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保安微笑著點頭。上車前,孟浩說:「你剛纔交代保安叔叔什麼,我也去交代幾句,嘿嘿……」他笑得很陽光,可我,卻冷得要命。...

保安微笑著點頭。

上車前,孟浩說:「你剛纔交代保安叔叔什麼,我也去交代幾句,嘿嘿……」

他笑得很陽光,可我,卻冷得要命。

他小心翼翼到無孔不入。

我瞥了一眼旁邊,他的手錶落在那兒,隱隱約約地,有什麼一閃而過,我裝作拍風景拍了一張他的手錶,搜尋後,顯示某國外品牌錄音攝像頭一體手錶。

這個手錶,許晴發訊息前,孟浩一直放我家,說不小心落下了。

我不敢相信,我要是報警,會發生什麼!

心裡的惶恐加重,我不斷地呼吸,趕緊又連續拍了幾張照片掩飾。

我告訴自己,彆怕,鄭琳,你退了你的ID,瀏覽記錄孟浩看不到。

可我冇想到,百密還是有一疏,剛上飛機不久,我便昏昏沉沉。

耳邊,迷迷糊糊地,我聽見一句:「鄭琳,你知道嗎?那個保安是我三叔,親三叔。」

醒來的時候。

孟浩的聲音在耳邊:「哎,鄭琳啊,我們到南傘鎮了啊,這是許晴的家鄉,我剛纔打電話給我舅舅,他說有人看見許晴去果敢那邊了,如果要知道具體訊息,還要去果敢。」

果敢,在緬甸,一個對我來說,很陌生,也很危險的地方。

我心底愈發不定:「給我媽媽打個電話報平安吧!」

孟浩說:「我剛纔和阿姨視頻過了。」

我佯裝鎮定,點點頭。

視線裡,孟浩拿著我手機,嘴角全是笑意。

我明白,從這一刻開始,我掉入了牢籠。

繼續傳遞訊息是我唯一能做的。

我懶懶地問孟浩:「我們的行程票裡有南傘嗎?」

孟浩摸著我頭髮:「冇有啊,但你不是想找許晴嗎?我就帶你過來了,可能很快,你們就要團聚了。」

他笑得越發詭異。

我儘力地保持鎮定:「嗯,手機給我吧,等下還要付錢住賓館,我的支付寶付款要掃臉……」

孟浩拒絕:「你身體這麼差,看起來水土不服,我幫你拿著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