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日的成都平原,天氣算不得寒冷,卻有厚厚的雲層在飄蕩,將一切都染上一層冷硬的顏色。於是雲灰濛濛的,原野上的樹也是。

成都以西百餘裡外,

山南壩,是左近有名的大村莊,村內居民兩千八百餘,共五百多戶。

依山傍水,由東往西的官道早早地便修到了這裡,到得今年,華夏軍又將這條官道加以拓寬,

運來了磚瓦木材。在官道一側平整土地,

開始建設一處學校。到得十月下旬,

隨著均田地的傳聞愈演愈烈時,華夏軍的工作組便浩浩蕩蕩地進駐了這裡。村落周圍的氣氛,立馬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作為均地行動第一批動手的百大村莊之一,來到山南壩的工作組共八支,一百零二人,各組人數十二到十三不等,再加上隨行的護衛士兵,成員總共一百三十六。在抵達山南壩的第二天,整個工作便已經按部就班的展開。

在占領成都平原之後,華夏軍做的首要工作,便是對整個轄地的土地及戶籍進行了一**致摸排,而在擊潰女真西路軍後,

這一工作又進行了更為細緻的一輪,

這是土地改革的前期準備。

而自今年六月起,隨著平等思維的渲染,

對於蜀地各個大地主、大宗族針對土地政策的約談就已經陸續展開。及至八月中下旬大會通過進行土地改革的決議後,

就改革的細節問題

總是一個人靜悄悄地看小說,

冇有人一起討論很無趣?快來起┈點讀書,和書友們一起暢所欲言

冬日的成都平原,天氣算不得寒冷,卻有厚厚的雲層在飄蕩,將一切都染上一層冷硬的顏色。於是雲灰濛濛的,原野上的樹也是。

成都以西百餘裡外,山南壩,是左近有名的大村莊,村內居民兩千八百餘,共五百多戶。

依山傍水,由東往西的官道早早地便修到了這裡,到得今年,華夏軍又將這條官道加以拓寬,運來了磚瓦木材。在官道一側平整土地,開始建設一處學校。到得十月下旬,隨著均田地的傳聞愈演愈烈時,華夏軍的工作組便浩浩蕩蕩地進駐了這裡。村落周圍的氣氛,立馬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作為均地行動第一批動手的百大村莊之一,

來到山南壩的工作組共八支,一百零二人,

各組人數十二到十三不等,

再加上隨行的護衛士兵,成員總共一百三十六。在抵達山南壩的第二天,整個工作便已經按部就班的展開。

在占領成都平原之後,華夏軍做的首要工作,便是對整個轄地的土地及戶籍進行了一**致摸排,而在擊潰女真西路軍後,這一工作又進行了更為細緻的一輪,這是土地改革的前期準備。

而自今年六月起,隨著平等思維的渲染,對於蜀地各個大地主、大宗族針對土地政策的約談就已經陸續展開。及至八月中下旬大會通過進行土地改革的決議後,就改革的細節問題冬日的成都平原,天氣算不得寒冷,卻有厚厚的雲層在飄蕩,將一切都染上一層冷硬的顏色。於是雲灰濛濛的,原野上的樹也是。

成都以西百餘裡外,山南壩,是左近有名的大村莊,村內居民兩千八百餘,共五百多戶。

依山傍水,由東往西的官道早早地便修到了這裡,到得今年,華夏軍又將這條官道加以拓寬,運來了磚瓦木材。在官道一側平整土地,開始建設一處學校。到得十月下旬,隨著均田地的傳聞愈演愈烈時,華夏軍的工作組便浩浩蕩蕩地進駐了這裡。村落周圍的氣氛,立馬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作為均地行動第一批動手的百大村莊之一,來到山南壩的工作組共八支,一百零二人,各組人數十二到十三不等,再加上隨行的護衛士兵,成員總共一百三十六。在抵達山南壩的第二天,整個工作便已經按部就班的展開。

在占領成都平原之後,華夏軍做的首要工作,便是對整個轄地的土地及戶籍進行了一**致摸排,而在擊潰女真西路軍後,這一工作又進行了更為細緻的一輪,這是土地改革的前期準備。

而自今年六月起,隨著平等思維的渲染,對於蜀地各個大地主、大宗族針對土地政策的約談就已經陸續展開。及至八月中下旬大會通過進行土地改革的決議後,就改革的細節問題冬日的成都平原,天氣算不得寒冷,卻有厚厚的雲層在飄蕩,將一切都染上一層冷硬的顏色。於是雲灰濛濛的,原野上的樹也是。

成都以西百餘裡外,山南壩,是左近有名的大村莊,村內居民兩千八百餘,共五百多戶。

依山傍水,由東往西的官道早早地便修到了這裡,到得今年,華夏軍又將這條官道加以拓寬,運來了磚瓦木材。在官道一側平整土地,開始建設一處學校。到得十月下旬,隨著均田地的傳聞愈演愈烈時,華夏軍的工作組便浩浩蕩蕩地進駐了這裡。村落周圍的氣氛,立馬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作為均地行動第一批動手的百大村莊之一,來到山南壩的工作組共八支,一百零二人,各組人數十二到十三不等,再加上隨行的護衛士兵,成員總共一百三十六。在抵達山南壩的第二天,整個工作便已經按部就班的展開。

在占領成都平原之後,華夏軍做的首要工作,便是對整個轄地的土地及戶籍進行了一**致摸排,而在擊潰女真西路軍後,這一工作又進行了更為細緻的一輪,這是土地改革的前期準備。

而自今年六月起,隨著平等思維的渲染,對於蜀地各個大地主、大宗族針對土地政策的約談就已經陸續展開。及至八月中下旬大會通過進行土地改革的決議後,就改革的細節問題冬日的成都平原,天氣算不得寒冷,卻有厚厚的雲層在飄蕩,將一切都染上一層冷硬的顏色。於是雲灰濛濛的,原野上的樹也是。

成都以西百餘裡外,山南壩,是左近有名的大村莊,村內居民兩千八百餘,共五百多戶。

依山傍水,由東往西的官道早早地便修到了這裡,到得今年,華夏軍又將這條官道加以拓寬,運來了磚瓦木材。在官道一側平整土地,開始建設一處學校。到得十月下旬,隨著均田地的傳聞愈演愈烈時,華夏軍的工作組便浩浩蕩蕩地進駐了這裡。村落周圍的氣氛,立馬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作為均地行動第一批動手的百大村莊之一,來到山南壩的工作組共八支,一百零二人,各組人數十二到十三不等,再加上隨行的護衛士兵,成員總共一百三十六。在抵達山南壩的第二天,整個工作便已經按部就班的展開。

在占領成都平原之後,華夏軍做的首要工作,便是對整個轄地的土地及戶籍進行了一**致摸排,而在擊潰女真西路軍後,這一工作又進行了更為細緻的一輪,這是土地改革的前期準備。

而自今年六月起,隨著平等思維的渲染,對於蜀地各個大地主、大宗族針對土地政策的約談就已經陸續展開。及至八月中下旬大會通過進行土地改革的決議後,就改革的細節問題冬日的成都平原,天氣算不得寒冷,卻有厚厚的雲層在飄蕩,將一切都染上一層冷硬的顏色。於是雲灰濛濛的,原野上的樹也是。

成都以西百餘裡外,山南壩,是左近有名的大村莊,村內居民兩千八百餘,共五百多戶。

依山傍水,由東往西的官道早早地便修到了這裡,到得今年,華夏軍又將這條官道加以拓寬,運來了磚瓦木材。在官道一側平整土地,開始建設一處學校。到得十月下旬,隨著均田地的傳聞愈演愈烈時,華夏軍的工作組便浩浩蕩蕩地進駐了這裡。村落周圍的氣氛,立馬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作為均地行動第一批動手的百大村莊之一,來到山南壩的工作組共八支,一百零二人,各組人數十二到十三不等,再加上隨行的護衛士兵,成員總共一百三十六。在抵達山南壩的第二天,整個工作便已經按部就班的展開。

在占領成都平原之後,華夏軍做的首要工作,便是對整個轄地的土地及戶籍進行了一**致摸排,而在擊潰女真西路軍後,這一工作又進行了更為細緻的一輪,這是土地改革的前期準備。

而自今年六月起,隨著平等思維的渲染,對於蜀地各個大地主、大宗族針對土地政策的約談就已經陸續展開。及至八月中下旬大會通過進行土地改革的決議後,就改革的細節問題冬日的成都平原,天氣算不得寒冷,卻有厚厚的雲層在飄蕩,將一切都染上一層冷硬的顏色。於是雲灰濛濛的,原野上的樹也是。

成都以西百餘裡外,山南壩,是左近有名的大村莊,村內居民兩千八百餘,共五百多戶。

依山傍水,由東往西的官道早早地便修到了這裡,到得今年,華夏軍又將這條官道加以拓寬,運來了磚瓦木材。在官道一側平整土地,開始建設一處學校。到得十月下旬,隨著均田地的傳聞愈演愈烈時,華夏軍的工作組便浩浩蕩蕩地進駐了這裡。村落周圍的氣氛,立馬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作為均地行動第一批動手的百大村莊之一,來到山南壩的工作組共八支,一百零二人,各組人數十二到十三不等,再加上隨行的護衛士兵,成員總共一百三十六。在抵達山南壩的第二天,整個工作便已經按部就班的展開。

在占領成都平原之後,華夏軍做的首要工作,便是對整個轄地的土地及戶籍進行了一**致摸排,而在擊潰女真西路軍後,這一工作又進行了更為細緻的一輪,這是土地改革的前期準備。

而自今年六月起,隨著平等思維的渲染,對於蜀地各個大地主、大宗族針對土地政策的約談就已經陸續展開。及至八月中下旬大會通過進行土地改革的決議後,就改革的細節問題冬日的成都平原,天氣算不得寒冷,卻有厚厚的雲層在飄蕩,將一切都染上一層冷硬的顏色。於是雲灰濛濛的,原野上的樹也是。

成都以西百餘裡外,山南壩,是左近有名的大村莊,村內居民兩千八百餘,共五百多戶。

依山傍水,由東往西的官道早早地便修到了這裡,到得今年,華夏軍又將這條官道加以拓寬,運來了磚瓦木材。在官道一側平整土地,開始建設一處學校。到得十月下旬,隨著均田地的傳聞愈演愈烈時,華夏軍的工作組便浩浩蕩蕩地進駐了這裡。村落周圍的氣氛,立馬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作為均地行動第一批動手的百大村莊之一,來到山南壩的工作組共八支,一百零二人,各組人數十二到十三不等,再加上隨行的護衛士兵,成員總共一百三十六。在抵達山南壩的第二天,整個工作便已經按部就班的展開。

在占領成都平原之後,華夏軍做的首要工作,便是對整個轄地的土地及戶籍進行了一**致摸排,而在擊潰女真西路軍後,這一工作又進行了更為細緻的一輪,這是土地改革的前期準備。

而自今年六月起,隨著平等思維的渲染,對於蜀地各個大地主、大宗族針對土地政策的約談就已經陸續展開。及至八月中下旬大會通過進行土地改革的決議後,就改革的細節問題冬日的成都平原,天氣算不得寒冷,卻有厚厚的雲層在飄蕩,將一切都染上一層冷硬的顏色。於是雲灰濛濛的,原野上的樹也是。

成都以西百餘裡外,山南壩,是左近有名的大村莊,村內居民兩千八百餘,共五百多戶。

依山傍水,由東往西的官道早早地便修到了這裡,到得今年,華夏軍又將這條官道加以拓寬,運來了磚瓦木材。在官道一側平整土地,開始建設一處學校。到得十月下旬,隨著均田地的傳聞愈演愈烈時,華夏軍的工作組便浩浩蕩蕩地進駐了這裡。村落周圍的氣氛,立馬就變得緊張起來了。

作為均地行動第一批動手的百大村莊之一,來到山南壩的工作組共八支,一百零二人,各組人數十二到十三不等,再加上隨行的護衛士兵,成員總共一百三十六。在抵達山南壩的第二天,整個工作便已經按部就班的展開。

在占領成都平原之後,華夏軍做的首要工作,便是對整個轄地的土地及戶籍進行了一**致摸排,而在擊潰女真西路軍後,這一工作又進行了更為細緻的一輪,這是土地改革的前期準備。

而自今年六月起,隨著平等思維的渲染,對於蜀地各個大地主、大宗族針對土地政策的約談就已經陸續展開。及至八月中下旬大會通過進行土地改革的決議後,就改革的細節問題-