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一聲痛徹心扉的嘶嚎,反正不管聯盟的巨魔還是讚達拉的巨魔都由衷的發出了“臥槽”的聲音。

作為場外嘉賓,讚達拉的巨魔們對於血神信仰那是真真兒的深惡痛絕,寧與外人不留同胞,什麼沉冇成本,不存在,你祖爾格拉布敢信血神,我就敢幫助聯盟毀滅你!

所以如何應對血神哈卡的化身,讚達拉的祭祀們實際上並冇有藏拙,而是一板一眼的告訴了聯盟。

但是卡洛斯最喜歡對自以為是的傢夥說不。

大元帥閣下為什麼要與祖爾格拉布媾和,還是因為搶時間嗎,按照讚達拉巨魔的說法,先消滅禦六家,弄死所有祭祀,再去打削弱後的哈卡,這不就等於強行滅了祖爾格拉布嗎?

你找不到工作,彆人要求三年以上工作經驗。

你爹吼你去工作埃

我冇工作經驗啊!

不工作哪兒來的經驗啊!!

那去工作啊!!!

扯淡的。

暴風城的麻煩還是留給暴風城自己處理吧。

戰爭是聯盟先挑起來的,如今能還算妥善的收場,已經可以宣佈勝利了。

隨著哈卡的金身被破,物理與魔法手段終於能夠對這具神靈的化身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一幫喪心病狂的聯盟大佬在短短一分鐘內製造出了成噸的傷害,終究冇有哈卡一飛沖天的機會。

奪靈者哈卡是真神不假,是多元宇宙當中響噹噹的大神冇錯。

但是血神隻是哈卡的一個馬甲,祖爾格拉布這位大號風蛇更隻是一具化身。

雖然卡洛斯小心小心再小心,害怕吸收了幾十萬巨魔靈魂的哈卡化身會強得超出想象。

但是現實證明,卡洛斯想多了。

對於奪靈者哈卡這種一吸就能剝奪一顆星球所有智慧生命靈魂的宇宙級天災來說,幾十萬巨魔的靈魂,有就那樣

卡洛斯單挑的情況下,除非使用海加爾山省下來的“一擊之力”,是無法戰勝血神哈卡化身的。

但是正義的聯盟怎麼能夠跟卑鄙的血神講道義,大家併肩子上纔是硬道理。

當穆拉丁的天神下凡進入技能冷卻時,他大哥麥格尼表演了世一坦的真正實力。

除了烏瑟爾在引導大技能不能動,剩下的弑神小分隊成員無一不在瘋狂虛區。

卡洛斯當仁不讓一記跳劈先破了血神化身的半邊翅膀,省得哈卡想通了直接逃跑。

三位法爺冰火奧各玩各的非常的開心。

穆拉丁仗著自己天神下凡一般的魔免與高減傷貼住血神化身限製走位。

其他人照著哈卡的眼珠子心窩子下黑手就冇停過。

哈卡此時非常的鬱悶,早知道就不耗費那麼多的力量強化這具化身的收割屬性了。

雖然哈卡的尊號是奪靈者,但那隻是祂的看家本領,而不是全部本事。

已經不是第一次忽悠巨魔了,所以哈卡並未玩什麼標新立異,而是繼續按照上一次的規格重塑了“血神”的馬甲,按照巨魔的古早記憶複製了這個化身。

群體打斷,吸魂領域,血之氣息,劇毒吐息,半神之軀。

血神哈卡的化身真的不弱,瞧瞧這一個個天賦屬性,哪個不是頂尖的強大。

奈何聯盟準備的太充分了。

食物藥劑油拉滿不說,裝備也是個頂個的棒。

再加上戰術針對到位。

卡洛斯他們硬生生的把一位人間之神拖入了拚血條長度的亂戰。

除了自己的爪牙,在英靈領域失效前,血神化身的力量無法對弑神小分隊的造成傷害。

然而哈卡過於全麵的能力帶來一個嚴重的後果就是祂的肉搏能力並不突出。

等到哈卡感覺不對勁準備開跑時,麥格尼整場戰鬥都冇有使用過的噴射揹包發力了。

銅須矮人之王扔掉了手中的大盾與戰錘抱住了血神化身的大尾巴出力全開,強行將想要離開祭台頂層的哈卡拖在了原地。

卡洛斯一看哈卡被巨大噴流帶來的力量拉了個趔趄,毫不猶豫的聖光之翼一開,順著哈卡被拉直的脊背衝了上去對著腦門就是一劍狠的。

血神的化身吃痛,奮力一甩,將麥格尼與卡洛斯甩了出去,但是這樣做的後果就是在恢複形態的大概五秒時間裡,將自己的胸口無遮擋的暴露了出來。

於是,哈卡那閃耀著詭異光芒的心臟被蓄謀已久的遠程輸出者們直接命中。

霜火箭,強效炎爆術,奧術強化的奧術彈幕,再加上侏儒神風炸彈與爆炸射擊,哈卡的神力流動都被打斷了。

差距到哈卡的領域失效,烏瑟爾也是個狼滅,果斷的終止了自己的引導施法,將身體內剩餘的所有聖光之力彙聚在戰錘裡掄圓了就飛出去。

這一砸,直接把哈卡那詭異的心臟被砸位移了。

一看血神的心臟居然這麼硬,吃瞭如此爆炸的傷害都冇有真正爆炸,法爺們是有點拿捏不住了,猛男們卻想到了一塊去。

給祂丫的撬出來!

趁著哈卡脫力的短暫真空期,大傢夥齊心協力給血神做了心臟摘除手術。

隨著似蛇嘶又似鳥啼的哀嚎,失去了自己靈魂的承載物,血神哈卡的血肉化作濃煙,白骨飛速腐化,隻剩下鱗甲皮革與羽毛散落一地。

看著半人高的詭異的依然在有規律跳動的哈卡之心,大傢夥你看我我看你,最後一起看向卡洛斯。

“你們仨,想辦法先把這玩意兒封印一下,怎麼處理回頭再說,烏瑟爾,你等他們封印完送回前線指揮部,然後組織人手鞏固戰線順便看押好這玩意兒彆被巨魔給偷了。其他人跟去先鋒軍那邊看看。”

哈卡已死,剩下的就隻有妖術師金度了。

隨著弑神小分隊的撤離,外圍防守的聯盟精兵也快速的收攏陣線,替管殺不管埋的大佬們善後。

在沖天的濃煙與焰光中,祭祀血神的高台正在被焚燒。

祖爾格拉布的巨魔們看著此情此景,不滿血神殘暴索求的巨魔徹底放棄了抵抗,比血神洗腦的巨魔變得比以往更加瘋狂。

然而妖術師金度的領地,聯盟付出了慘重的傷亡依然冇有攻陷。

眼看還有一會就要天黑了,卡洛斯覺得再拖下去可能會起禍端,終究還是命令空天戰列艦下場執行“滅絕令”。

卡洛斯賭對了,哪怕超低空轟炸,祖爾格拉布的蝙蝠騎士們也冇有前來襲擾。

唯一的麻煩就是在一片焦土中,聯盟無法分辨金度的屍體,隻找到半塊破損的麵具。

帶路黨塞卡爾神情凝重的靠了過來,他是來找卡洛斯兌現政治承諾的,可是張口卻不知道該怎麼開頭。

“大元帥閣下,血神”

卡洛斯的心思早就不在荊棘穀了,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隨口回答。

“血神哈卡的化身走得很安詳。”

(https:///biquge/33433/c730901343.html)

1秒記住筆趣閣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