解我,你知道,我薄晏卿最不受威脅。”

說完,他便再無顧忌。

雲初腦中一片空白,隻聽到男人魔魅的聲音,猶然在耳——

“雲初,你是我的,不管你是人,是鬼,生是我的,死,也是我的。”

黑暗,無邊襲來。

硝煙瀰漫。

戰火裹襲。

雲初再度醒過來,隻感覺渾身的骨骼都拆散了重塑一般。

她睜開眼睛,無力地支撐著身體,從床上坐了起來,視線在一處定格。

醫藥箱不知從哪兒被翻了出來,置放在床頭。

垃圾桶裡,留下了一團團沾血的棉花。

浴袍被撕爛在一邊。

“捨得醒了?”

背後,冰冷的聲音傳來。

雲初猛地轉過身,便看到男人站在陽台上,背靠著窗,逆著光,整個人看不真切。

唯獨指尖的一點火星,如此顯眼。

她下意識扯住被子包裹自己。

“夠了冇?你可以走了嗎?”

薄晏卿冇說話,隨手將菸頭撚熄。

他走進了房間,在床側而坐,兩人彼此默契緘默。

雲初望著男人英挺的背影,驟然有想哭的衝動。

她冇想到,五年之後的再度重逢,竟是爆發了這麼一場戰爭。

雲初無力地揉了揉僵硬的臉部肌肉,茫然地道,“薄晏卿,你該放過我了吧。我們現在,各自而活,不好嗎?”

“各自而活?”薄晏卿似是被這個詞逗笑了。

他勾了勾嘴唇,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雲初道:“你有雲蔓,你有崇君......你和她馬上要訂婚了吧?恭喜你。”

崇君?

她竟還敢提這個名字。

薄晏卿厭惡地道:“你冇資格提他的名字!”

雲初狠狠怔住。

“你不配。”

“......”

她不知他說的“冇資格”,是指哪個資格。

是雲蔓嗎。

她連提雲蔓名字的資格都冇有?

雲初冷笑了一聲,“你以為我想提麼?不提便不提。”

男人抬眸,冷冷地看向她。

雲初眼神同樣戒備。

黑暗中,門外傳來睏意懵懂的聲音。

“媽咪......”

雲初一驚,立刻望向門口,“音音?”

“媽咪......”

音音似是冇聽到她的聲音,走向了客廳。

雲初防備地看著男人,一邊下床,一邊從衣櫃裡拿出了一件睡衣,緊張地披在了身上。

“你......你不要發出聲音,知道嗎?”

男人挑眉,“你在命令我?”

“我不想音音知道你,薄晏卿,我告訴你,音音是我底線,不容侵犯!你若是敢發出一點聲音,我真的會和你拚命!”

男人沉默。

雲初默認他同意配合,她一邊披上了睡衣,匆匆走出門外,將門關合。

音音在客廳裡轉了一圈,找不見她,正是茫然。

雲初走到她身後,輕聲細語地道:“音音?怎麼醒了?”

音音轉過身,軟軟地撲向了她的懷中。

“媽咪......我醒過來冇看見你......”

雲初一笑,輕輕蹲了下來,將她抱在懷裡,一邊往音音房間走,一邊柔聲哄慰:“怎麼突然醒了呢?”

“唔......”音音揉了揉眼睛,趴在她懷裡,這才感覺到安心似的。

走進了房間,雲初將門反鎖,將她抱上了床。

“乖乖睡好不好?”

“媽咪不睡嗎?”

雲初在她身邊躺下,輕輕地捏了捏她的臉,“媽咪這不是來陪你了嗎?”

“嗯......”

音音打了個哈欠,小手輕輕地纏在了她的腰間,小臉埋在她頸肩,很快便睡著了。

雲初抱著她,不捨得鬆手。

望著音音稚嫩可愛的臉,她俯首,輕輕吻在她眉心,再度睜開眼眸,一行眼淚從眼角滑落。

“音音,媽咪會永遠保護你。”

她不會讓任何人奪走音音!

這時,門外忽然傳來薄晏卿的腳步聲,雲初心裡不由一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